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三十五章 无量功德
作者:汉宝      更新:2016-05-02 15:03      字数:4302
热门推荐:
    一个衙役被吴良道推到门前查看,那衙役一脸土灰,小心翼翼的走上前。

    原本厚实牢固的地牢铁门,此刻正凸出一块,似乎是被铁锤重碾后的痕迹。

    “大人,这……”衙役转头对吴良道答复,可是还未等他说完。

    整个铁门突然又发出一阵巨响后挣脱墙延,狠狠的砸在衙役的身上。

    吴良道大惊失色,连忙把身边的几个衙役都挡在身前,露头偷看了眼那个被铁门砸烂的衙役,咽喉中一阵干呕。

    抬头看去,地牢外正站着一个低着头的黑衣人,这黑衣人的身上,冒着一丝丝的黑烟,似乎是身体被烧着了一样。

    “大胆!你……你是什么人!?”吴良道鼓起勇气,大喝一声:“你可知这是什么地方,容得你撒野?”

    黑衣人抬起头,双瞳闪烁着赤色火光,蒙面巾外露出的皮肤也像是燃烧了一般,表露出暗红色的火焰纹路。

    这个像是怪物一样的黑衣人,让吴良道最后一点勇气都消失了。

    “上……杀了他……”几个衙役在吴良道的推搡下,踉跄的朝着黑衣人冲去。

    黑衣人也在同一时间动了,就如一道黑色旋风,迎向那几个衙役。

    突然,关东天大叫一声:“小心!!他们是武一刀和武二刀!”

    他可是知道,这几个衙役中的两人,可不是普通的衙役。

    他们都是江湖上杀人如麻的恶棍,因为犯了事后在江湖上被各门派通缉,最后被吴良道收留。

    关东天也是栽在这两人手中,这两人虽然穿着衙役的衣服,可是修为却是相当不俗,全都是八阶的高手,而且两人联手施展的一套合击刀法,更是威力无穷。

    关东天连十招都撑不过,就已经败在两人联手之下。

    黑衣人似乎也已经看出衙役中,其中两人的身形与普通的衙役不同。

    虽然他们刻意的保留自己的实力,躲藏在衙役之中,可是他们的目光却相较于普通衙凌厉许多。

    没有普通衙役的那种畏缩与躲闪,步伐也是飘忽不定。

    不过黑衣人却一往无前,直接朝着吴良道冲去。

    黑衣人的这个举动可把吴良道吓得不轻,吴良道大惊叫道:“快,快保护我……”

    其他衙役反应不及,可是武一刀和武二刀兄弟可是见机的妙,眼见黑衣人不理他们,立刻抓住机会,手中精炼大刀已经劈到黑衣人的面门。

    只见黑衣人突然抬起双手,迎向两人刀锋。

    武一刀与武二刀心头一喜,原本还以为黑衣人会退走,没想到黑衣人居然想凭肉掌挡住自己二人快刀,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叮当——

    两声金属交击声在地牢中荡开,双刀与那对肉掌交击在一起,溅起点点火星,就像是铁锤打在烙铁上一样。

    武一刀与武二刀都是一愣,双臂发麻,他们可是亲身感受到那股反震力之大,让他们双臂几乎难以抬起,原本精铁打造的双刀,已经扭曲的不成刀型,刀锋处更是缺了一口,像是砍在铁块上一样。

    就在他们愣神之际,黑衣人已经扑杀上来,双臂一揽将两人的脖子揽住。

    两人终于流露出惊骇之色,张嘴想要求饶,可是黑衣人哪里容得两人开口。

    咔嚓——

    两声骨骼的粉碎声后,黑衣人如丢破布般,将两人的尸体丢弃在吴良道的面前。

    “挡……挡住他……”吴良道大骇,可是那些普通的衙役看到此情此景,哪里还有勇气继续为敌,一阵惊叫后,已经一哄而散。

    黑衣人也没有阻拦他们的意思,一步步的走向吴良道。

    吴良道已经吓得步步退缩:“朋友……大侠,我们有话好好说,你要多少钱?只要你……”

    突然,吴良道的身边传来关东天的声音,不知何时,吴良道已经退到关东天的身边。

    “狗官,去死!”

    吴良道只感觉咽喉一痛,被绑在刑架上的关东天一口咬住吴良道的脖子。

    “啊——”吴良道惨叫一声,脖子上血流如注,喷溅出的鲜血将关东天原本就狰狞的面容侵染的更加可怖。

    “放……放……放开……我我不不想……死……”

    关东天突然用力一扯,吴良道已经软趴趴的倒在地上,半边的脖子被以最血腥的方式撕掉。

    噗的一声,关东天一口吐掉嘴里烂肉,啐骂一声:“这狗官的肉真他娘的馊。”

    这黑衣人自然就是白晨,他也被关东天的这股狠劲吓了一跳。

    不过他还是相当佩服关东天的,他可是在地牢上观察了半个晚上,不论什么样的酷刑,都没让关东天的脾气软下来,累趴下几个衙役,他还是精神奕奕的叫骂。

    白晨自问没关东天的这种狠劲,如果这种人在地球上,只会被当作悍匪,可是在如今的白晨眼中,他就是侠盗。

    比起那些传说中的大侠,更具侠义精神,这种人才是白晨最佩服的。

    他才是真正的大丈夫!

