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三千零一十五章 夜路
作者:汉宝      更新:2017-01-11 07:44      字数:5845
热门推荐:
    可能就连殷家人自己都不知道,在自己的府邸里蛰伏着龙蛇。

    翌日清晨,殷家又吵闹起来,原因是张豪的失踪。

    虽然张豪只是一个小小的家丁,可是张豪却挺重要的,他是殷家府上的采办。

    虽然府上不是每日都要采办,可是今天正好是张豪出去采办的时间。

    这时候张豪失踪,家里的各类必需品又用的差不多了,柴米油盐都是需要张豪出去采办的。

    可是如今张豪失踪了,以至于殷家上上下下都乱套了。

    千万不要小瞧一个采办的重要性,有些家丁侍女若是没有采办,那么他们连工作都做不了。

    甚至就连白晨都受到了影响,白晨从窗外看了眼教室内的孩子,不由得冲着身边的隆衫火道。

    “我昨日说要的书本呢?为何还没给我拿过来?如此这般我如何给他们上课?”

    “白先生,您稍等,我们府上的采办跑没影了,现在府上的人都在找他,您先稍等一下。”

    “换个人去买便是了,难道少了采办,殷家都不活了?”

    “关键是那张豪手上拿着不少钱,这些钱都是殷家用度开销使用的,如今张豪消失了,我们也很为难啊。”隆衫无奈的说道。

    “那采办不会是卷款潜逃了吧?”

    “这……那张豪应该没这胆子吧?”

    “他手上有多少钱?”

    “五十两,这是他每个月的采办开销所用。”

    “这么多?你确定他不会捐款潜逃?”白晨怀疑的问道。

    如今殷家上下人心浮动,也难保下人不会起异心。

    隆衫也变得不那么确定,这五十两银子确实不是小数目,特别是对一个下人来说,甚至可以说是巨款。

    “他家在哪里,找过了吗?又或者是在勾.栏里醉死梦生?”

    “他家就在府上,又没有亲人,至于他常去的勾.栏也去找过了,都没见他人影。”

    白晨想了想:“看来多半是跑了,报官吧。”

    白晨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过问,隆衫骂骂咧咧的离去。

    也难怪他气愤,以前殷廉主持家政的时候,对那些下人那么好,如今殷家稍微有点问题,这些下人就开始心生异心。

    不过隆衫似乎忘记了,就连他自己都是另有其主。

    经过了再三确认,隆衫终于确定,张豪已经卷款潜逃了。

    傍晚的时候,经过小小的骚乱,在隆衫的安抚下,总算是重新恢复了秩序。

    虽说五十两银子对殷家来说只是小钱,可是隆衫还是主张报官。

    毕竟如果这种事不严肃处理,很可能会鼓动其他下人也做出同样的事情。

    如今殷家正值风雨,本就人心动荡,再出这么一档子事情,确实会给殷家的下人带来更加不好的事情。

    “那张豪真不是人,当初老爷那么信任他,如今老爷刚刚病倒,他便做出这种事,别让我遇上他,若是让我遇上他,看我不打断他的双脚。”鲁一山一边给白晨摆放饭菜,一边骂骂咧咧的说道。

    “那张豪还没找到吗?”白晨问道。

    “没呢,这小子怕是早有预谋,这狗niang养的。”

    “人心隔肚皮,这事也是防不胜防,只能说殷家再找采办,便要先认清为人,莫要再出一个张豪。”

    “是啊,那张豪是无父无母,无亲无故,跑了就跑了,现在大总管又重新找了一个采办,就专门找有家人在滨海城的,这样若是再出事,便拿他家人送官。”

    “这便对了。”白晨点点头,他倒是觉得隆衫的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在这个世道上,可不存在着祸不及家人这个概念。

    一人出世,一家子都要跟着倒霉,甚至某些事情,就连整个家族都要受到牵连。

    隆衫最近几日时间里,时时刻刻都在为殷家的事情ao心,以至于他都忘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不过今日是他与老伍接头的日子,他也不得不放下手上的事情,去与老伍接头。

    “隆衫,你最近倒是挺忙的啊。”

    “老伍,你想说什么?若是无事,我便回去忙了。”

    “别走,还真有事。”

    “什么事,说。”隆衫不耐烦的说道。

    “丞相要来。”

    “来便来吧,与我说这做什么……等等……你刚才说什么?”隆衫颇为后知后觉,突然品味过来,老伍这话不对劲。

    “曹丞相要来滨海城。”

    “什么?为什么?他为什么要来此?”

    “自然是为了那姓白的。”

    “难道是他受够了姓白的,打算对姓白的动手?”

