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9章 猴儿酒
作者:寞斜      更新:2016-05-10 14:01      字数:4385
热门推荐:
    “二小子,你可不要忽悠妈。”听着杨涛的话,杨母脸色缓和了不少。可是内心依旧没有放心下来,生怕杨涛做了什么错事。

    “妈。你就放心吧,儿子知道什么事情做的,什么事情做不得。儿子好歹也在不对学习过几年的。”

    杨涛微笑着安慰道,同时立马对着一边的村支书暗中使眼色。自己被开除回来这件事情,杨涛自己都不知道村支书知道不知道,不过为了不让家里其他人知道,所以他依旧给了村支书一个眼色。

    “那燕窝可是个好东西,我听说云山中一直有。可是从来都没有人能够采到过啊,杨涛,你是怎么弄到的啊?!”

    村支书主动转移了话题,这让杨母和杨立地的重心顿时转移。

    “二哥,你说这就是燕窝呀……咦-!”

    小妹杨灵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中已经拿着一个燕窝了,燕窝如同一个弯弯的月牙,如同人的耳朵,那在手中,其实也没有什么重量,最多就半个鸡蛋重的样子。

    “嘶嘶~”

    小丫头把手中的燕窝放到了鼻子处,琼鼻慢慢的耸动了几下。小巧的黛眉顿时微微拧到了一块。

    “二哥,这燕窝好奇怪呀,怎么闻着有股子淡淡的鸡蛋味道。但是这腥味怎么这么浓厚呀?!”

    小丫头有点嫌弃的撅起了小嘴巴,直接伸长了小手。把手中的燕窝直接放到了离自己鼻子很远的地方,因为知道这是燕窝,所以才没有直接丢掉。

    “吱吱……”

    金毛在一边一只手指着杨灵,一只手挡在自己的眼前,标准的嘲笑的动作。不过此刻的头,却是在看着杨涛这边。

    仿佛是要告诉杨涛,杨灵真可笑。

    “有味道么?那可是好东西啊。”

    这个时候,二柱子走了过来,直接拿开了杨涛的衣服。从里面拿出燕窝,很是殷勤的一个个递了出来。

    当然,最先给的自然是杨静。这小子,果然是什么都想着杨静的;然后依次给了杨母等人。

    “嗯,这是个好东西,不错啊!”

    村支书闻了闻后,眼前顿时一亮。这样的气味,不是说燕窝不好,恰恰相反,这是好燕窝的特征。

    燕窝主要的好坏,一是气味,而是颜色,还有就是产地。其实所谓的产地,也就是周围的环境。如果环境好,那金丝燕身体好,燕窝自然就好。

    村支书不知道这些详细的,但是眼光却还是有点的。最起码,他可是知道,这东西值钱。

    “杨涛啊,这些东西看着很多,但是重量恐怕也只有几斤吧。”

    天然的燕窝,每一个都是很轻的。而且还不容易挤压,所以即便杨涛弄了那么大一衣服包裹,其实算重量的话,也没有多少。

    “嗯,没有几斤的。”

    杨涛点点头,那边的燕窝还有,但是杨涛也没有打算在去采了。因为剩下的燕窝中,不是有幼鸟,就是有鸟蛋。杨涛可不会因为自己,而直接去毁坏那些鸟的家园。

    当然,那些没有幼鸟和鸟蛋的。杨涛可没有去管那么多,反正它们也能够从新筑巢。

    “可是要找到一个好的地方卖出去啊话……”

    “这个没事,我舅舅在县里面,应该能够找到好的地方。

    听到村支书的担忧,二柱子眼前一亮,心道: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主动上前,拍着自己的胸脯开口道。

    “哦?真的么?那好,明天你带我去。”

    有人总没没有好,杨涛还真是没有想到这点。

    “好,明天一早我就带你去县里。”二柱子笑呵呵的开口,同时还傻傻的对着杨静笑了笑。杨静没好气的白了二柱子一眼,脸色却是划过了一丝红晕。

    “那好,事情就这样定了。总之杨涛啊,你可不能够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能够和和气气的解决,那才是最好的。”

    最后,村支书再三叮嘱,这才带着二柱子离去。

    “涛子,你放心,明天我准时到。”

    二柱子说这话的时候,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杨静。

    “哼!”

    杨静没好气的瞪着二柱子几眼,心中娇羞。怎么能够这样的看着人家啊,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妈。晚上煮点燕窝吧,你和小妹都要好好补补。”

    杨涛一边捡起刚刚被金毛弄到到处都是都燕窝,一般开口说道。

    “那可不行,这好东西,明天可是要用来卖的。”

    杨母一听,顿时就否决了。她知道这东西可以卖到好价钱,能够给大女儿筹集礼金,哪里还舍得吃啊。

    “妈,没事的,云山那里还有很多,我改时间再去几趟就好了。”杨涛是打算不管如何,先让母亲煮点吃了。

    小妹的身体这样,母亲的身体也很虚弱。确实是需要这样的好东西!

    “那也不行,还是先给你大姐弄回礼金再说。”

    杨母坚决不同意,在他的眼中,既然这是一种希望,那就不能够这样的浪费掉。

    “哎呀~”

    这个时候,杨灵小丫头发出了一阵阵的惊呼。

    “二哥呀,你这金毛身上怎么这么香呀。”

    杨灵看不到,所以他其他的感触就特别的灵敏。从金毛到来的时候,小丫头就问到了一阵阵的清香,不过那时候所有人都没有注意。

    现在坏人被打跑了,姐姐的礼金似乎也有办法弄回来了。所以小丫头的心情瞬间就好起来了,此刻终究是问出了心中的好奇。

    “嗯,我也闻到了,但是却一直都不知道这清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杨静也点点头,此刻目光却是聚集到了一边的金毛的身上。

    “吱吱!”

