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0024 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作者:补丁1号      更新:2016-05-02 17:38      字数:3717
热门推荐:
    中巴车的老板为了在路上捡人,所以速度并不快,加上一路上不断的上人下人。

    到中午的时候,离市区尚远。那车居然找了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停了下来。

    那车老板下车就叫,“吃饭,吃饭再走。”

    符昊估计这车肯定是跟这家沿途的饭店有什么关系要不然,不至于专门停在这儿。

    时间大约是中午两点多。一大帮人下车上厕所,吃饭。符昊其实也真的饿了,从早上到现在一点儿东西都没吃过。

    这时下车后进那小饭店要一碗肉丝面。

    味道属于勉强能下咽,用符昊的评价是比我老妈作的还难吃。价格自然比市内要贵的多。唯一能称道的是猪肉似乎是自家养的,很新鲜。

    吃完面后,那车老板儿跟小饭店里长得巨丑的女老板调了一会儿情才上车。

    下午接近四点的时候才到达下符桥区。

    车外是一水的新建小区。旁边的树木都被包着半截金色的布料。不地的能看到树与树之间挂着很多小红灯笼。

    符昊坐在车里,总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他看着车外不断往后去的风景在想,这帮毒贩子真的这么容易就放弃了吗?自己手里捏的这个证据是十分要命的。他们就这样就不追了吗?

    他这时主动跟旁边一个皮肤雪白正在听音乐的女学生说,“美女,你能跟我换个位置吗?我不喜欢靠窗坐。”

    一般人坐车的时候都是喜欢靠近窗户的地方,因为风景更好。这跟酒店会把那些风景视角更好的单间订为收费更高的雅间是一个道理。

    那女学生不解的愣了一下后点头笑说,“当然好啊。”

    符量跟她相互对调了坐位。

    总有种不安全的感觉无处不在。所以坐在车里他不断的在偷眼从过道里,观察前面驾驶窗远处的情况。

    从《刺客联盟》里回来之后,他感觉自己的视力似乎也提高了不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直在练枪的原因。

    走到大约北王府路的时候。

    这个地方有一条弯弯的往上去的坡路。是进入市内的四条路之一。

    符昊远远的就看到前面路边有几个戴红袖章的人在拦车检查。

    他虽然不怎么了解国家的执法制度。但对于这种完全由编外的人员组成的查车队伍还是立即警觉起来。

    从外观上看,那些戴红袖章的人几乎都是二十来岁的年青人。手里大部分都拿着黑色的棍子,眼神凶狠。

    符昊心想不管怎么都得提前跑路没有错。他大喊了一声,“师傅我拉肚子,要上厕所。”

    司机,“怎么搞的?马上就到市内了。再憋一会儿。”

    符昊一手捂着肚子,“很急,再不下去,我就拉你车上了。”

    那旁边的几个乘客闻言都是一惊往两边闪开。

    一般来说司机可以不介意你憋得难受,但要他付费洗车的事,他是在意的。

    所以那车迅速的得时靠边,售票员在旁边把着门。车没停稳,符昊就冲下车闪到旁边的道子里去了。

    那一百多米外的一帮人正在拦车作查。

    有辆黑色的铁雪龙一直隐藏在花坛的后面,那车里坐着的长毛是温哥手下的得力人物之一。这个人办事仔细,心黑手辣。所以温哥专门委以重任,让他一个人在这里主持大局。

    “大哥,你说那小子会来这儿吗?”问话的人,是本地的一个叫卷毛狗的肥胖的混混儿头目。但从级别上讲,他们跟长毛这种真正把脑袋别在裤腰上的**还是有差距的。

    长毛抬头慢慢将口中的烟吐出来,悠然自得道,“他会从哪儿走那是他的事儿。但要是从这儿过,是他自己找倒霉。”

    这一天,在车边休息椅上看报纸的。临街茶馆里打牌的,几乎都是一脸凶相的混混。这个地方能算是天罗地网。

    卷毛狗,“大哥您放心,听您的安排。除了拦车的。我这次布置周详。他只要来了,管保走不了。”

    长毛嘿嘿一笑,想起不久前温哥的话,“在城市里,咱们不开枪。但也有不用枪的好处。这样可以调集更多人马,拿刀也一样砍死了他。你只要办好了这件事,回来你就是组长。”

    长毛得意,慢慢龇牙嚼着嘴里的烟屁股。

    卷毛狗这时讨好的说道,“长毛大哥,您是诸葛亮布下了八卦阵,专等飞来将呀。”

    两人在车里的烟雾袅绕中得意的笑。就在这时,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在大叫,“有个人跑了!!!”

    “大哥,那边好像有个人跑了!!”

