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四十四章 欺人太甚
作者:汉宝      更新:2016-05-02 15:03      字数:4014
热门推荐:
    相比起高枫的四处树敌,白晨在龙虎门的名声显然要好上一百倍。

    不过,对于白晨与高枫的冲突,显然大部分人都不看好。

    “白公子这下有难了。”一个龙虎门弟子低声咕噜着,看向白晨的目光里,带着几分同情。

    “是啊,对方可是大珈蓝山的核心弟子,根本没什么好比的。”

    “谁说不是呢,你没看到大师兄前两天的时候,就被高枫羞辱的体无完肤。”

    “白公子也是不懂得隐忍,此刻哪怕低头,最多也只是被他羞辱一番,可是如今这僵局,如何下台?”

    “不过这高枫也真是目中无人,不就是仗着自己是大珈蓝山的核心弟子,便一副天下第一的嘴脸。”

    “说这么多有什么用,谁让他有得意的资本,我们龙虎门在清州城虽说是第一大派,可是也只是大珈蓝山的支派而已,便是高枫这样的弟子,都能对我们指手画脚。”

    诸弟子对两人的对峙品头论足,不过大致上对白晨都是抱着同情与可惜的态度,没有人觉得白晨能有胜算。

    就算是龙行也是如此认为,高枫虽然目中无人,可是他确实有这个实力。

    即便是龙虎门中精通武图阵法的三个长老,也没有一个在武图阵法上的修为,能与高枫相比。

    更何况高枫的手中拿着的那本《演武图》,那可是大珈蓝山多代掌门流传下来的。

    据传谁若是得到《演武图》,那便是大珈蓝山下任掌门的人选。

    如今高枫手持《演武图》,更说明其师门对他的器重与厚爱。

    “鼠辈,让我看看你家长辈教了你什么东西!”

    高枫正愁没人给他练手,他来龙虎门几天的时间,龙虎门的弟子,全都躲着他。

    如今正好碰上白晨,虽然恼怒白晨的态度,可是也是暗自高兴,总算遇到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给他立威。

    “高公子,白公子没那意思,就不要伤了和气了吧。”龙行不愿两人闹僵,毕竟自己的计划还要依仗两人合作,任何一方落败,都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而且他也不觉得白晨能够有所胜算,特别是以高枫的心性,绝对不会点到即止。

    可是高枫傲慢的瞥了眼龙行:“和气?我与他有何交情?伤了和气又如何?龙掌门,你觉得是我不对咯?”

    面对高枫咄咄逼人的态度,龙行面露苦涩,不禁看向白晨。

    “白公子,这……”

    “莫不是我一脸老实,谁都可以欺负一把?”白晨笑望着龙行,虽然脸色平静,可是心中已经动怒。

    昨夜的怨气,此刻也完全涌上心头,双目中放着冷光,凝视着高枫,显然是动了震怒。

    高枫张口闭口都是鼠辈鼠辈的叫,便是佛也有三分怒,更何况白晨的脾气本就不怎么好。

    “人贵自知!区区鼠辈……”

    高枫话没说完,白晨突然一拳挥来,这一拳带着几分火光,拳心已经如烙铁般赤红。

    高枫心头一跳,连忙伸掌相抵,可是他还是小瞧了白晨的力道。

    这一拳的力量,堪比先天高手一击,无与伦比的拳劲,再配合溶贯一切的热浪。

    直接将高枫击退三丈外,高枫双手发麻,脸色惊怒难定。

    “你……你偷袭!?”

    龙行倒吸一口凉气,白晨这一拳虽然不是对他施展,可是刮面拳风还是让他心惊不已。

    便是自己的先天修为,恐怕也难接这一拳。

    看白晨右臂整个都像是烧红的烙铁,更是看的惊诧不已。

    “这是什么武功?”

    虽然龙行知道白晨武功不弱,特别是龙图笑曾经谈及过,白晨那夜与阴无情对决的经过,可是如今看白晨的气势,才明白自己是小瞧了白晨。

    若是刚才换做是自己,恐怕真要一击就要被白晨得手。

    这让龙行对白晨不由得重视了几分,一直以来,龙行都对白晨有一种轻视。

    即便是后来龙图笑细致的解剖过白晨的实力深浅,龙行也没有对白晨的实力有过太多的关注。

    可是此刻他才明白,自己所轻视的对象,拥有足够与自己平起平坐的资格。

    不过更让他惊讶的还是高枫,白晨这一记突然出手,势如破竹却没有对高枫造成任何的伤害。

    这位大珈蓝山千年来最出色的弟子,果然名不虚传。

    高枫抬起双臂,看着原本洁白如雪的袖口,此刻却被烙出一个拳印。

    这对原本极其注重仪象的高枫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高枫的脸色已经露出扭曲,看向白晨更是充满杀机:“找死!”

    高枫翻开《演武图》第一页,随手一撕,手中黄色纸页似是带着几分杀伐,落在白晨面前。

    “杀!”

    白晨知道武图阵法诡谲,不敢大意,连退两步。

    突然之间,周围的空气像是凝固一般,不待白晨多想,空气中已经凝聚出无数的剑锋指向白晨。

    龙行瞳孔猛然收缩,龙虎门众弟子也是倒吸一口凉气,全都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

    “杀阵!这是杀阵!”

