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425.第425章 挖到青砖
作者:曹三少      更新:2017-01-11 22:39      字数:2504
热门推荐:
    正因为这个原因,在这么多年的较量中,两边积怨深深。

    摸金校尉最为擅长的是找墓,他们将五行八卦,风水等结合当地的地形地貌,总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墓穴。

    第二门,就是搬山道人了。搬山一派,自古都非常神秘。

    这一派创于秦汉,盛誉光绪年间。对风水上认知很少,但手段极其阴毒。

    这一类人熟知机关奥妙,只要被他们发现一墓穴,首先采用的便是喇叭式的发掘。

    喇叭式发掘很像现在的考古工作人员的“大揭顶”发掘,他们对传统的行规彻底无视,和另外三派几乎是老死不相往来,也经常受到三派的唾弃。

    因为其神秘的“搬山分身术”而被世人皆知。

    第三门,卸岭力士。

    顾名思义,这类人身强力壮。

    刚开始,这些人只是介于盗墓和绿林两种营生之间的一类人。

    有墓的时候,他们挖掘墓穴。没有墓穴的时候,领头人又扬起刀剑,拦路抢劫,劫富济贫。他们虎啸山林,向来以人多势众,被人所知晓。

    后来,因为成吉思汗铁木真的蒙古铁骑挥师中原,激起动荡。其孙忽必烈又扫平宋朝,建立元朝。这些人经过这等洗礼,演变成为极端主义者。

    为了报复,一大批卸岭力士涌入蒙古,盗掘蒙古皇族皇陵,破坏其风水,龙脉。

    这件事,让当时的成吉思汗铁木真极其不满,遂建立“金鹰队”,全面绞杀卸岭力士。

    就连他们的后代,一出生也被赋予绞杀力士的角色。东躲西藏的卸岭门人,对华夏民族有着相当浓厚的情感。

    所以他们从不盗掘汉人的陵墓,更多的时候,他们盘踞在野外,塞外,盗掘蒙古族,鲜卑族等民族的陵墓。

    故此,他们也是唯一一门,没有被“破四旧”而影响的职业盗墓门。

    这一派,对风水有着得天独厚的认识。

    他们训练鼻子,将铁钎打入地下,挖出来的泥土再用鼻子嗅闻,能够非常精准的判断地下的情况。

    这里面的大行家,对“洛阳铲”这种很普遍的探墓工具,是不屑一顾的。

    有的时候,他们只需取来一抔黄土。用鼻子嗅上一嗅,便能知道并不很明显的各种气味。

    由此判断地下到底有没有大墓。当然,这些人是否到谢文东这个时代还存在,无人可知。关于他们的资料,更是少之又少。

    第四门,发丘门。发丘将军是与汉代,虽然出现相对较晚,但厚积薄发,实力也是非常强劲的。

    发丘将军和摸金校尉的技术相近,但办事风格却和摸金门完全不同。在摸金门介绍中,已经简单的描绘了,再不赘述。

    和摸金校尉不同,发丘门手上的不是摸金符,而是一枚铜印。这枚铜印在发丘门手中,是一件圣物。有称“一印在手,鬼神皆避”的诨号。

    铜印扁平,真品泛绿,非常薄,厚度只有越一公分,形似一个大铁块。浑身上下除了把柄出为龙饰,其他倒无任何奇特之处。

    在铜印下方,刻有八字:天官赐福,百无禁忌。

    发丘将军比较注重和别人的合作,其门人行动时,经常是集体出动。他们盗掘墓穴,一般是制定好计划,按部就班的依计而行。

    因为把可能出现的问题都估量过了,所有危险程度比较低。这些人一般以古董商人,当铺老板的身份做掩饰。

    在他们那里有这么一句话:“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这也就是说,他们是看不上那些小墓的,从不轻易出手。一出手,必定是大买卖,大型墓穴。

    另外,他们也是四家唯一不忌讳和官家合作的人,这也是被盗墓老大摸金门所不齿的原因之一。

    有很多人混迹于各大考古发掘队,历史博物馆,总之,这些人是更现实生活贴的更近的一些人。

    .....

    胖子对这五门,如数家珍,娓娓道来。

    等他说完,才发现冬瓜和打火机,以一种怪怪的目光看着他。

    胖子喝了一口水,问道:“怎么了,老子屁股长脸上吗?”

    “呵呵,没有没有。胖老板,你的知识还挺渊博么。我们哪知道自己属什么门,就拿这一行当做糊口的营生,别的工作也不愿意干。”打火机笑了笑。

    胖子哦了一声:“那你们应该属于逍遥门了。”话语中,有些戏谑的意思,要知道逍遥门,可是这五派当中,最不入流的。

    不过,转念一想,他们用洛阳铲,又有些摸金校尉的味道。

    冬瓜和打火机倒也不生气:“不管什么门,能挣钱就行。”

    胖子点了点头:“也是,这话说的很有道理。”

    大家闲聊的时候,打火机已经用洛阳铲打到了五六米深的泥土。不管是哪个墓穴,只要翻动了,下面泥土的颜色肯定会发生变化。稍微资格老练一些的人,就能通过这些信息,知道下面是不是真的有墓。

    “恩,没错了,这下面肯定有个墓,而且,很大。”打火机声色兴奋道。

    胖子一拍大腿:“那太好了,咱们可以开始了吗,我都等不及了。”

    “可以!动手吧。”冬瓜放下金属探测仪,与另外三人,开始对这个山丘进行粗暴式的发掘。

    一开始,胖子和东伟还兴致勃勃,手中的铁锹也挥舞得相当起劲。才过了十分钟,他们的速度明显降了下来。又过了十分钟,他们彻底累得干不动了,靠在土坑里大口歘着气。

    反观冬瓜和打火机两个人,速度和用力都非常均衡,一晃半个小时过去了,他们还在奋力从坑里往外甩着泥土,好像不知疲倦似的。

    这就是外行和内行的区别,让人不服不行。一开始,空间很富裕,他们四个人可以同时作业。但随着盗洞越往下开,空间也就越来越小。最后,四个人轮流下去,剩下的三个人则在一边把洞口的泥土抛开。

    一晃眼,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原本穿着还算整齐的四个人,满身沾着泥土,看样子狼狈不堪,跟叫花子一样。

    原本一米多高的山丘,也变成了一个六七米深、喇叭状的盗洞。

    “挖到青砖了!”就在胖子累得快虚脱,刚上来不久,洞下面的东伟便传出了令人振奋的声音。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