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四十五章 打虎
作者:汉宝      更新:2016-05-02 15:03      字数:4103
热门推荐:
    这白额虎可不是幻象,是真实存在的,只不过是被秘术封在武图之中,而且常年以灵气灌养,比之普通的猛虎更加凶悍。

    白额虎似乎也察觉出白晨不是普通猎物,没有着急上前,而是在白晨面前渡来渡去,似乎是在找寻机会,偶尔发出威胁的咆哮。

    龙行此刻焦虑不安,如果白晨在自己门中遇害,他背后的门派,会不会将仇恨转嫁自己头上?

    可是此刻上去,也只是送菜,他虽然不精杀阵,可是知之甚详。

    这只白额虎肯定不是高枫自己封进去的,看这个头,看这年岁,恐怕有些年头。

    而且这威势狂澜无匹,恐怕在封禁武图之前,就是一头虎王。

    白晨此趟恐怕是凶多吉少,这让他不禁暗恨起高枫,脸上不满之色更浓。

    不只是龙行,龙虎门弟子也是如此,再加上白晨刚从白额虎面前,救下自己同门,对白晨的好感更甚从前。

    只是如今白晨独对白额虎,所有人都不看好他,每个人的手心都拽了把冷汗。

    终于,白额虎高昂虎啸一声,势如破竹般扑向白晨。

    白晨立刻感觉临山崩塌般的威势,脚下青白砖已经被踏破,身如狂风席卷而来。

    心中骇然白额虎凶悍,更加不敢大意。

    “喝啊——”只见白晨双臂似是燃起真火一般,轻喝一声,如出膛利箭破空而出,迎向白额虎。

    噗——

    只在眨眼间,白额虎与白晨已经撞在一起,白晨双臂顶着白额虎右前肢。

    只是这单爪,就已经让白晨使出浑身解数,也只是堪堪撑住。

    不过白晨的火烙铁布衫可不是单纯的坚韧,还有如烙铁一样的高温,白额虎再如何凶悍,也是血肉之躯。

    霎时间,白额虎爪子上的肉颠已经发出焦声,空气中居然传来肉香气息。

    白额虎立刻大怒狂吼,另外一只爪子猛的拍在白晨胸膛上。

    白晨顿时跌飞出去,可是这一拍在白晨身上,白晨可是遍体火烙,纯粹就是一个刺猬。

    白晨摇摇摆摆的站起来,嘴角挂着一道血丝。

    对白晨来说,这一拍绝对是伤筋动骨,就算有铁布衫护体,也让他体内气血翻滚,难以平顺。

    铁布衫虽然对物理攻击有非常强的免疫力,可是不是绝对的免伤。

    如果超过铁布衫本身承受的极限,白晨一样会受伤。

    可是白额虎也不好受,双爪全都被烫伤,两个爪子上的肉垫差点被烤糊,这让它的站姿有些奇怪,两个前肢不时的交换落地,看起来极其难受。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眼中满是震撼,他们可从未见识过这种狂野的战斗方式。

    每个人都被白额虎的凶猛,以及白晨的悍然所慑服。

    白晨抹去嘴角血迹,摸了下胸口,感觉胸腔内断了几根肋骨。

    白额虎朝着白晨发出怒声咆哮,对白晨充满敌意。

    终于,双方在短暂的对峙后,再次发起对冲。

    没有任何的花哨,没有任何的技巧,纯粹血肉的对拼。

    白额虎疾如风,白晨劲如火,电光火石之间,双方再次冲撞在一起。

    白额虎血盆大口一张,直接将白晨半个身躯咬在口中。

    呼——

    所有人都大惊失色,龙行更是脸色苍白,心头暗叫:“完了……”

    可是还不等众人回过神,白额虎突然又松口。

    白晨趁机一记虎口拔牙!

    抓着白额虎一对剑齿用力一抽,在白额虎哀嚎中,一对獠牙利齿被连血带肉的拔起,同时反手一送,直接送入白额虎的双瞳。

    惨失双目,白额虎立刻暴怒的将白晨再次拍飞,整个身躯胡乱的挣扎着,想要拔出严重的獠牙。

    这次白晨不再犹豫,再次站起来扑向白额虎,整个人都骑在白额虎的脖子上。

    一拳!

    两拳!

    每一拳都带着血肉横飞,每一拳都是火光四溅。

    白额虎最初还能挣扎几下,可是随着这一记记的重拳落下,白额虎的声音开始势微,渐渐平息下来。

    只有在白晨落拳的时候,还能偶尔的看到白额虎抽搐一下。

    “住手!!”高枫终于看不下去了。

    这白额虎如果被杀,那就等于这个虎寅阵彻底废掉,再想施展虎寅阵,只有再抓一只,而且还要很久的培育时间,非一般损失能言。

    白晨此刻满脸鲜血淋漓,双目赤红如血,站在瘫地上的白额虎身上,如地狱修罗般可怖。

    “你若是敢杀我派灵宠,便是与我大珈蓝山为敌!!”高枫依然傲慢凛然。

    似乎只要搬出大珈蓝山,对方必定俯首称臣。

    可惜,白晨根本就不予理会,突然抬起一脚,猛然踏在白额虎的脖颈上。

    白额虎发出一声悲鸣,彻底没了声息。

    “你……你!你敢杀我灵宠!你不想活了?”高枫怒火中烧,整个人气的颤抖不止:“你完了!你完了……你这贱种……你死一百次,也抵不上我的灵宠!我会让你死!让你死的很难看!”