    长毛大惊之下,下车。那些戴红袖章的表面上跟他们没有关系。但一听这话就不听招呼的都过来了。

    几个原本坐在街边椅子上休息的人气喘不已的跑过来说,“老大,我看到有个穿黑皮衣的小子跑那边进道子里了。”

    长毛一听牙一酸,那个道子离得最少也有一百米远。

    他自己所谓的布下的天罗地网。其实人都在这边儿。以这个距离,就算冲过去,人也都跑得不见影了。

    卷毛狗,“大哥咋办!!!”

    温哥对于手下的手段长毛是知道的,这人如果是他手上跑掉的,他极有可能被温哥宰了。

    长毛的冷汗一下子就冒了一额头,“追。还有,他从哪个车上下来的!!”

    旁边的人一愣说,“没看清!”那边的巴士有好几十辆呢。

    长毛怒骂,“马的!!废物!”

    从街两边的各种棋牌室、荼馆里急吼吼的冲出来的一大群人,往道子那边跑。

    这帮人跟真正温哥手下素质差距极大。平日里也只是仗着人多欺负老实人。

    这会儿跑个一百米,前面三两个跑到了,后面七八十个撒了一路。

    长毛急得骂人,亲自开车抢在前面直冲到道子口上,里面四通八达就不说了。最要命的是路很窄,长毛的车进去后没多久就被两辆三轮车堵住了。

    那骑三轮的老头儿脾气还不小,回头就骂,“谁让你把车浪进来的。浪你有个车呀!”

    长毛,“真他妈的!”后面的混混儿们冲进来,要打人。那长毛从车里伸头大叫,“去追人,别管这个老不死的!!”

    符昊冲进道子之后,快步的往前跑。遇到有堵住了的。他就翻墙而过。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最终的以了一个三面都是居民楼的地方。

    这是个由三面大楼组成的死胡同。按照法律规定,楼跟楼之间是要有一定间隔的。大部分情况下,这个间隔是不应该小于楼本身的垂直高度。

    但这个世界上聪明人太多。

    有些是房产商的黑心有些是自己家建楼的时候,想多占公共区域的便宜。总的来说,大部分建筑之间间距短的只有一道小胡同。

    而眼前的这个地方显然就是其中的经典。

    符号抬头观察,这天天阴,此时虽然只有五点多,但已经开始黑了。

    因为左右前全是楼。符昊现在面对的问题是要么原路退回去。要么爬楼。

    有风吹过。这个时间也是大多数人回家的时候,不少人家正在开始作饭。从排气窗冒出的味道能闻到米饭的香气。

    三幢楼上的居住人口都很多。此时几乎都有亮灯,也都装有防盗窗,只有左边的这一幢楼的四楼上有一个窗口没有装。

    符昊从角度上估计了一下。这幢楼的正面,应该是靠近临街的道子。

    “从这儿爬上去,然后到七楼上观察一下,比较好。这三幢楼上的人这么多。就算有人想搜人也不可能那么容易。”

    符昊此时体力不错。有个说法是防盗窗其实就是让小偷上顶楼的楼梯。

    他从一楼的防盗窗开始爬起,很快就到了四楼。

    四楼的小窗口上有窗花,但开着一条缝。里面烟雾缭绕的,透着一种沐浴露的香味。

    符昊爬在外面,能看见里面正有个女生背对着这边,在一边哼歌一边洗澡。她皮肤雪白,细腰,丰臀,身材高挑。两手在头上有一阵洗发水的香味,正洗头发。

    那靠近窗口的方向的椅子上有女人的淡粉色内裤,还有文胸,看起来罩杯怕是不小。

    而且那衣服上还有一款让符昊相当眼熟的名牌彩钢手表。

    符昊心里暗想,好像是以前见林晓约戴过这种表的,听说,似乎单卖这表就是五十多万。

    感叹着这人有钱?那女孩正洗头发。慢慢的闭着眼睛转过来身来。伸手摸索着拿台子上的毛巾。

    应该说那张脸,化成灰符昊都能认得——林晓约。

    他有种脑袋嗡的一下烧着了的感觉。

    那丰满的胸部,那纤细的腰身和平坦紧致的小腹。符昊只觉得丹田处像火窜起来了一样的烧得慌。而且就这几秒,已经纠正了,符昊很多年的对女性的错误认识。

    比如说女人的胸部,以前看艾V时,论坛上常常有人信誓旦旦的大放厥词,说,“女人的胸如果很大,又是真货,那么站着时,那胸应该都是下垂的。”

    但林晓约站在那里的时候,不光没下垂,明显的胸部尖端是往上翘的,带着一股逆天的气势。

    那饱满的水滴形胸部,符昊仿佛听到了寺庙里的募股晨钟,带着性感的浑圆弧度,让符昊想到了一个句话,“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