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一百五十八章:他来了
作者:坠落的流星      更新:2017-01-11 22:08      字数:4428
热门推荐:
    ……

    “你很美,”比拉王子上下打量着月霓裳,嘴角挂着一丝残忍的笑容,

    月霓裳的身体颤抖了一下,赶忙道:“比拉王子,放了我,不然我男人找上门来,会要了你的命,”

    比拉王子哈哈一笑,表情当中尽是不屑:“行了吧,我已经调查过关于你的事情,你也不过是一个风尘女子,你觉得林逸会为了你孤身犯险,闯到我东莱王国来吗,”

    月霓裳沉了下来,表情忍不住然了下来,身体上面的伤害并不能打到她,可心中的伤害却可以,月霓裳一直有一些自卑,因为她那不堪的往事,虽然她依旧洁身如玉,可那些权贵不会这么看,都当月霓裳是那种风尘女子,就是不知道林逸会不会这么看,

    比拉王子挂着残忍的笑容,从一旁抽出一条皮鞭来,冷声道:“月小姐,我这人最喜欢的就是你这样的美女,可是我讨厌那些虚伪的温柔,更讨厌什么柔情蜜意,我最喜欢的就是辣手摧花,把你这样的美女,彻底的摧毁,然后像她们一样圈养起来,”

    望着一旁笼子里面凄凄惨惨的女人,月霓裳的身体忍不住颤抖了起来,这些女人已经完全没有了尊严,脖子上面挂着项圈,用铁链锁在笼子里面,如同母狗一般吃食喝水,

    月霓裳开始恐惧了起来,像这些女人这样活着,那还不如死了呢,

    “啪”的一声,皮鞭招呼道了月霓裳的身上,月霓裳忍不住想要挣扎,可是她的手脚都已经被铁链锁住了,只能发出“叮铃铛铛”的铁链击打的声音,

    “哈哈……”比拉王子的嘴角挂上了得意的笑容,当下一狠心,拿起皮鞭来左右开弓,一连使劲抽打了二十几鞭,才觉得有些累了,

    慢慢的解决浑身是血的月霓裳,伸手捏住了月霓裳的下巴,冷笑道:“现在感觉怎么样,只要你乖乖的从了我,我就放了你,怎么样,”

    奄奄一息的月霓裳望着比拉王子,“呸”的一声,狠狠地啐了比拉王子一口:“你就做梦吧,我就是死也不会跟你的,”

    比拉王子愣了一下,脸上挂上了狰狞的笑容,反手“啪”的一声,狠狠地抽了月霓裳一个耳光,月霓裳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来,整个人看上去特别的恐怖,

    “说,你从还是不从,”比拉王子冷冷道,

    “呸,”月霓裳又是啐了比拉王子一口,

    比拉王子这下子是真的怒了,正手反手左右开弓,一连抽了月霓裳二十多个耳光,这才觉得手都有些疼了,望着月霓裳那已经红肿的脸颊,忍不住挂上了得意的笑容:“怎么样,现在你感觉呢,”

    ……

    一辆车子快速驶到了比拉王子的府邸面前,因为此时已经是半夜两点多了,四周没有多少人,守卫的保镖只有门口的两位,不停的左右踱步,

    林逸和刘帅帅两个人过来了,对付这种情况,简直就是手到擒来,

    刘帅帅不知道从哪里捡起一枚石子来,对着一旁的墙角就扔了过去,

    “什么人,”听到了响动,那两名保镖立刻紧握手枪,一步一步的走到墙角去,想要看看是什么东西发出了动静,

    而这好遂了林逸和刘帅帅两个人的心思,刘帅帅翻了一个跟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来到了后面那个保镖的面前,一把捂住了他的嘴,然后用匕首划破了喉咙,那保镖的喉咙发出了“咕噜”一声,然后脑袋一歪,昏死了过去,

