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五十一章 啥时候想通了来我床上候着
作者:汉宝      更新:2016-05-02 15:03      字数:4340
热门推荐:
    一丝柔光从窗外照进,白晨慵懒的伸了个懒腰,胸口处还在隐隐作痛,不过已经无关紧要。

    床边药尊者正趴在桌上小息,毒尊者则是直接在地上铺了个草席熟睡正咁。

    白晨伸手戳了戳药尊者,药尊者整个人都跳起来。

    在看到白晨醒来后,立刻大喜过望,一脚踹在边上的毒尊者:“毒老鬼,起来起来,白兄弟醒了。”

    毒尊者同样是猛的窜起来:“小兄弟,你醒了,身体如何?可有什么隐患,我们这便去为你开药炼丹。”

    “我昏睡了多久?”白晨调息探查着身体的情况。

    此刻体内还残留着几分煞气,不过已经不影响大局。

    可是自己这修为,怎么突然之间突飞猛进,居然已经是后天九阶巅峰,真气值直接到达20万整,而下面的几项数值更是出现奇怪的变化。

    修为等级:后天9阶。

    修炼内功心法:《悬壶济世功》下乘一品,成长值10/10/20

    寿元:100/100

    内力:2000000/2000000

    真气:200000/200000。

    煞气值:8/100

    龙魂:11

    龙力:35

    龙魄:40

    悟性:16+9+10

    火烙铁布衫圆满:800000/800000

    这个变化显然是让白晨有些不知所措,为什么生命值变成了寿元,而体质、力量、速度变成龙魂、龙力和龙魄?

    并且数值大幅度下跌,原本按照现在的修为,自己单是力量,至少就要有20万以上的力量,怎么变成了龙力,居然才35?

    “白兄弟,你昏迷了三天两夜,万幸你没有大碍”药尊者庆幸的说道。

    “不仅如此,药老鬼你没看出小兄弟有什么不同之处吗?”

    “咦?”药尊者先前都在担心着白晨的身体,所以没仔细观察,此刻才发现,白晨居然在短短三天的时间里,不仅修为大进,而且气息也变得浑厚无比,脸上表露出惊诧之色。

    “奇怪,白公子的气息似是进入了先天,可是这修为明明还是后天水准,怪怪怪……”

    “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多半是那位前辈有意为之的吧。”毒尊者意有所指道,药尊者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只要白兄弟没事就好,其他的事都不重要。”

    此刻白晨脑子乱糟糟的,也不知道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属性界面没变,可是这属性全变了。

    “戒杀大师。”白晨心头呼唤着戒杀。

    只是语气绝对是无比的恭敬谦卑,戒杀也回应了白晨的呼唤。

    “哼!你现在想起大爷了?”

    “大师,我这属性界面怎么全都变样了?这龙魄、龙力和龙魂什么玩意?”

    “谁让你胡乱修炼,不听我劝!”戒杀的语气还是怒气冲冲,显然还在为白晨先前的态度愤怒:“你知道这套外功法门是谁放在里面的吗?你知道这套外功法门给谁修炼的吗?”

    “你到底说不说?若是不说就算了,反正我的死活你也就别管了。”

    “告诉你也无妨,你这外功法门,不是给人练的。”

    “难道是给龙练的?”白晨看着整个界面,全是龙魄、龙魂、龙力的字样,不禁怀疑起这套外功法门的出处。

    “你猜对了,就是给龙练的!”戒杀的语气突然变得严肃无比:“不过不是给蛟龙练的。”

    “什么意思?”

    “这里面可就复杂了,你应该听说过,鱼化龙、虫化龙或者是蛇化龙吧,只要是鳞虫都是可以化龙的,它们所化的便是蛟龙,也被称之为蛟,而你这套外功法门,可不是鳞虫修炼的,而是给妖类修炼的,而妖类所化的可不是蛟龙,而是妖龙!”

    “我还是没明白,你说的妖类,是妖怪的意思?”

    “白痴,妖怪只是你们人类的说法,其实开了灵智的飞禽走兽,都算妖类一些兽类天生便具有灵根,稍加机遇便能开了灵智,这就称之为妖类,一类为飞禽走兽类,他们修炼便化为妖仙,还有一类鳞虫则化龙升天。”

    “我……我不会修炼成妖类吧?”白晨的脸一下子变得苍白起来。

    戒杀一阵沉默,许久才回应道:“我不知道。”

    “什么叫你不知道,你不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吗?”白晨急了,立刻在心中咆哮起来。

    “从来没有谁这么白痴,拿着化龙诀随便修炼,从来没有先例过,你让我说个屁啊。”

    白晨心头乱作一团,以前凡事都有戒杀做后盾,他早已养成了不懂就问的良好习惯。

    如今就连戒杀都无法解释,白晨的心头一下子跌入谷底。

    “那我现在怎么办?”

    “暂时没关系,妖道人途殊途同归,你就当换了个单位,龙魄、龙力、龙魂与以前的体质、力量、速度对应,只是称呼不一样,如果你不习惯,也可以看作一龙顶万力,也方便你做比较,不过我还是那句话,你如今修为不够,若是随意催动《化龙》,恐遭不测,所以切忌不可轻易施展。”

    就在这时候,屋外传来龙行与公孙沉星的声音,两人似乎的发生了争执。

    “她怎么在外面?”白晨听到声音,回头问道。

    “七秀那小妮子已经在这等了有些时间了,说是要见你,有几次强闯都被我两拦了下来。”毒尊者有些不快的说道:“这丫头真是烦人,白兄弟救她师妹一命,她怎么就不懂得消停,白兄弟要否我去打发了她?”

