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三千零一十七章 败逃
作者:汉宝      更新:2017-01-11 07:45      字数:5917
热门推荐:
    所有人都带着异样的眼神看着白晨,谁都想不到,白晨居然将桃花直接丢入井内。?

    隆衫更是无法容忍,不管白晨平日如何的飞扬跋扈,他也只当没看到。

    可是今日却不同,今天白晨居然当众对一个弱女子下手,

    “救人……”隆衫大叫一声,其他人手忙脚乱的围到水井旁边。

    可是就在这时候,地面突然一震,众人都跟着摔倒。

    众人还以为是生了地震,可是这震动只震了一下,当众人再次站起来的时候,突然一个东西从水井中冲撞了出来,水井瞬间被炸裂开。

    连带着围绕在水井旁边的众人也跟着被掀飞出去,一时间地面哀鸿一片,不少人都因此受了伤。

    隆衫一见,却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只见水井的井口居然升起了一棵粗壮的大树,一棵桃树!

    可是再仔细一看,却更加的骇然,那中间的树杆上,居然长着一张人脸,那人不正是被白晨丢下井口的桃花吗?

    “姓白的,我要杀了你!”

    桃花本体就是桃花树,此刻的她看起来异常的震怒。

    她没想到白晨居然如此粗暴的对待她,让她直接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现场所有人这时候,已经没有人再为桃花义愤填膺了,所有人都畏惧的看着桃花。

    “你们都要死!你们都该死……”

    桃花的枝干愤怒的拍向白晨,白晨站在原地,冷冷的看着桃花。

    白晨也不知道桃花的真实身份,不过只是本能的感觉桃花是异类。

    现在总算是确定了桃花的真身,白晨手中一道手刀挥舞而出。

    刹那间,桃花的枝干被斩断,而被斩断的枝干部位,居然喷溅出鲜红的血液。

    “啊……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

    白晨直接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桃花的面前,抬起一脚横扫在桃花的主树杆上。

    咔嚓

    两人牵手合抱的树杆,直接被白晨扫断。

    隆衫看到此情此景,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这一脚若是踹在人的身上,怕是便要骨肉分离了。

    桃花的主树杆被扫断,身形一转,又恢复成人身。

    “杂碎,我要将你碎尸万段,我要将你的血肉全部抽干……”

    桃花玉掌一挥,只见漫天的花瓣缤纷落下。

    “退开!”白晨低喝一声,可是大部分人都没反应过来。

    隆衫最先反应过来,立刻补充道:“听从白先生的话,快退开!!莫要被这妖物伤了性命。”

    白晨深吸一口气,猛的喷吐而出:“吼……”

    刹那间,整个殷家都笼罩在狮吼龙哮的震动之中,而当其冲的便是眼前的桃花。

    桃花直接被这狮吼炸飞出去,本是缤纷坠落的花瓣,也已经在瞬间灰飞烟灭。

    桃花坠落到地上,喷出一口鲜血。

    白晨踏前一步,抬起手掌便要拍在桃花的身上,就在这时候,一道青光从天而降。

    白晨心头一惊,这青光凌厉至极,若是坠落下来,整个殷家都要被夷为平地。

    白晨腾空而起,身手便接住那青光。

    这青光之凌厉是白晨前所未见的,白晨的身形也是急下坠,地上亦被砸出一个大坑。

    隆衫小心翼翼的走到坑边,向内看去,只见白晨躺在中间:“白先生……你……你可还活着。”

    白晨猛的睁开眼睛,瞪了眼隆衫:“你说我活没活着。”

    白晨重新站了起来,手中的青光已经恢复成一把剑,这剑在白晨的手中不断的震动挣脱,试图从白晨的手中脱手。

    可是却被白晨死死的压制中:“想逃?逃的了吗?”

    白晨回头看向周围:“那个妖怪逃了?”

    “逃了。”隆衫点点头。

    不过隆衫的心情却不是很好,这可好,又出事了,而且这次还是在如此多人的面前生的。

    这一幕幕匪夷所思的事情,现在又该如何接受。

    一想到先前还质疑白晨,此刻的隆衫便满脸的羞红。

    可是如果没有后面的那一幕,恐怕不会有人相信白晨的疑问。

    “白先生,现在可如何是好?”

    隆衫看着周围,那些下人都在低声的议论。

    “什么如何是好,殷家乃是福荫风水之地,在这殷家之中,都是有福之人,便是那妖孽都想要混入殷家,他们若是想走便让他们走便是了。”白晨淡然说道。

    虽然他的声音不大,却传入每个人的耳中。

    隆衫感激的看了眼白晨,很显然,白晨的这句话非常的具有诱惑力。

    众人原本惊恐的神色,此刻又恢复了平静。

    不过他们又开始纠结起来,这殷家是好地方,留在这里就是有福之人。

    可是就连妖怪都惦记着这里,即便再大的福缘,也难保自己有命消受。

    不多时,贺兰和殷小虎、殷小馨就赶来了。

    “白先生,听说又出现了一个妖怪,可是真的?”

