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三十三章 谈崩
作者:汉宝      更新:2016-05-02 15:03      字数:3563
热门推荐:
    卓清妍的眼中闪过一道异色,对于白晨的表现,显然出乎她的意料。

    原本她还以为,白晨只是慕三生的普通朋友。

    没想到居然是深藏不露的高手,特别是白晨与纳兰如月对一招后,所表现出来的外功手段,绝对是让人眼前一亮。

    “白公子好身手,小女与如月还有事,就此告辞,再会。”

    卓清妍虽然对白晨另眼相看,不过为了避免纳兰如月与白晨的矛盾激化,所以拉着纳兰如月立刻离去。

    龙图笑笑呵呵的走上前两步,拱手道:“白兄好手段。”

    “雕虫小技,见笑了。”

    其实白晨心中也是一乐,这辈子总算有人说自己武功好了,绝对是破天荒第一次。

    进了武殿,慕三生先将白晨与龙图笑安置好,随后便告辞去找他师父。

    不一会,慕三生便与一老者同来,那老者看起来有六七十岁的样子,可是实际年龄已经超过九十岁,大限将至。

    一袭灰袍加身,俨然一副老书生的模样,发髻平梳垂放,飘逸随风的气质,很有几分隐世脱俗之气。

    脸上带着几分倦容,这是垂暮之象,唯独一双眼睛却是闪烁着精锐。

    “阁下便是白晨白公子吧,老夫铁卷派卓不凡,久闻公子大名,今日一见果真是气质非凡。”卓不凡爽朗的笑声,与白晨相互拱手行了个见礼。

    白晨心中却不敢苟同,自己这气质自己知道,哪里有什么气质不凡。

    如果说自己无赖**气质倒是真的,不过这种气质是在大学的时候留下来的。

    平日里散漫惯了,想改也改不过来,至少在这个世界上见识过的几个人物,都比他有气质。

    就算是秦有为那个纨绔子弟,也比他有气质,还有龙图笑、慕三生等人,更是有着特殊的气质风范。

    “小子白晨,见过卓老爷子。”

    “白公子能来本派,让本派蓬荜生辉,若是白公子不嫌弃,可在本派歇住些许时日,说不得还能对本门弟子提点一番。”

    “卓老爷子过谦了,小子何德何能,哪敢指点贵派高徒。”

    “白兄弟若是无德无能,那我们清粥四大公子恐怕连狗屁都不如了。”慕三生在一旁笑侃道。

    龙图笑在一旁微笑着,没有插嘴进去,只是心中对慕三生以及卓不凡却是相当的不以为然。

    在他看来,两人表现的太过谦卑,反而让他们与白晨的关系生分许多。

    作为龙虎门的接班人,龙图笑的能力可不只是局限于修为上,为人处事也是高人一等,不然的话自己的师父也不会将大任交到自己的手中。

    慕三生也是作为铁卷派的接班人,可是各方面还是有所不足。

    至少在对待白晨的问题上,就处理的相当的不妥。

    之前的事情龙图笑也听闻过,对待身份来历不明的白晨恶语相向。

    最终让他们的关系止于平淡,而现在又太过亲近,给人一种刻意讨媚之嫌。

    这种态度不会拉近彼此的关系,反而会让白晨觉得疏远。

    白晨很不习惯这种相互奉承恭维,偏偏又不得不这么客套,毕竟和他们不算熟悉,甚至连朋友都还不一定能做成。

    几番恭维客套后,众人才算坐下来谈正事。

    卓不凡没有开口,慕三生首先开口了:“白公子,你也应该知道本派目前的处境,如果不是被丹奇宗逼急了,也不会向你求助。”

    白晨当然知道,而且知道的非常清楚,因为他就是选择铁卷派到了走投无路的时候,才答应他们的请求。

    只有这时候,才能得到最大的利益,对于慕三生的苦楚,更是不以为然。

    这一切都是他自己种下的苦果,自然要让他自己来承担。

    当初白晨的确是抱着交朋友的心思,来结识慕三生的,可惜人家不领情。

    既然不领情,那就只能公事公办了,白晨看了眼卓不凡,卓老儿是腆着脸,依然自持身份,放不下语气求白晨。

    “不知道在下能给贵派什么帮助?”

    “如今丹奇宗还不敢将我铁卷派逼得太紧,老夫好歹也是九阶巅峰的修为,若是逼急了,大不了与他拼个鱼死网破,不过老夫大限将至,若是这三年之内未有突破,恐怕……铁卷派的前途堪忧。”

    龙图笑眯起眼睛,卓不凡想要灵动宝丹,先不说白晨是否会答应。

    铁卷派现在又是否拿的呼足够的资本,去白晨那求一颗灵动宝丹?