    白晨想了想,他也想看看公孙沉星要做什么:“算了,让她进来吧。”

    毒尊者点点头,打开房门,不一会公孙沉星便倩步走来。

    看她神色,那张绝美的俏容上,显露出几分疲色,看向病榻上的白晨,目光显得有几分涣散。

    白晨与公孙沉星沉默对视,两人都不说话,药尊者拉了拉毒尊者,两人悄无声息的走出房间。

    许久,公孙沉星才率先开口:“你醒了。”

    白晨几乎要怀疑,眼前这女人是否是他记忆中的公孙沉星,语气略带的几分腼腆,完全颠覆了白晨的印象。

    白晨带着几分诧异,上下打量着公孙沉星:“你没病吧?”

    这话一出,公孙沉星立刻暴露本性,脸上薄怒,目露凶光:“你才有病。”

    很快,公孙沉星便发现自己失态,不禁埋怨的瞪了眼白晨。

    公孙沉星发现,不管何时何地,只要是面对白晨,这个无赖总能在三两句间,便激起自己心头怒火。

    公孙沉星深吸一口气,稍稍平息心境,闪烁的目光再次落在白晨身上。

    “我是来兑现我的诺言的。”

    “你的诺言?什么诺言?”

    白晨脑子顿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想起来,那日公孙沉星求他去救纳兰如月的时候,所许下的诺言。

    公孙沉星此刻咬着牙,白晨那不怀好意的目光,轻浮的扫视着公孙沉星。

    公孙沉星感到浑身一阵难受,白晨突然咧开嘴,拍拍床榻:“来床上。”

    “死也不去,你杀了我好了。”公孙沉星铁青着脸色,眼中是果然如此的眼神。

    白晨耸耸肩:“既然不愿意,那就走吧。”

    白晨的答复,显然让公孙沉星有些错愕:“走?”

    “反正你也没打算履行承诺,我也没当真,咱们就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以后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我怎么可以背信弃义……”

    “那好啊,你若是什么时候想通,想要以身相许了,我随时恭候大驾。”

    “**!无赖!无耻!”公孙沉星又是一阵气急败坏,白晨的语气里,怎么说的自己这么低贱,似乎迫不及待的想要投怀送抱。

    若是有这么个贴身女仆,倒是一件幸事,可惜公孙沉星心高气傲,指不定哪天恼羞成怒,一剑剁了自己。

    既然如此,还不如直接说清楚,省的将来剪不断理还乱。

    只是心中略微小小的可惜,公孙沉星的冷艳与孤傲,偶尔也能在白晨的心中,激起那么一丝涟漪。

    “此事便算我欠你的,将来若是你有后悔之时……便……便来找我。”言尽,公孙沉星霞颊双飞,转身匆匆离去。

    这是白晨第一次在公孙沉星的脸上看到之中表情,不得不说,羞涩的公孙沉星是如此的秀气娇媚。

    “若是你师父说这番话就好了。”白晨心中不禁想起梅绛雪风韵尤佳的容颜,心头止不住的遐想无限。

    “如果你现在携恩图报的话,也许那小妮子真会以身相许。”戒杀不适时宜的说了一句。

    “放屁,老子是那种人吗?”

    白晨恼羞成怒的怒斥戒杀的这种无耻言论,顿了顿,又补充道:“成功率大么?”

    药尊者与毒尊者进屋,看着白晨那有些失魂的神色,眉宇间顿时露出意味深长笑容。

    “七秀的那丫头,倒是挺配白兄弟的。”

    “是啊是啊,论天资论身份论实力,都算是上上选,倒也不辱没小兄弟的身份。”

    白晨白了眼两人,若无其事道:“这几日我昏迷之时,可有什么事发生么?”

    “倒也没什么要事,绣气宗有个自称是你弟子的人来找你,不过据我所知白公子应该和那绣气宗没什么瓜葛,所以就被我赶走了。”

    白晨愣了愣:“我的弟子?他可说什么事?”

    两人见白晨目光闪烁,不禁担心起来:“他不会真是白兄弟的弟子吧?”

    “说是我的弟子倒不是,不过我的确是打算收他们入我无量宗,学几年炼丹。”

    药尊者与毒尊者应了声,脸上微微露出几分艳羡,只是又放不下身段。

    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万花谷最尊崇的两个长老,只是如果像那些后辈一样,跟着白晨学炼丹,又拉不下这脸面。

    先前白晨虽然教他们一些炼丹手法,可是在他们看来只算是相互交流。

    可是拜师学艺可就不一样了,白晨看了眼两人:“如果两位前辈以后有时间,多来无量宗走动走动,也帮小子教导教导那些新手。”

    两人眼前一亮,拜师是一回事,可是如果能够经常走动的话,未尝没机会多探讨一些炼丹手段。

    “这自然是好,只要白兄弟不嫌弃我们两个老家伙,我们自会多去蹭饭。”

    当然了,蹭饭也是讲究水平的,就他们两人的身份,去谁那蹭饭,谁都会敞开大门迎接。

    就拿龙虎门来说,龙行巴不得两个老头一辈子在这蹭饭。

    “对了,我见那绣气宗那小子来的时候,脸色有些匆色,似乎是发生了什么要事,要否我们两个老头代白兄弟走一趟?”

    “些许小事,就不劳两位前辈了。”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