    “你别胡思乱想,丞相大人可没这想法,虽说他们的关系亦敌亦友,可是却没到不死不休的地步,若是没有必要,丞相大人是不可能与姓白的拼个你死我活的。”

    “那需要我做什么?”

    “我哪里知晓,我只是接到上头的消息,过来转告你一声,没其他的事情了,你忙去吧。”

    “那好吧……我走了。”

    “隆衫,等等……”

    “又做什么?”

    老伍看着隆衫不解的眼神,沉吟半饷道:“别对殷家投入太多的感情,这对你没好处。”

    “我知道了。”隆衫的心情并不舒服,这次曹ao来此,很可能会让他的任务结束。

    可是他还没做好心理准备,曾几何时,隆衫非常不情愿在这偏远的富贵人家里做一个下人,他觉得他是武将,武将就应该在战场上厮杀,而不是在这里给别人端茶递水。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隆衫渐渐的接受了这个新的身份,他甚至想过,也许自己的任务永远都完成不了,然后他会在这殷家中终老。

    可是现在,曹bsp;他却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他早已没了当初的那个想法。

    特别是近年来,随着年岁的增长,他早已没有了当初的雄心壮志。

    甚至是那个伴随了他十几年的任务,对他来说也只是应付了事的杂事。

    当然了,他很清楚一点,他知道他永远都摆脱不了这个任务,这个身份。

    隆衫神情恍惚的走在夜路上,突然,他看到前面一个黑影一晃,隆衫猛的回过神。

    刚才那黑影似乎有些熟悉,却不知道是何人。

    隆衫鬼使神差的朝着那黑影消失的方向走去,远远的,隆衫看到了那个模糊的身影,虽然隔着很远,而且又是在晚上,可是隆衫还是认出了那个身影。

    那不是前些日子刚刚招入府内的莫兰吗?

    都这个时间了,她怎么在外面?

    隆衫心中疑惑,那莫兰的身形明显不似不同人,度极快,隆衫跟了半饷,距离又被拉开了一倍。

    没过多久,隆衫就彻底的跟丢了。

    不过这时候隆衫已经确定,那莫兰必定不是普通人,可能也是某个势力的奸细。

    难道她也是来殷家找那殷商宝藏的?

    如今的殷家还真是多灾多难,什么牛鬼蛇神都冒出来了。

    莫兰并未现身后的隆衫,她很快就来到城外。

    “娘娘,奴婢来了。”

    莫兰的声音在荒郊中传荡着,突然莫兰感觉到心头一惊,猛然回过头,却见石姬就站在她的身后。

    “嗯,来了?可有消息了?”

    “奴婢潜入殷家的时日尚浅,还未找到线索,而且石魃多次要求奴婢帮他找回妖心,甚至威胁奴婢,若是不照办的话,便要揭穿奴婢的身份,如今奴婢是寸步难行,又不方便用强。”

    “无妨,那破石头毋须理会,若是他继续纠缠于你,你便直接杀了他,不用顾虑太多,大局为重。”

    “奴婢谨遵娘娘旨意。”

    “你上次与我说,那殷家之中还有一个高手存在?”

    “是,据说便是此人动手打败石魃,夺了他的妖心,而且石魃本还用歃血石让殷家老爷入魔,可是却被那人用清心一点红封住魔气,可见此人不止武功高强,而且还会术法,不过奴婢却没从他的身上感觉到修为法力,也不知道是奴婢的修为太低,还是那人本就低微的让奴婢感觉不到。”

    “可能知道此人的来历?”

    “奴婢不知,奴婢多次在府内试探其他人,可是却没一人知晓此人的身份,据说此人是被误认为教书先生拉入府内的,然后此人便当了教书先生。”

    “如此随意?多半是为了掩人耳目,也许他本就是殷家的人也不一定,殷家毕竟是殷商王族后裔,难保有什么后手存在,而且殷家又藏有那天地至宝,有些底牌也是正常的。”

    “若是此人真是守护河图洛书的怎么办?”

    “无妨,他便是再强终归也只是**凡胎,毋须太过担心,只要是凡人便都有弱点。”

    “奴婢的媚术对他无效。”

    “你那媚术本就不精湛,对他无效也正常的,明日我让桃花也入腹中,她的媚术可比你高明许多,且看她如何挥。”

    听到石姬让桃花也入府中,莫兰的脸色顿时不好了,她与桃花可以说是天生的对头。

    那桃花事事都与她争功,本以为这次能摆脱她,却不曾想石姬最终还是打算让桃花也参合到此事之中来。

    “我知你心中想法,你也不用多心,若是你办事办得好,这功劳自然是你的,可若是她先找到线索,我也不会亏待她。”(未完待续。)8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