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8章 方法
作者:寞斜      更新:2016-05-10 14:01      字数:2497
热门推荐:
    杨涛和杨静一起,先是检查了一下父亲杨立地的伤势。还好,庄稼汉子,这样的磕磕碰碰还是能够承受的,并没有伤到骨头。

    而杨母刚刚紧紧是太过伤心,略微休息,就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只不过小妹杨灵,此刻却是看着让杨涛有点心疼。

    本来就很瘦小的杨灵,刚刚那一下,摔的有点重。大夏天的,衣服本来就薄,刚才这一下子下去,胳膊上面直接搓掉了长长的一块皮。鲜血在慢慢的从伤口溢出来。

    伤倒是没有受到什么大的伤害,但是这个模样,却是让杨涛内心很是不舒服,总感觉自己的胸口憋着一口气。

    “咯咯……二哥,你的这只猴子,好像很好玩哟。”此刻的杨灵,似乎忘记了自己地伤痛,直接在一边和猴子玩耍。

    一开始,杨母都很是畏惧金色的猴子,因为她可是看到了。那猴子的爪子太厉害了,即便是那两个庄稼汉子,都被伤到了。

    不过后来杨涛说了,这猴子很是通灵,不会有什么问题,她这才放心了下来。

    “嗯,小妹,你就和猴子玩吧。”

    “可是二哥,你这猴子叫什么呀?”

    小丫头的想法,就是和一般人不同。就拿杨涛来说,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额……”

    “二哥,你不是还没有想到给这猴子取名字吧?”

    杨灵的嘴角划过了一丝轻笑。

    “吱吱~”

    猴子也顿时杨涛怒目而视,直接一手挠着自己一边脸蛋上的毫毛。对着杨涛不断的比划着,似乎在说杨涛竟然这点都没有想到,实在是太过分了。

    “谁说的,它就叫金毛啊。”

    看着猴子浑身金色,杨涛很是任性的就定下了名字。

    “哎~”

    其他的村民都走了,不过村支书却是留下了,当然,二柱也是在一边热心的帮忙。不过那眼神,却是看着时不时的朝着杨静飘去。

    “立地,杨涛……你们也是知道的,那李大牛本身就是那云西村的村长,而且他那个弟弟可是不好惹啊。而且最为主要的是,他好像还占着理字上面。”

    村支书很是忧愁的开口,这话一出来,杨立地和杨母,还有杨静,几个人的脸色更加的不好看了起来。

    在这农村里面,对方占据了一个理字。如果李大牛不松口的话,即便是杨家退还了礼金,那也会被有心人拿着这事情去说到。而且也会影响到杨静的名声,所以不管如何,必须要李大牛开口,主动解除婚约。

    加上李大牛的身份摆在那里,如果不是让李大牛亲口开口解除的话,那还真是不好办。

    “哎~这可怎么办才好啊。”

    杨母在一边叹息,这样的情况,对于他们这样的家庭来说。近乎无解,对方本来就是存在,很有势力。

    那李大牛的弟弟,好像在县城混场子的,如果真的把对方逼急了。搞不好还真是什么事情都能够做的出来。

    “是啊,再说礼金你们呀……”

    村支书也是愁眉苦脸,现在的情况,似乎很是不乐观。

    一边的杨涛静静的在那里,钱!他知道,不少,足足有十几万。这不是什么小钱,当时如果不是为了小妹,也不会没有多想就答应了。

    而主要的还是要让李大牛亲口说出来,到底有什么办法,能够让李大牛主动开口呢?威逼利诱?!这样的方法杨涛不是没有想过,但是好像有点不现实。

    李大牛是村长,在那云西村,还是有着一定的地位的。如果自己当着所有人的面,逼迫云西村的村长的话,那自己杨家恐怕名声还是其他方面,都会受到重大的打击。

    搞不好时候李大牛还能够接着这个由头,来对付自己。村长的身份,在很多时候可是很好用的。

    “有了!”

    杨涛的眼前一亮,就在刚刚,他脑海中顿时冒出来了一段信息,那是刚刚不久前他得到的传承中的东西。

    “梦靥,就他了!”

    杨涛发现了一种符箓,名为梦靥!这种另灵符的功能很简单,中了这种符箓后,意志力一般的凡人就会陷入唯命是从的状态,听从施术者的任何吩咐。

    虽然说持续时间很短,仅仅是几分钟,但是这对于杨涛来说,已经足够了。

    只要自己当着众多人的面,退回了礼金。大不了自己多退点,然后让李大牛主动答应退婚,这样即便事后他想反悔都不行。

    “哎~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现在我们也只能够走一步看一步了……”杨立地也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仿佛这个动作牵扯到了他的伤势,整个人额头上面冒出了一丝细细的冷汗。

    “爸妈,你们放心我,姐姐的事情,我会想办法搞定的。”

    杨涛主动开口,这话一出来,让一边的杨母顿时一惊:

    “二小子,娘知道你去当过并,有着一身的本事。但是人家可是村长,你可不能够乱来啊。”

    杨母整个人都一惊,刚刚自己这个儿子的身手自己可是看到了。十几个人大汉,都被自己儿子给打趴了。

    如果自己这个儿子真的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来的话,那岂不是要毁掉一生了么?那样的后果,杨母不敢往下想。

    “杨涛啊,你可不能够做什么过激的事情啊。”村支书同样很是忧心的开口,如果真的让杨涛去用过激的手段的话,那他这个村支付估计也当到头了。

    “儿子啊……”

    杨立地也想要开口,自己的孩子那可都是自己的心头肉啊。他虽然也想要让大女儿的事情解决,不过他更加的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出事。对于农村来说,男子的地位还是要高很多的。

    “爸妈,村支书,你们想到哪里去了。你们放心,我是打算把礼金给他们,然后好好和他们讲道理,李大牛好歹也是一个村长,我相信还是能够说服的。大不了,我们多退点礼金给他。”

    杨涛自然是知道自己的父母担心什么,随即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当然,这仅仅是他所有的计划中的一部分。

    “哎~二小子,你这样说是没错。但是那钱……”

    杨母再次忧愁了起来,十几万,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

    “呵呵……妈,难道你忘记了,我刚刚可是带了那么多燕窝过来啊……”

    杨涛指着那一个已经被自己拿进茅草屋的衣服包裹,笑嘻嘻的开口……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