    “够了!!”龙行终于抑不住怒火,怒喝一声。

    高枫瞬间哑火,可是又不甘的怒火道:“龙掌门,你这什么意思?他杀我灵宠,他杀了我的灵宠!你可知道这灵宠可是我师父百年心血所驯养,每日灌以灵气,就是他十条命也抵不上我的灵宠!”

    此时就算是龙虎门的弟子,都已经看不起高枫。

    这种输不起的人,让他们最是鄙视。

    输了便搬出师门,居然还有脸自称大珈蓝山核心弟子。

    同时对白晨更是崇拜的无以复加,不得不说,刚才那一场人兽对决,看的他们热血沸腾,那种铁血战风让他们心头澎湃不已。

    其实白晨刚才赢得也是极为侥幸,如果白额虎有点理智,没有用口咬他,恐怕也不会败得这么惨。

    白额虎这种扑杀对于普通的对手或许是必杀绝技,可是对白晨施展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还没等它合上下颚,就已经把嘴巴烧糊了,不得不将白晨松开。

    “你若是不服,大可再来一场!”白晨冷笑,他最不怕的就是威胁。

    管你什么门派,在白晨眼里狗屁不如。

    高枫眼中杀气腾腾,恨不得将白晨碎尸万段,可是却没有继续开口,显然是将白晨恨透了。

    这时,一声轻斥传来:“无耻之徒!”

    白晨回过头,发现公孙沉星不知何时,已经站在练武场外,也不知看了多久。

    公孙沉星依然是万年不化的寒冰,特别是看向白晨的时候,更是杀气腾腾。

    龙行看到公孙沉星到来,立刻换了神色:“公孙姑娘怎么有空来我龙虎门做客?”

    见龙行迎来,公孙沉星的脸色才稍稍淡了冷意,抱拳道:“龙掌门,我听闻万花谷两位尊者在贵门做客,特来求见两位尊者的。”

    一听说公孙沉星要见两位尊者,龙行脸色犯难:“这……两位尊者吩咐过龙某,在二老闭关之时,任何人都不见,在下恐怕无法答应公孙姑娘的要求了。”

    公孙沉星有些着急:“龙掌门,小女实有要事求见,请龙掌门行个方便,我七秀定当记住你的这个恩情。”

    龙行同样犯难,他是千求百请,才请到两位尊者。

    而两位尊者千叮万嘱,在他们闭关之时,任何人都不能去打扰。

    就连送餐都只能放在门口,这时候去找两位尊者,恐怕会直接得罪他们。

    这时候高枫走上前,此刻的他已经恢复风采,对公孙沉星施以飒然笑容:“这有何难!公孙姑娘只管放心,我想两位尊者看在我的薄面上,不会拒绝的,对吧龙掌门!”

    公孙沉星看到高枫出面,略带几分感激,她与高枫倒是认识,有过几分交流。

    对高枫谈不上好感,不过也说不上厌恶,所以此刻高枫能够为她排忧解难,她还是相当感激。

    “那便多谢高公子了。”

    龙行脸色犯难:“这……”

    “龙掌门若是觉得为难,那高某便亲自去,也不劳烦龙掌门了。”

    在公孙沉星来后,高枫就已经忘记了白晨的存在。

    或者说是故意不去提及白晨,毕竟刚刚败在他的手中,白晨又对他的身份不以为然,这时候再提及白晨,只是自取其辱。

    “公孙姑娘,这边请。”高枫直接绕过龙行,做了个很风度的请。

    龙行脸色阴晴不定,高枫这样做,已经是喧宾夺主的举动。

    可是如果他再阻拦,得罪的可就不只是高枫一人,还有七秀。

    公孙沉星冷冷的瞥了眼白晨,绕过白晨顺着高枫的指引,进了后院大门。

    最终,龙行只能妥协,毕竟如果他还在这里强硬,高枫一样会蛮横带路,他同意不同意,意义不大,反而会撕破脸皮,到时候得罪的可就不只是两位尊者,就连大珈蓝山和七秀都得罪了。

    来到两位尊者闭关的院落外,龙行示意两人停下:“公孙姑娘,还请稍等,我先去两位尊者那通报一下,毕竟两位尊者在闭关中,若是贸然打扰,恐怕不妥。”

    公孙沉星点点头,她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而且还是有求于人。

    龙行叩了叩院门,轻声唤了声:“两位尊者可有空闲?”

    这时候,院中传来毒尊者不快的声音:“没空,滚……都滚!叫外面的人全部滚!”

    毒尊者的语态一点都不客气,直接让龙行领着所有人滚蛋,显然是已经知道外来的人不少。

    龙行苦笑,回头看了眼公孙沉星,公孙沉星脸色着急。

    “毒前辈,晚辈七秀公孙沉星,还请您赏脸一叙。”

    “不见不见!老夫没那闲工夫,就算你家掌门来了也不见。”毒尊者可不会与公孙沉星客套,一方面是他就这脾气,而且万花与七秀齐名,他的辈分又高,更不需要对公孙沉星客气。

    高枫轻吭了一声,趾高气扬的走上前:“毒尊者前辈,晚辈大珈蓝山……”

    “滚!!”突然,院落之内爆发出一声惊天巨响,高枫话没说完,身体就如遭受重击一般,连退几步,脸色一阵青红,心胸无法平复。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