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三十四章 草莽才是真英雄
作者:汉宝      更新:2016-05-02 15:03      字数:3730
热门推荐:
    清州城的五大门派中,阴虚门排行第二,可是与近几十年才崛起的龙虎门不同,阴虚门常年霸占清州城魁首的宝座。

    论起底蕴,阴虚门才是当之无愧的娇楚,其门主阴绝情,近二十年来几乎没有动手,根本没有人知道他的实力如何。

    各派之间纷有传闻,阴绝情早已是先天高手,只是不愿暴露自己,且常年闭关修炼,所以才一直让龙虎门的龙行坐拥清州第一高手的头衔。

    即便是龙行,也对这个对手忌惮万分,即便阴绝情没有到达先天境界,他也不敢小觑,更遑论这二十多年未见,他是否有所突破,还未曾可知。

    再者说,阴虚门可不是龙虎门这样没有根基的小门小派,龙行更是知道,阴虚门乃是某个顶天大派在蜀地的代言门派,所以一直没有与阴虚门大动干戈。

    不过,龙行知道阴虚门可不像是表面上那么低调,一旦与阴虚门真正的开战了,阴虚门就像是从草丛中蹿出来的恶狼,一口将人的咽喉咬断。

    阴虚门的弟子不多,可是每一个都称得上独当一面的高手,在外界眼里,那些七阶、八阶的高手,在这里只能当作看门用途。

    在一座深严守卫的大殿内,阴绝情坐在主座上,一袭白衣长裳,肤色更是毫无血色,面容不似真实的年龄,看上去更像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唯有那双血红的眼珠子,闪烁着一道凶性。

    即便是听到下方的弟子,通报弟弟阴无情惨死于荒郊之外,阴绝情的神色也没有半分动容,始终冷漠的聍听着弟子的回复。

    许久,阴绝情才发出低沉的声音:“白晨……你可探听出此人来历否?”

    “弟子已经打听多方,此人似是凭空冒出来的一般,毫无头绪,可是一经出现便是极其强势,不论是身手还是炼丹天赋,甚至是武图阵法也是尤为出色,与弟子印象中的那几个大派弟子都不相同,应该与那几个顶天门派无关。”

    阴绝情的嘴角微微勾勒出一道弧线,眼中凶光炽涨:“既然与那几个顶天大派无关,那便好办!”

    阴绝情顿了顿,似乎是想到什么,又补充了一句:“不过还需小心行事,还未探查出此人来历之前,不宜于暴露我们的手段,去找个替死鬼。”

    “可是副掌门……”

    “那种废物死便死了,丢尽阴虚门的颜面,还暴露了阴虚门的秘术,死有余辜!”阴绝情对于自己的弟弟身亡没有一丝怜悯,甚至连脸色都未曾改变。

    与阴无情身上的诡异气息不同,阴绝情身上的气息散发着一丝寒意,就连说话的语气都充满了绝情绝义。

    下方弟子似乎见识不浅,感觉到阴绝情的冰冷之寒,立刻跪在地上:“恭喜掌门炼成无上秘术,清州城第一高手非您莫属。”

    阴绝情的眼中血光一闪:“只是清州城吗……”

    ……

    白晨发现,自己来清州城原本是为无量宗找寻一条出路的,可是这一圈下来,似乎把大半个清州城都得罪了。

    丹奇宗就不说了,阴虚门原本与自己毫无瓜葛,却莫名其妙的站在自己的对立面,铁卷派则是自己一手推到敌人的位置上。

    不过铁卷派成为敌人,是白晨意料中的事情,也是白晨的计划。

    如今的铁卷派已经没有太多的威胁,卓不凡虽然修为不弱,可是已是垂暮之年,慕三生更没有威胁,整个铁卷派如今所倚仗的不过是百年的底蕴。

    甚至不需要自己动手,铁卷派就要被那些虎视眈眈的对手蚕食,除非卓不凡能够突破先天,不过这个可能性几乎可以忽略。

    白晨没有回到客栈,因为少了拍卖行的暗中保护,在清州城内,白晨实在找不到安全的地方,唯有龙虎门内,似乎还能暂保自己的安全。

    至少,在自己与龙虎门的合作结束前,龙虎门不会对自己动手。

    与铁卷派的不快,并未影响到白晨的心情,倒是卓不凡和慕三生,估计该苦恼是否要对自己动手了。

    龙虎门的动作很快,不久前龙图笑已经通知他,粮草收购的差不多了。

    白晨正准备去龙虎门,此刻临近午后,清州城内的街道依然热闹非凡,繁华程度丝毫不亚于地球上的那些购物天堂。

    突然,街道尽头传来一阵宣亮的铜锣声,几个官府的衙役推着一辆囚车行来,沿街的路人老实的让开一条路。

    囚车上押解着一名大汉,满脸青札胡须,一脸横肉,看起来就不像是好人,双眼如铜铃般怒目圆睁,像极了佛门中的怒目金刚,嘴里塞着脏破的麻布。

    “此人就是西州巨孽关东天?”

