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三千零一十章 旦夕
作者:汉宝      更新:2017-01-11 07:44      字数:6305
热门推荐:
    贺兰和殷小虎在一旁听的心惊胆战,这事情似乎已经不再那么单纯了。

    白晨看向贺兰和殷小虎,随手将妖心丢给殷小虎:“他就交给你们了。”

    “等等……”贺兰看到白晨要走,连忙喊道。

    “有什么问题吗?”

    “这等妖物,怎可留着他的性命?”

    “他现在借用了老夫人的肉身,杀了他老夫人也要死,你们若是觉得这样可以,那便将那妖心毁掉好了。”

    白晨耸了耸肩,转身便要离去。

    白晨来殷家的目的基本已经完成了,不但知道了老夫人死而复生的原由,还得知了石姬的计划。

    “小虎,扶我起来。”贺兰现在撑不起身体。

    殷小虎扶起贺兰,贺兰看着白晨的背影叫道:“白先生……如今又该如何?”

    “这事与我无关,你们自己看着办。”

    石魃看到白晨走了,立刻又露出了凶恶的嘴脸,不怀好意的看着殷小虎和贺兰。

    “将妖心还来。”

    殷小虎的心性毕竟没经过锻炼,立刻便畏惧的看着石魃,看到石魃靠近,殷小虎更是双腿软。

    “小虎,将妖心毁掉!”贺兰可不是殷小虎,他可没殷小虎那么容易对付。

    “啊……可是白先生刚才说……”

    “他若是敢再接近就毁掉妖心,更何况白先生还未走远,他若是敢行凶,必定会惊动白先生。”

    果然,抬出白晨的名字,石魃就停下了脚步。

    “我身上中的返魂香的解药呢?给我。”

    “返魂香不需要解药,只要三个时辰,毒性就会消退。”石魃虽然如实的回答,不过他的眼神依然不善。

    “你现在就给我留在这里,如果你再敢伤人,便休怪我无情。”贺兰冷哼道。

    石魃看着殷小虎掺扶着贺兰离去,没有再攻击他们,眼中闪烁着阴毒之色。

    出了竹林,贺兰便见到隆衫匆匆忙的找来。

    “贺兰,你的伤怎么样?那怪物呢?我找不到白先生……他可能是知道自己敌不过那怪物,已经先一步逃了,我们现在不能指望那姓白的了。”

    贺兰和殷小虎都张着嘴,愕然的看着隆衫。

    “怎么了?那怪物跑哪里去了?我觉得我们若是能整合人手围剿,应该能将他围杀。”

    “他在里面。”殷小虎指着竹林里说道。

    “在里面?这下糟了,这竹林连着后山,若是让他逃入山中,怕是再难擒拿住,到时候我们殷家便永无宁日了。”

    “他逃不了……”

    “为何?难道你已经将他击杀了?”

    “我哪里有那能耐,是白先生……白先生没有逃,他似乎是刚从藏书阁出来,根本就不知道外面的情况,正好遇到了怪物袭击我们,便将那怪物清理了。”

    “啊?他……他没逃?”

    “没逃,若非正好白先生出来,恐怕我和小虎二人便要丧命在怪物手中了。”

    “那白先生与怪物也是一场恶战吧?”

    “哪里是什么恶战,那怪物根本就不是白先生的对手,我看白先生根本就连全力都没用出来,怪物就已经败北了。”

    “这……你不会是在夸大吧?那怪物的能耐你我都是见识的,白先生便是再强恐怕也不可能轻松取胜才是,如若不然,那白先生不是比怪物更像是怪物?”

    比怪物更像怪物?

    此刻贺兰和殷小虎的心中还真有这样的想法,那匪夷所思的手段,简直就惊爆他们的眼球。

    怪物在他的面前,更像是稚嫩的婴儿。

    “好了,别说那怪物了,你怎么一个人来了,老爷呢?”

    “老爷……对了,老爷。”隆衫猛然醒悟过来:“老爷还在老夫人的房间。”

    “快……快去看看老爷怎么样了。”

    贺兰这一着急,都忘记了自己现在身体无力,一个踉跄就摔在地上。

    在隆衫和殷小虎的掺扶下,三人匆匆回到老夫人的院子。

    却见殷廉安静的坐在地上,身下是一滩黑血,让人看的触目惊心。

    “老爷,老爷……您怎么样了?”隆衫去探了探殷廉的鼻息,稍稍的安心下来:“还有气。”

    虽说这句话有些不敬,不过这时候殷小虎和贺兰也没心思追究。

    “小虎,快去找大夫,要快。”贺兰催促道。

    “啊……好,我这便去。”

    殷小虎把大夫找来的时候,贺兰基本上也已经恢复了行动。

    这时候的殷家已经乱作一团,贺兰又对隆衫道:“大总管,现在老爷重伤,殷家上下连个主心骨都没有,你先去安抚一下那些受惊的下人,老爷这让我看着。”