    龙图笑当然不希望白晨答应,毕竟清州城如今的局势还算稳定,一旦又出现一位先天高手,那么这种表面上的稳定,很快就会被打破。

    可是这时候龙图笑又不方便说话,难道对白晨说,如果你答应了卓不凡,那么龙虎门就与你决裂?

    以白晨的性格,绝对会不顾一切的帮铁卷派对付自己。

    “老夫也知道自己资质如何,能够达到如今的修为,已经是最大机缘,若想晋升先天,没有白公子的帮助,老夫是永无指望,希望白公子能够成全老夫,我铁卷派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客套归客套,可是这买卖是买卖,自己与铁卷派又没什么交情。

    白晨自然不会与卓不凡客套:“那我能得到什么?钱?我不缺,武功秘籍,我也有不少,铁卷派似乎没什么东西,能够让在下心动的。”

    对白晨来说,钱不是问题,至少有丹药在手,他实在没必要为钱担心。

    以清州城的各派炼丹水准,实在没有与他争食的资格。

    就算是丹奇宗也没这个资格,不过整个蜀地就不同了,比如说药尊者与毒尊者的万花谷,那可是一个屹立蜀地的庞然大物。

    万花谷与唐门同为蜀地两大门派,各拥半壁江山,这两个门派不只是对白晨,就算是龙形等清州城的掌门人来说,都是顶天的门派。

    虽然现在白晨与他们几乎没什么交集,可是防人之心不可无,这是白晨一直秉持的习惯。

    如果有一天无量宗触及他们的利益所在,难保他们不会对无量宗下手。

    而现在的无量宗,就小猫两三只,不管是那两个庞然大物,又或者是清州城的这些门派,都是伸伸手就能捏死的蝼蚁。

    卓不凡闪烁着目光,神色略有迟疑,他知道白晨所要的绝非钱财那么简单。

    可是他也明白,一旦他许下门内的利益,很可能是引狼入室,让他不得不防。

    “敢问白公子想要什么?”

    “释武石,我要那块释武石!”

    卓不凡与慕三生脸色具是一变,惊怒交加的看着白晨。

    就连龙图笑都惊愕的看着白晨,他也没想到白晨的胃口居然这么大,开口就是索要铁卷派的镇派之宝。

    这和挖人祖坟没什么区别,龙图笑不禁为白晨担心起来。

    同时暗自责怪白晨,居然提出这种要求。

    特别是卓不凡的老脸,更是冷沉无比:“白公子既然这么没诚意,那便请便吧。”

    慕三生目光闪烁不定,可是最终也没有开口。

    “那在下就告辞了。”白晨抱拳回了个礼,转身便走,根本就没有任何留念。

    反正白晨不急,要急的反而是铁卷派,是他卓不凡。

    如果他能舍得释武石,那么或许还有一线转机,可是如果得不到灵动宝丹,那么等待铁卷派的,可不只是失去释武石这么简单。

    占据着清州城大好的资源多年,已然让许多势力门派眼红不已,一旦卓不凡这个清州城的巅峰战力之一寿终,那么等待铁卷派的可不只是失去现在的一切这么简单。

    就算他们主动退出这些资源,这些年结下的梁子仇家,也不可能轻易放过他们。

    卓不凡显然是动怒了,盯着白晨离去的背影,眼中寒光闪动。

    “师父。”慕三生怕自己的师父这时候不顾一切的动手。

    如果在经历昨晚之前,他或许不会犹豫,可是看到昨夜白晨生生的撕裂阴无情后,让他对这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年轻人,感觉到一丝畏惧。

    特别是联想到他背后的势力,让他更加不敢轻举妄动。

    “此人并非表面那么简单。”慕三生将昨夜的事情说了一遍,同时也将自己的猜测说与卓不凡听。

    卓不凡越听越是惊讶,此刻白晨已经离开外殿,卓不凡的目光始终看着白晨离去的方向,脸上惊容不定,甚至是有点怀疑:“你说的可是真的?”

    “千真万确,此人修为怕是不在师父您之下,修炼的外功更是不同凡响,并非普通下乘武功,恐怕是其他地域的顶天门派在清州城的代言人,甚至可能是某个顶天门派的核心弟子在外历练。”

    卓不凡的目光闪动,脸色始终没有化开,阴恻恻的哼声:“便是那些顶天门派的核心弟子又如何,这里是蜀地,是清州城,不是他们那一亩三分地,便是强龙来了这地头也要给我趴着!”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