    金毛顿时张牙舞爪的,直接对着众人恶脸相向,两只爪子死死的按着自己胸前的那黝黑的葫芦。

    此刻不要说是杨涛,就连周围的杨母都能够看出来。这猴儿怀中的葫芦,就是这清香的来源了。

    “金毛,你过来。”

    杨涛露出了一丝自认为很是和蔼可亲的笑容,慢慢的朝着金毛走去。

    “吱吱~”

    金毛全身金色的毫毛顿时竖立了起来,弓着身子,如同一张拉开了弦的大弓,好似下一个瞬间就要直接喷发窜出,朝着杨涛攻击。

    “二小子,不要过去。”

    杨母内心焦急了起来,想要阻拦杨涛。

    “妈,没事的。”

    杨涛没有回头,但是内心也提防了起来。虽然自己打通了八脉,但是这猴子到底有多么的厉害,杨涛自己心中还真是没有丝毫的底。

    “金毛,那是不是我的?”

    杨涛板着脸开口问到。

    “吱吱,吱吱……”

    金毛直接双手对着杨涛不断的挥动,但是好像害怕自己的葫芦被抢走,顿时立马再次死死的按着自己的葫芦。

    但是那脑袋却是使劲的摇晃了起来,那意思很是明显,这根本就不是你的灵丹。

    “真的不是么?!”

    杨涛狐疑,气味是和那灵丹有很大的不同。但是如果不是灵丹的话,杨涛一时间还真的想不出来,有什么东西能够散发出这样的香味。

    “嘶嘶~”

    金毛重重的点头,再次表明不是。

    “如果不是,那你让我看看。”

    嘿嘿,这才是杨涛的目的。

    “如果你不让我看的话,那你怎么让我相信,这里面不是我的那些东西呢?”

    没有等金毛做出反应,杨涛顿时反问道。

    “吱吱~”

    金毛身体上面的毫毛,顿时慢慢的放松了下来。此刻它好像很纠结,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才好。

    它毕竟是一只猴子,接触的人太少了。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人心险恶,所以此刻他依旧认为,杨涛说的,似乎很有道理。

    “你拿着,就让我看看。这样总可以吧?!”

    杨涛直接举起了自己的双手,表示自己不会碰那葫芦。

    “吱吱~”

    金毛看到杨涛这行为,心中的戒备好像少了很多。最后尽然点了点头,然后主动抱着葫芦,慢慢的来到了杨涛的身边。

    蓬!

    黝黑的葫芦口被扒开了,一股浓厚的清香直接在茅草屋里面传播开来。

    “嗯~”

    周围的所有人,都很是陶醉了的深深的吸了一口这清香,顿时感觉神清气爽了起来。

    “吱吱~”

    金毛看着杨涛那双目微闭,很是享受的模样,顿时很是不爽的在一边催促了起来。似乎这样的打开葫芦口,让它很是焦急和心疼。

    “啊?!这是……”

    杨涛低头,朝着那葫芦里面望去,接着亮光,看到里面的竟然是液体后,顿时心中一震。

    “难道是猴儿酒?!”

    杨涛内心震惊,嘴里喃喃的开口,双目直直的盯着那葫芦。

    蓬!

    一个漆黑的塞子挡住了杨涛的视线,原来是金毛直接盖住了葫芦口子。

    “吱吱!”

    金毛双手依旧死死的搂着自己的葫芦,但是此刻脑袋却是高高的昂起,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眼睛还是不是的轻漂着杨涛,那仿佛是在说:看,我是不是很厉害?!

    “那个金毛啊,你看看,让我尝尝怎么样?”

    这可是好东西,大大的好东西。杨涛可是听说过,这猴儿酒可是真真正正的佳酿。同时还可遇而不可求,现在基本上已经没有这样的东西了。

    猴儿酒,那原本是猴子们为了越冬储藏在空树内的百果。后来发现果子足够,就渐渐遗忘,经过时间的累积,才形成的猴儿酒。

    所以猴儿酒,也叫做百果酿。

    而金毛的猴儿酒,杨涛看着它从石壁中取出来的,但是这葫芦似乎是木头做成的。

    “金毛,这猴儿酒不会是你自己酿成的吧?”

    杨涛心中一动,出现了一个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想法来。不过想想这金毛的灵智,好像这似乎又不是不可能。

    “吱吱!”

    金毛的脑袋昂得更高了,眼中还闪过了一阵阵名为得意的神色。

    “天啦,金毛,你太厉害了。”

    “不过金毛,你看看,这样的好东西,我都没有喝过……如果不让我试试,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吹牛啊?搞不好这根本就不是猴儿酒……”

    杨涛说着说着,心中一动,脸色顿时出现了一阵阵的猜忌:

    “或者,这根本就是你拿着本来属于我的灵丹,直接泡水的。”

    “吱吱~”

    一开始杨涛说想要喝的时候,金毛还有点迟疑,有点犹豫,很是舍不得。但是听到杨涛最后说的那句后,金毛顿时反手挠着自己嘴边的毛发,嘴里发出了一阵阵的怒喝。

    蓬~

    金毛直接翻开了桌子上面的茶壶,然后很是心疼的打开了那黝黑的葫芦,直接倒出了一些猴儿酒进入茶壶,然后很是不服气的指着茶壶。

    那意思仿佛是在说:不信,你自己来喝喝看。

    “嗯,我要来喝喝看!”

    杨涛心中暗喜,但是脸上却是摆着一副严肃的模样,直接提起了茶壶……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