    “听说你劫了三百万斤官粮。”白晨刻意的压低声音,目光灼热的盯着关东天。

    关东天看了眼白晨,眼中露出一丝不屑:“原来你也是冲着那三百万斤官粮来的,你还是死了这条心,老子死也不会说出那批官粮的下落,你要是个男人,就给老子个痛快。”

    当——

    白晨已经扯断关东天的铁锁,将他从刑架上放下来。

    一失去束缚,关东天身体一软,差点趴在地上。

    白晨单手一抓,已经将身材高大的关东天抗到肩头,转身便步出地牢。

    身后传来一阵喊杀声,那些逃走的衙役已经找来追兵,不过在这夜幕之下,那些普通的官差哪里追的到白晨,几个翻墙后便已经消失在夜幕之下。

    “放下,老子不需要你救,你以为救了老子,老子就要对你感恩戴德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一个庭院内,白晨这才将关东天放了下来。

    龙图笑已经从屋内迎了出来,他与白晨还算相熟,虽然白晨蒙着面,可是身材并不难辨别。

    “白兄弟,你这是去哪里逍遥去了,这身打扮。”

    “去衙门地牢,杀了个狗官,劫了个人犯。”白晨扯下黑巾,露出本来面目。

    “嗯?你是关东天?我听说过你的事。”龙图笑有些诧异,作为江湖中人,自然不会相信市井里的那些流言。

    “你们什么人?”关东天警惕的看着两人。

    “你不用管我们是什么人,我现在有件事要交给你去办。”白晨看了眼关东天,又转头看向龙图笑。

    “嗯?”龙图笑疑惑的看了眼白晨。

    “我手上有一批千万斤粮草,你帮我送到西州去,不管是用什么手段,你给我赈济西州受灾的百姓。”

    白晨这句话一出,龙图笑傻了,关东天也傻了。

    龙图笑原本以为白晨收购粮草,为的是低买高卖,却从未想过,如此大手笔居然是为了赈灾。

    关东天也傻了,先前原以为白晨是冲着他手上的那批三百万斤的官粮,结果人家更是大手笔,居然自己掏腰包,拿出一千万斤粮草。

    其实白晨也一直在为,如何赈灾头痛不已,他可不懂得赈灾。

    如果把粮食交给官府,绝对会被吴良道那种狗官私吞。

    如今有关东天这种现成的苦力,他当然更愿意把粮食交给他处理。

    关东天既然愿意为了三百万斤官粮,连性命都可以丢掉,相信他不会私吞这一千万斤粮食。

    关东天看白晨的目光变了,突然跪到地上,狠狠的在地上嗑了三个响头。

    “老子这辈子没佩服过人,你是第一个。”关东天耿直的脾气,对于先前的不当言论更加自责:“这三个响头是给你赔罪的,先前多有得罪,是老子有眼无珠。”

    “磕头嗑完了,就给我连夜运出去,龙兄这一路上还要你龙虎门多加照顾。”白晨已经掏出一袋丹药:“这是余款,多谢了。”

    想要粮食安全送到西州,自然还要依靠龙虎门。

    龙虎门毕竟是靠粮食经商起家的,他们肯定有自己的安全路线。

    龙图笑看白晨的目光也变了,微微点点头:“别的不敢说,这批粮食就包在我身上,必定一粒不少的送到西州,少一两就从我一身烂肉补。”

    “有劳了。”白晨抱拳,心诚的对两人道。

    白晨突然拉住关东天,关东天此刻看白晨的目光,多少有些敬仰。

    在他的眼里,白晨就是那种年少有为,又心怀天下的少年侠士。

    能够自掏腰包,为一州百姓赈灾,绝对是侠之大道。

    如果白晨知道关东天心中所想,恐怕要羞愧的无地自容了,他最初的想法,也不过是为了解决自己的‘债务’。

    不过能够为灾民做出一点帮助,还是让他的虚荣心小小的满足了一番。

    白晨将三颗丹药塞到关东天的手中,低声道:“时间紧迫没什么时间让关大哥养伤,所以只能委屈关大哥了,这三颗丹药你就在路上服用,隔天服用一颗即可。”

    关东天重重的点点头,此刻他也感觉体力有些不支,虽然嘴上没说什么,可是身上的伤口火辣辣的极为难受。

    龙图笑目光锐利,一眼就看到那三颗丹药,可是一看到三颗丹药,瞳孔猛然一收,立刻惊呼起来。

    “十品小九转丹!”

    关东天也是一愣,手抖的差点没把丹药掉到地上:“小九转丹!?”

    这可是疗伤圣药,就这三颗小九转丹的价值,就不比自己劫的那三百万斤官粮差。

    “白兄弟,这……”

    “拿着,你这伤若不在路上养好了,怎么有力气去帮助那些受难的百姓。”

    关东天热泪盈眶,吭吭两声,硬是憋着没哭出来。

    “白兄弟,既然是赈灾,这旗号是你个人还是打着你们无量宗?”

    龙图笑心灵剔透,就算白晨是赈灾,应该也是有某种目的,比如说是让自己宗门的剩余响亮起来,他可不相信,一个人拿出一千万斤粮食只是单纯的善意。

    “不需要,最好什么旗号都别打,要不就打你们龙虎门的旗号好了。”白晨倒也没想那么多,随意的挥挥手。

    龙图笑的表情凝固了,脸蛋烫的无法视人,同时为自己先前的想法感到羞愧难当,任他绞尽脑汁,也不可能知道白晨的想法。

    在天道的眼里,行善就是行善,不管是怀着何种目的。

    哪怕是地球上,那些作秀的明星,至少人家捐款了,只要受灾的百姓得到帮助,那又何妨?

    “不过这批粮食规模不小,恐怕已经引起许多人的注意,所以白兄最好能帮我们一个小忙。”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