    贺兰还是识大体,知道殷廉为殷家ao劳了半生,不能刚一倒下便让殷家一蹶不振。

    隆衫看了眼病床上的殷廉,脸色沉重的点点头。

    大夫在病榻旁仔细的检查着,殷小虎已经六神无主,不断的打扰着大夫。

    “大夫,我爹怎么样。”

    “稍安勿躁,先让老夫检查清楚再下定论。”

    “大夫,你一定要治好我爹,你要多少钱都可以。”

    “好好,小少爷先稍安勿躁。”

    “我爹会不会死?我爹死了……我可怎么办啊……”

    “小虎。”贺兰一把拉住殷小虎:“老爷不会死,你休得在这里胡言乱语,再如此打扰大夫,我先劈了你。”

    贺兰都被殷小虎弄的烦躁不安,更不要说大夫了。

    “小姐呢?怎么不见小姐的人影?”

    “啊……姐姐先前被滨海的城守周大人家的小姐叫出去了。”

    “还好。”贺兰点点头。

    如今殷家正逢劫难,殷廉自己已经倒下了,若是他的这对儿女再出什么事情,他都没脸面对殷廉了。

    可是细细一想,突然现不对:“糟了,那城守周先和与那舟山是穿一条裤子的,他家小姐叫小姐出去,不会出什么事吧?”

    “啊……那周秀兰与姐姐平日常有走动,应该不会……不会有什么事吧?”

    “你现在先去把你姐找回来。”

    过了半饷,大夫脸色凝重的看向贺兰,贺兰连忙上到大夫跟前:“大夫,我家老爷的伤势如何?”

    “伤势奇重,他的脖子血管被破了,不过这倒还算是小问题,老夫自信有把握治好,可是他却身中奇毒,这毒我是闻所未闻,只能从其气味以及变化看出,这毒阴秽无比,异常歹毒,恐怕……”

    “恐怕什么?”

    “阁下,给你家老爷准备后事吧。”

    “你说什么!?”贺兰大怒,失控的抓着大夫的双肩。

    大夫惨叫一声,贺兰这才醒悟过来:“抱歉,大夫……我失态了,我家老爷没死,他不会死的,你再想想办法,求求你,再想想办法吧。”

    “无妨。”

    贺兰长相凶恶,大夫便是有不满也不敢表露出来,只是额头冷汗直冒。

    自己若是再说那些不中听的话,指不定贺兰会如何对付他。

    他也不是没见过这种人,可是殷廉身上中的毒,他的确没办法。

    “此毒已经深入五脏六腑,老夫医术有限,实在是难有妙手,不过老夫这有一株人参,当可吊住你家老爷三天的时间。”

    “那好,多少钱?”

    “你家老爷以前也帮衬过老夫,这人参便不收钱了。”

    大夫留下人参匆匆告退,贺兰更是六神无主。

    他虽然身手不凡,可是却不通医术。

    贺兰突然想到了石魃,只能又返回竹林。

    “石魃,给我出来。”贺兰大声喊道。

    这时候已经是夜色朦胧,竹林中迷雾缭绕。

    即便是常人也未必敢在这种时候进小树林,更何况这里还藏着一只怪物,一只真正的怪物。

    不过贺兰是何等胆魄,他心中笃定那怪物不敢伤他。

    “凡人,你去而复返作甚?真当以为我不敢杀你不成?”

    迷雾之中传来石魃的声音,语气非常的不爽。

    “我家老爷中了你的毒,快将解药拿来,如若不然,我便捏碎妖心,让你给我家老爷陪葬。”

    “那是噬骨寒心之毒,是石矶娘娘赏赐给我炼化的,我也没有解药,不然你将妖心还给我,我去找石矶娘娘索要解药如何?”

    “你去将解药拿来,我再将妖心还给你。”

    “虽然我的妖心可以拿出体外,可是却不能过十里范围,一旦过了这个范围,我必死无疑,又如何索取来解药?”

    “你休要蒙我,如果你不将解药拿出来,我便请白先生过来整治你。”

    “你……你便是请他来也没用,我没有解药就是没解药,杀了我也没用。”

    “既然如此,那我就去请白先生来,我倒是看看,你是不是面对他也如此强硬。”

    “去吧,反正我没解药。”

    贺兰这时候已经无可奈何,这事他也只能去求助白晨。

    贺兰找到白晨的院子,小心翼翼的敲了敲白晨的房门。

    “白先生,贺兰求见。”

    “进来吧。”

    贺兰推开房门,白晨看着贺兰:“贺兰,可有什么事?”

    贺兰突然跪在白晨的面前:“先生,贺兰求您救救老爷。”

    白晨愣了一下,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老爷被和怪物咬了,如今中了奇毒,大夫束手无策,我向那怪物索要解药,他说没有,如今能救老爷的,只有先生您了,请您救救老爷吧。”

    “果然……”白晨低声咕噜了一声。

    “什么?”8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