    “逃了,与那石魃多半都是一路货。”

    贺兰三人都是一脸的失望,本以为抓住的话,也许能够问出殷廉的解药。

    “白先生,家中接二连三的出现妖怪,你说还会不会有其他的妖怪蛰伏而没有被现?”

    “我也说不准,我本以为我的眼光已经足够准了,任何妖怪都逃不出我的眼力,可是刚才那个桃花妖却避开了我的耳目,若非我感觉到她身上的一丝邪气,恐怕我还真无法断定她的身份,若是家中还有其他的妖怪而没被我看出来的,也是很有可能。”

    “这该如何是好?若是再有妖怪害人,殷家怕是就要散了。”

    “我只是一个外人,这种事你们自己想办法,若是出现妖怪,我帮你们收服,可是殷家的事情,却不是简单的杀几只妖怪能够解决的。”

    贺兰等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虽然白晨说的非常冷漠无情,可是又是大实话。

    殷家的麻烦事实在是太多了,不止是接连出现的妖怪,还有诸多的麻烦事。

    而白晨这个外人,如今却成了殷家最大的依仗。

    如果白晨甩手不理,殷家将会以光下坠。

    ……

    此刻的桃花非常的狼狈,被石姬提着逃离殷家。

    石姬的脸色更是难看无比:“桃花,你太让我失望了。”

    “娘娘,您听我解释,是那姓白的凡人太过蛮横,他居然直接对我动手。”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我让你潜入殷家,就是让你帮水仙,就是让你低调行事,可是你倒好,直接对殷家的下女动手,这才让那人起了疑心,如果你老实一些,就不会有今日的事情了,你说我该如何处罚你?”

    “娘娘……我……我错了,我保证下次再也不敢了。”桃花一听说石姬要惩罚她,她立刻就露出恐惧之色。

    她非常清楚石姬的惩罚,会是何等的残酷。

    她是做梦也不想要接受惩罚,那将会是一次噩梦一般的体验。

    这也让她恨透了白晨,石姬却是轻哼一声:“你不止是坏了我的大事,还让我的青锋被那人夺了。”

    “那人说到底也只是凡人一个,夺回来便是了,以娘娘的修为,何惧一个凡人。”

    “凡人?那人硬接我一记青锋而毫无伤,还死死的压制青锋,凡人何来的如此本事?再说了,即便我有能耐夺回青锋,也要闹的满城风雨,你可以肆无忌惮的大闹殷家,你觉得我也该如此?这天下能人何其之多,区区一个殷家就蛰伏着如此人物,到时候被那些大门大派知晓了我的存在,我改天换日的大计便要受阻,这责任你担待的起?”

    “那……那该……那该怎么办?”

    “那青锋便暂且留在那凡人的手中,反正我也不急着讨要回来,且看水仙行事,只要她能寻的到河图洛书,那么那个凡人便不足为虑。”

    一听石姬说起水仙,桃花眼中便是一阵怨毒。

    说到底,这件事还是要怪那水仙。

    如果不是她,自己也不会暴露身份,更不会如此的狼狈。

    “娘娘,奴婢既然会被那姓白的现,难保水仙不会被现,我看您还是准备着救她吧。”

    “你以为水仙也如你这般不知轻重吗?我相信她。”石姬淡然说道。

    她非常清楚桃花这么说的目的,不过石姬对水仙的确比对桃花看重。

    “罢了,此事也不全怪你,那凡人的修为确实出乎我的意料,武功练到他这等境界,恐怕也已经是凡入圣的存在了,将来必定会成为我的极大阻碍,看来必须寻个机会将他除掉。”

    “娘娘,那青锋剑可是以那东西铸造而成,若是留在那姓白的手中,必定会成为您的心腹大患,我看您还是想个办法将青锋剑取回来为好。”

    “还不都是你,若非为了救你,我如何会失去了青锋剑。”

    “娘娘,都是奴婢的错,可是现在怪奴婢也没用,倒不如让水仙将青锋剑偷回来?水仙行事低调内敛,想必是有办法为娘娘偷回青锋剑的吧。”

    “这……那姓白的为人谨慎,让水仙偷剑,太过为难她了,如若水仙曝露了身份,我除非全力营救,不然的话,要救出水仙恐怕有不小难度,毕竟经过这次,那凡人必然已经有所防备。”(未完待续。)8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