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三千零一十一章 阴险
作者:汉宝      更新:2017-01-11 07:44      字数:5593
热门推荐:
    “没什么。”白晨摇了摇头:“你去与石魃说,你听说妖怪的心脏有神效,如果他没有解药,你就将他的妖心作为解药给老爷服用,你就看看他是什么反应。”

    “妖心真有神效?”贺兰惊讶的问道。

    “不是每个妖怪的心脏都有奇效,恐怕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心脏是否具有什么功效,哪怕他真的知道,你也就当作有奇效。”

    “白先生的意思是……逼他?”

    “对,就是逼他。”白晨点头道:“他说他没解药那就真没解药吗?”

    “白先生的意思是,他在骗我?”

    “你不管他是不是在骗你,总之他肯定有办法解毒。”

    看到白晨如此的笃定,贺兰没来由的升起几分信心。

    在告谢了白晨后,贺兰便匆匆离去。

    白晨之前就看过殷廉的面相,他就是个短命鬼。

    而且白晨也看出来了,殷廉在近期之内就会有大劫。

    却没想到这个大劫来的如此突然,白晨能救他,不过救的了一时,救不了一世。

    因为他的命格如此,如果白晨插手了这件事,可能这个大劫有惊无险的度过,可是下次就不一定了。

    天道就是如此的反复无常,白晨在这天地之中,虽然不受天道左右,可是别人却在这个天道之下。

    贺兰重新来到竹林前,再次喊出了石魃。

    “凡人,你去而复返可是将我的妖心带来了?”

    “我听说妖怪的心如果吃掉,有神奇的功效,或许你的妖心可以救活我家老爷。”

    “你敢!!”石魃一听贺兰的话,立刻大怒的吼道。

    “你看我敢不敢,若是你不能给我解药,那么我就将你的妖心炖了给我家老爷服下。”贺兰冷冷的说道。

    “你想死吗?”石魃怒吼着。

    “我死又何妨,我不过是殷家的一个门客而已,只要能救回老爷,我的性命你拿去便是了。”

    “我那妖心便是给你家老爷服下也是无用,那噬骨寒心之毒根本就没有解药。”

    “有用没用,尝试过后才知道。”贺兰回答道。

    “这些话都是那姓白的教你的吧?”

    石魃恨极了白晨,如果不是他,现在自己也不会这么被动狼狈。

    “你应该庆幸你现在面对的不是他。”

    “凡人,如果你能将妖心还给我,待到石矶娘娘回来的时候,我定会求她放你一条生路,你真的以为,那个姓白的能够护住整个殷家吗?”

    “我不管他能不能护住殷家,我只要老爷活过来。”贺兰的态度很坚定,对于石魃的威胁根本就不为所动。

    他可不是三岁的孩童,一个妖怪的话根本就不值得他信任,与之相比,他更愿意相信白晨。

    “我最后问你一次,你有没有解药。”贺兰再次逼迫道。

    “没有,解药我是没有。”

    “那我只能用你的妖心来给老爷下药了。”

    贺兰转身就走,石魃立刻急了:“等等……”

    “怎么?你还有话要说吗?”

    “解药我是没有,可是我却没说没办法。”

    “你有办法?你故意隐瞒我,可见你根本就没安好心。”

    “这方法也是极其凶险,那噬骨寒心之毒阴毒无比,只要进入体内,便如附骨之蛆般难以驱除,不过要想驱除倒也不是不可能。”

    “你且说什么办法,如今老爷已经弥留之际,再凶险也要尝试。”

    “这可不是一般的凶险,那噬骨寒心之毒乃是妖毒,我这有一块歃血石,用这块歃血石放在你家老爷的胸口,歃血石会抽干你家老爷的精血,然后你家老爷便会彻底被噬骨寒心之毒所摆布,变成半妖并且发狂袭人,到时候你必须制服变成半妖的你家老爷,让他将妖气挥发干净,剩下的毒素就变成普通的毒素,到时候你再将歃血石内的精血反馈给你家老爷。”

    “这虽然繁琐,不过似乎并不凶险吧?”