    “好狠的手段。”

    武图阵法大致分为两个派系,一个是变幻莫测的幻阵,一个则是杀伐冲天的杀阵。

    其名称便可窥觑其意,杀阵存在的意义就在于杀伐,每一种杀阵,都代表着一种残酷的杀敌手段。

    龙虎门主修幻阵,所以对于杀阵,才会如此的惊诧。

    不过龙行的眼界最广,他不仅是看出这是杀阵,更是发现高枫所施展的,乃是杀阵中的万剑决。

    虽然高枫所施展的万剑决,范围不大,可是绝对是杀阵之中,最为凌厉的几种杀阵之一。

    被万剑决所包围的对手,非死即伤,更要承受万剑穿心之苦。

    “高公子,你太过……”

    “龙掌门,是这鼠辈先偷袭与我,难不成我还要忍气吞声不成!你若是再多说半句话,便是与我大珈蓝山为敌!”高枫毫不客气的瞪向龙行。

    一时间,龙行哑口无言,铁青着脸色看着高枫。

    高枫不理龙行,右手指向杀阵之中,操纵着万剑,指尖轻轻一挥,万剑立刻受到牵引,朝着白晨封杀过去。

    白晨心头也是震撼,不过并不慌乱,轻喝一声,周遭的温度徒然上升几分。

    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像是烙铁一般,就似地狱爬出来的燃着业火的修罗。

    万剑在同一时间,刺在白晨的身上,可是每一柄剑锋,都只能在白晨的身上荡起火花,对于白晨来说,分毫未损。

    嘶——

    所有的龙虎门弟子,全都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白晨。

    他们可从未见识过这等奇功,有些弟子甚至怀疑,这是否是武功的范畴。

    白晨的火烙铁布衫是中乘外功法门,对于这些一辈子都未必见识过外功法门的弟子来说,中乘外功法门,无异于传说一般。

    龙行的双目炽亮,似是想到了什么,可是又有些难以置信。

    这绝非下乘的武功范畴!

    就算是那些顶尖大派,后辈弟子也鲜少能够接触到中乘武功,除非是那种暗中培养的天才弟子。

    那些大派之中的长老或者掌门,私下里培养的,专门用以接任自己位置的弟子,才有可能得到这种高级的武功。

    这让龙行不禁担心起来,与高枫交恶,是否会影响到龙虎门与白晨背后门派的关系。

    高枫也愣住了,他没想到白晨居然如此轻易的破掉他的杀阵,而且还是以这种匪夷所思的方式破掉。

    这让他不禁低头看着演武图,翻开第二页的手停在半空中,眼中似有犹豫不决之色。

    白晨已经感觉出,这万剑决对他的威胁不大,所以也就放开手脚,就如一辆刹不住的悍马冲向高枫。

    高枫脸色微变,立刻拉开与白晨的距离,手中也不再迟疑的撕开第二页武图抛向白晨。

    那纸页在半空中稍稍辗转,徒然间化作一头三丈长的白额虎,这白额虎目似铜铃,身体就如卡车一般庞大,四肢利爪更如剑锋般,地面都被白额虎的利爪抓出痕迹。

    白额虎仰天长啸一声,全身鬃毛立刻竖立起来,血口处一对獠牙闪烁着嗜血银光。

    “虎寅!”龙行脸色剧变,立刻朝着周围围观弟子大叫:“退!全部退!”

    可是龙行的提醒太迟了,只见那只白额虎往身边利爪一挥,一个龙虎门弟子惨遭分尸。

    这可把龙虎门弟子吓得不轻,他们何曾见过这等凶兽。

    白额虎虎威一震,两个弟子吓得腿软,偏偏还立在白额虎身前不足一丈。

    “该死!”龙行怒火难掩:“高枫,你还不控制住这头畜生!!”

    高枫此刻是有苦难言,他施展这虎寅阵,已经耗去他十之**的内力,此刻哪里还有能力控制白额虎。

    这虎寅阵本是他师父给他防身之用,先天初期的高手遇到虎寅阵,都要绕着走。

    他也是一时脑热,这才不顾后果的施展虎寅阵。

    这头白额虎被封在武图之中,早已嗜血**,再少了人操控,更是凶性大发。

    “快退出百丈范围!”龙行大喝一声,除了那两个吓傻的弟子,其他弟子已经奔逃出去。

    这是虎寅阵的范围,白额虎是出不了这范围的。

    只是那两个弟子,龙行叹息一声,只能放弃那两个弟子。

    即便是他,面对这头凶兽也无力对抗,能够自保便已经是万幸,想在虎口下夺食,无异于痴人说梦。

    白额虎再次举起右前爪,朝着那两个弟子扫去。

    突然,一股热浪扑向白额虎,那白额虎感觉到威胁,立刻抽身退了两步。

    只见白晨已经挡在那两弟子面前,白晨不知道这白额虎有多凶狠,不过见死不救的事情,他也做不出来。

    “你们两,还不逃!”白晨低吼一声,回过头盯着白额虎,胸口微微起伏。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