    “没想到此人居然落网了,真是大快人心。”

    “是啊,听说此人纵横西州二十余年,杀人无数,百姓怨声载道,近日西州剧变,此人更是集结数百匪徒杀官府、劫官粮,无数百姓无粮可依,饿死无数。”

    白晨耳边听着身边围观人群的低议,不禁有些动怒,看向那巨匪更是多了几分厌恶。

    “这种人真该杀。”

    戒杀的声音在白晨的脑海中响起:“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什么意思?”白晨一愣,他以为戒杀应该与自己同样心思,最恨这种不顾生灵涂炭的恶人才对,怎么会与自己唱反调。

    “自己去看看不就明白了。”

    夜幕垂临——

    清州城官府地牢,原本阴暗潮湿的地牢,此刻灯火通明,偶尔伴随着几声皮鞭的鞭笞,以及沉闷的低吟声。

    关东天被绑在刑架上,一盆冷水瞬间将他昏厥的意识又拉回现实。

    两个五大三粗的衙役甩了甩手臂,一个晚上对关东天的鞭刑,没让关东天开口,反而累趴下几个同僚。

    一个衙役实在是受不了了,小心翼翼的回头看向身边的知府吴良道。

    “大人,这家伙嘴硬的很,小的实在没办法了,十八般刑具全用上了,他还是不交代。”

    吴良道抿了抿鼻头刺鼻的地牢气味,轻抚着山羊长须,一对三角眼中透着几分阴沉,冷声哼道:“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总之一定要把这逆贼的嘴巴撬开,一定要弄清楚那批官粮藏在什么地方。”

    关东天抬起僵硬的脖子,嘴里发出低沉吃力的笑声:“嘿嘿……吴老贼,你别做梦了,那匹官粮早就发放给那些受灾的百姓了,你一粒米都别想塞进口袋里。”

    “哼!你当我是三岁的小孩吗?虽然你劫了官粮,可是不足三天的时间,你如何将官粮发放给那些贱民?你快些说出官粮下落,也少受些皮肉之苦。”

    “我草你全家老小,老子不要痛快,老子就要你们这帮狗杂种伺候着,老子就是喜欢这调,我草你这狗腿子,停下来做什么,快给老子几下狠的,哈哈……”

    前面还有气无力的关东天,骂起人来却丝毫不见他势弱,反而带着一股狠劲:“来啊来啊,不会又怂了吧?”

    “抽!给我抽死这杂碎!”吴良道大怒,怒指着关东天叫囔道:“还愣着做什么!”

    吴良道一把抢过衙役手中皮鞭,借着一股狠劲,在关东天的身上连抽几下。

    鞭笞声大起,却盖不过关东天气势如虹的笑声,十几下的抽打,倒是吴良道先累趴下,平日里养尊处优的生活,何曾这么劳心劳力的干过粗重活。

    身边一衙役眼珠子一转,凑到吴良道耳边道:“大人,这么打也不是法子,小人倒是有个主意。”

    “说!”

    “这逆贼不是喜欢劫富济贫吗,这二十多年受他接济的平民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我们就把那些人都当作山匪同谋抓起来,在他面前一个个杀了,我就不信他能一直不开口,看着那些贱民死绝。”

    “这……”吴良道的目光不禁闪烁起来。

    “大人,反正西州的官差早就被关东天杀的差不多了,那些流离失所的贱民根本就无处可去,多几个少几个根本就没人管,若是消息走漏,我们便说是关东天的同伙抓去的,也不怕那些流言蜚语误伤了大人。”

    “好!此事便交由你去办,对了……留几个年轻标致的小丫头,本老爷要亲自审问,嗤嗤……”

    “我草你全家,有种你就跟让老子开口,别拿百姓说事,吴良道,我草你祖宗十八代……”

    关东天真的急了,吹胡子瞪眼睛的叫骂起来,这番表现不但没让吴良道迟疑,反而让他露出开怀笑容。

    终于抓到关东天的软肋了,也就意味着那三百万斤官粮到手,这让他如何能不高兴。

    原本那三百万斤官粮是朝廷运来西州赈灾的,可是却被西州的大小官员私吞,这才惹来关东天的一通乱杀,几乎把西州的所有官差杀绝了,还劫走了官粮。

    吴良道作为临近西州的清州知府,暂时接管西州事宜,这追讨官粮的事自然落到他头上。

    可是吴良道追讨官粮可不是为了赈灾,而是为了私吞,反正屎盆子已经扣在关东天和西州大小官员的头上,事后朝廷追查也查不到他的头上,反而是追剿关东天一伙有功。

    这一举多得的妙事,想到前程似锦的前程,还有那三百万斤官粮换成的银子,让他不禁飘飘然起来。

    “哈哈……你骂的越凶,本官越高兴,去……马上去带几个西州的贱民来,当着他的面杀了。”

    轰隆隆——

    突然,地牢的铁门发出一声轰隆巨响,这声巨响把地牢内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