    “那半妖可不是我现在这个水平,半妖混杂着人与妖的狂性,可比我先前还要狂躁百倍,便是那姓白的,恐怕也难以制服……当然了,若是他在的话,倒是有机会成功……这还是其一,其二就是你必须想办法将他的妖气彻底的释放掉再将歃血石内的精血返还给你家老爷,不然的话,抑极必反,他的实力将会再次暴增,而且彻底的转化为妖魔,那妖魔可和妖怪不一样,妖怪虽然也吃人,可是妖怪至少还有理性,妖魔却没有,若是你家老爷沦为妖魔,那便彻底的没救了,所以我劝你在执行这个方法的时候,还是三思而后行,不要因为一时的冲动,让整个殷家都沦陷为炼狱。”

    “这就不用你来ao心了。”贺兰对石魃是没有丝毫信任可言。

    在他的眼里,石魃就是一个阴险狡诈的怪物。

    如果相信他的话,只会被骗的更惨。

    贺兰拿了歃血石便走,黑暗中显露出一个身影,却不是石魃的身影,而是老夫人的身影,可是老夫人的双瞳在黑暗中,却闪烁着异样的红色。

    贺兰虽然拿着歃血石,可是却不放心,又来到白晨的院子前。

    可是这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贺兰从院口看向白晨的房间,房间的灯已经黯了。

    这时候若是过去打扰白晨,不知道会不会激怒他。

    可是贺兰心中着急,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这时候进去。

    就在这时候,原本黯掉的房间又亮起灯。

    “贺兰,进来吧。”

    屋内传来白晨的声音,贺兰愣了一下,快步上前推开白晨的房门。

    贺兰推开房门的时候,发现白晨还穿着睡衣。

    “白先生,很抱歉这时候打搅您。”

    “无妨,说吧,什么事。”

    贺兰拿出歃血石,放到桌子上:“这是石魃拿给我的,他说这东西能救老爷。”

    白晨皱了皱眉头:“这邪门的东西能救你家老爷?难道这东西还有我不知道的功效吗?他是如何说的?”

    贺兰诧异的看着白晨:“白先生,您认识这东西?”

    “这叫歃血石,又称之为魔石,阴极生阳,阳极生阴,这歃血石便是天地之间的污浊阴秽之气的聚集,经过岁月洗礼之后,便化作一息魔气藏于石窍之内,若是不慎被魔气钻入体内,人便会失心疯,就如野兽一般嗜血脆弱,这是因为人的自我意识与魔气对抗,所以变得疯狂,可是如果用在你家老爷身上,恐怕魔气将不费吹灰之力便占据你家老爷的肉身,从而让你家老爷直接入魔,不过这东西极其稀少,想不到那石魃居然藏着如此邪物。”

    “那妖怪也是如此说的。”

    “你把他的话详细说来与我听听。”

    “他说……”贺兰便将石魃所说的仔仔细细的说给白晨听。

    白晨笑了,淡然说道:“这妖孽是在骗你的,这歃血石若是让你家老爷入魔,必定狂性大发,凡人几乎无法抵抗,而且魔这种东西不同于妖,妖怪吃人就如同人类吃牲口一样,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可是魔吃人,吃一切生灵,他们吃所有他们能看到的活物,他们能够从活物中摄取到力量,吃的越多,他们就越是强大,那石魃想必是想借此来除掉我吧。”

    “啊?”贺兰大呼庆幸,幸好没有鲁莽,而是找来白晨询问,如若不然,必定会酿成大祸。

    “那该如何是好?”

    “无妨,你便按照他的说法做便是了。”

    “这……这怎么可以?明知道有诈,为何还要依他的计划行事?”

    “魔对你来说也许非常恐怖,不过对我却不算什么,若是让你家老爷入魔,由我来降服便是了。”

    贺兰更加不解:“即便白先生降服的了,可是又为何要让老爷入魔?这对老爷有好处?”

    “你家老爷现在太虚弱了,入魔虽然不是好事,可是对他来说却是好事,因为入魔后,身体会发生改变,身体机能会大幅度提高,至少魔对大部分毒物无所畏惧,所以可以延长你家老爷的性命,待到寻到了解药,再由我将魔气除掉便是了。”

    贺兰目光闪烁的看着白晨:“白先生,这计划会否太过冒险?”

    “你现在可还有其他办法吗?”

    “这……”贺兰沉思良久:“那在下就多谢白先生仗义了。”

    “我所能做的也仅限于此。”白晨叹了口气。

    “白先生何出此言?”

    “你不要多问,有些事情说的再多你也无法理解,带我去见你家老爷吧。”

    贺兰点点头,带着白晨出了院子。

    来到殷廉的院子外,便听到里面哭声震天。

    贺兰心头一惊,难道老爷没等到他回来就死了?

    贺兰立刻就加快脚步冲入屋内,却见殷小馨趴在床前痛哭不止。

    “小姐,老爷怎么了?”

    “我爹为什么会受这么重的伤?到底是谁伤的他?是不是他?”殷小馨指向白晨,愤愤不平的叫道。

    “小姐,不是白先生做的,你不要胡说八道,白先生现在可是来救老爷的。”

    “姐姐,不是白先生,是一个怪物,一个很恐怖的怪物,好像是妖怪。”

    “小虎,你是不是被他们骗了,这世上哪里来的妖怪?”(~^~)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