    领头的那名保镖往墙角一看,没有发现什么人,也是忍不住眉头紧锁了起来,到底是什么人在这里恶作剧,简直就是可恶,

    当下转过身来,准备继续站岗,可是他看到了面前挂着冷笑的刘帅帅,一时之间有些发愣,手有些没抓稳,“咣当”一声,手电筒掉到了地上,而刘帅帅瞬间发动了进攻,一把抓住了这名保镖的脑袋,轻轻一拧,发出了“咔嚓”一声,这名保镖连惨叫都没有发出,就这样死在了比拉王子府邸的面前,

    换上了这两名保镖的衣服,林逸和刘帅帅两个人不动声色的就进入了比拉王子的府邸,

    而此时坐在监控器面前的阿德南,嘴角挂上了一丝冷笑,看来他们两个人来了,王子殿下,这些年来,为了你我做尽了坏事,现在我不伺候你了,等林逸的钱到手了,我马上远走高飞,隐姓埋名,做我的富豪生活,

    林逸和刘帅帅两个人走了很长一段时间,可这位比拉王子殿下的实在是太大了,绕来绕去,脑袋都有些大了,

    刘帅帅无奈道:“哥,我们这一次只准备了东莱王宫的图纸,没有准备这位王子殿下府邸的图纸,我们这样绕来绕去恐怕也不是办法呀,”

    林逸点了点头,也是有些发愁了起来,本来觉得一个王子殿下的府邸,最多就是一个大型的独栋别墅,可是来到这里才发现远远没有那么简单,这位王子殿下的府邸实在是太大了,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

    就在两个人发愁的时候,突然有个手伸了出来,按在了林逸的肩膀上面,林逸的眼神当中精芒一闪,一把抓住了这只胳膊,紧接着就准备来一个过肩摔,可仔细一看,原来是阿德南,

    “林逸,你也太敏感了吧,真是痛死我了,”阿德南揉着自己的肩胛骨道,虽然阿德南也练过一点,可是相比较林逸这种常年出入枪林弹雨的人来说,差的实在是有些太远了,

    林逸没好气道:“行了,别说那么多了,快告诉我们人在什么地方,”

    “看,那个就是王子殿下的卧室了,卧室里面有个地下室,就在地下室里面,”阿德南如实道,

    林逸点了点头,拉着刘帅帅就要离开,

    阿德南赶忙拦在了林逸的面前:“林逸,答应我的钱呢,”

    “这位王子殿下的金银珠宝之类的东西你难道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吗,”林逸没好气道:“反正你又不打算呆在这里了,顺上一点,等我办完了这里的事情就带你离开,然后你远走高飞,”

    阿德南的眉头紧锁了起来,想要质问林逸几句,可是凭着林逸和刘帅帅两个人的身手,他这样做就是再找死,不过仔细一想,林逸说的也不无道理,林逸能给他的也不过就是几百万美金而已,可比拉王子的这些收藏他最清楚了,弄上几千万美金都不成问题,

    阿德南想到了这里,轻轻的点了点头:“好,没问题,你赶快去,我在门口等你们,”

    林逸拉着刘帅帅,直奔比拉王子的卧室里面而去,

    刚刚进入卧室,林逸就听到了里面的惨叫,忍不住愤怒了起来,

    “什么人,”两名保镖注意到了林逸和刘帅帅,立刻拿出了手枪来,

    “砰砰”两声,刘帅帅的枪最先响了,两名保镖俱是眉心中弹,然后轰然倒地,

    比拉王子的地下室还是挺隔音的,不过外面的枪声还是听到了,比拉王子的眉头立刻紧锁了起来,心脏忍不住跳动了一下,难不成是他来了,

    一旁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月霓裳,忍不住精神了起来:“我……我男人来了,你要死了,”

    “闭嘴,”比拉王子狠狠地瞪了月霓裳一眼,轻哼一声,然后拿起了一旁准备已好的轻型机枪,指向了地下室的门,

    “咯吱”一声,地下室的门开了,比拉王子的嘴角挂上了残忍的笑容,毫不犹豫就扣动了扳机,

    “突突突……”一连串子弹击发,

    ……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