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二十四章 天灾面前人人有责
作者:汉宝      更新:2016-05-02 15:03      字数:3932
热门推荐:
    “这里就是龙虎门么?”白晨抬头看了眼大门上的牌匾,大门两侧是龙虎石像,两个弟子正守在大门外。

    龙虎门并不像是那些将门派安置在城外的门派,而是将门派开设在城内繁华地段。

    使得龙虎门更像是一个武馆,而不是门派,至少在白晨看来就是如此。

    “我找你们掌门龙行,麻烦两位通报一下。”

    两个龙虎门弟子已经挡在白晨面前,上下打量一番:“什么人,报上名来,有名帖吗?”

    开玩笑,这种下九流的角色也想见掌门。

    每天不知道有多少这种货色要求见掌门,如果掌门每个人接见,都不要修炼了。

    在他们看来,白晨就是个无名之辈,而他们站在这里,不只是为了看护大门。

    还有一个更主要的职责,那就是把那些没有必要的人挡在门外,比如说面前这个!

    “名帖没有,不过我可以保证,如果你们让我不开心,我也会让你们不痛快。”

    “小子,你以为你谁啊?”

    “老子又不是没见过大人物,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告诉你,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让不让进也是我们说的算。”

    “咦……这不是白公子,你怎么来了?”

    正巧此时龙图笑从身后走来,看到白晨站在门口,立刻兴冲冲的走到白晨面前。

    这两日他已经经过多番调查,知道白晨是无量宗的人,同时也调查过与丹奇宗的冲突。

    不过经过他与龙行推敲,觉得白晨的来历不只是这么简单。

    在无量宗之前,白晨的来历根本毫无线索,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

    可是无量宗自从他来了之后,居然硬生生的把无量宗的名头,在清水镇百里内打响。

    在白晨的身后,绝对不是一个人,很可能是个强势的势力,只不过是借着无量宗的名号而已。

    这种势力虽然隐在身后,可是绝对会有大动作,而无量宗的崛起,也是势在必行。

    不说其他的,单说一个炼丹大宗师,就足以让清州城的所有门派趋之若鹜。

    所以龙图笑与龙行想法一致,这种势力只能结交,而不能得罪。

    两个守门弟子看到龙图笑对白晨的态度,顿时露出惶恐之色。

    “大师兄,这……这位是你朋友?”

    “这是我们龙虎门贵客,你们是不是对白公子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了?还不给白公子赔罪!如果让掌门知道,打断你们的狗腿!”

    “道歉就不用了,给他们点不痛快就行了。”白晨笑呵呵的看着两个守门弟子,他可不是大度的人。

    龙图笑恨恨的瞪了眼两人:“自己下去领罚,去戒律堂领二十大板去。”

    有龙图笑的带路,白晨很快就进入内堂。

    龙行早已在内堂等候白晨到来,龙行的态度相当热情,白晨都有点招架不住。

    客套一番后,龙行才开口问道:“白公子今日怎么有空找我?”

    “我听说龙虎门的生意相当广泛,所以今次来,是与龙虎门做一趟买卖的。”

    “哦?买卖?”龙行眼睛闪着精光,别看龙行长的和渊龙一样五大三粗,可是心思慎密程度与渊龙那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白晨最引人注目的地方是什么?

    自然是丹药!

    对于清州五大门派来说,没有人会对丹药的买卖没兴趣,特别对方还是一位炼丹大宗师。

    “我想请问龙掌门,你们龙虎门最缺乏的十阶以下的丹药是什么?”白晨卖着关子,笑盈盈的看着龙行。

    龙行看了眼站在身边的龙图笑,摸了摸大胡子,沉吟道:“八阶洗经丹。”

    其实不只是龙虎门,可以说整个清州城,就没有不缺洗经丹的。

    就算是丹奇宗也是如此,因为丹奇宗也只有一个炼丹师,能够炼制出洗经丹,而且还是成丹率相当低的那种。

    洗经丹的作用,可以说是每个武修必不可少的,因为每个武修五阶后,气海的吐纳真气就会加大流量,也就导致需要更大的经脉。

    可是第一次洗经伐脉,是需要等到先天之后,才会进行的。

    就好比一个车流量庞大的道路,原本需要一条高速公路来容纳这种车流量,可是却只配了一条乡村小路。

    这样的结果自然而然的出现的修炼上的迟缓,导致修炼进展不理想。

    可以说每一个五阶以上的武修,都需要至少一枚洗经丹,可是许多的武修到了六阶、七阶,都得不到一枚,甚至有些武修九阶的修为了,也得不到一枚洗经丹,导致修为迟迟无法跟上节奏。

    事实上,一枚还只是最低限度,从五阶往上,每提升一阶,真气的流量都会增大许多。

    正常的情况是每次的晋阶都需要配备一枚,才不会影响修炼进境。

    可是就算是龙行这个掌门,都没这么奢侈过,当年他修炼到先天境界之前,也不过是服用过一枚洗经丹。

    如今门派中,有九阶修为的门人共计六人,八阶修为的十九人,可是服用过洗经丹的,只有两人。

    可想而知洗经丹的匮乏程度,整个清州城也只有丹奇宗的情况略微好上一点,可是也仅仅是好一点。

    白晨掏出早已准备好的锦盒,递给龙行,龙行小心翼翼的打开锦盒。

    一股浓郁的灵香,蓬勃而升,直冲龙行七窍心神。

    锦盒中拜访着十颗,闪烁着翠绿光彩的丹药,每一颗都如最动人的翡翠一般,令人魂牵梦绕,勾人心神。

    龙图笑倒吸一口凉气,瞪大眼睛,直愣愣的盯着锦盒。

    十颗!洗经丹!!

    “白公子,这是?”龙行拿着锦盒,已经放不下来了,手掌紧紧的捏着锦盒,大气不敢喘。

    白晨在来之前,自然是已经打听过了,不然也不会这么信誓旦旦的找上门。

    “敢问龙掌门,这十颗洗经丹价值几何?”

    “这……这……”

    龙行目光闪烁不定,他在打开锦盒的那一瞬,都有一种杀人越货的冲动。

    十颗洗经丹啊!这可是十颗洗经丹!

    不过很快的,龙行就把自己的邪念压下来。

    龙行虽然激动,可是他知道不能因小失大,与一个炼丹大宗师结交,其好处远比这十颗洗经丹更大。

    何况,白晨的身后还有一个,不知道深浅的势力。

    能够随便拿出十颗洗经丹的势力,就不是他们龙虎门招惹的起的。

    在沉思良久后,龙行终于开口道:“按照目前清州城的价值,十颗的价值超过两百万两。”

    龙行不断的打量着白晨的神色,如果白晨做出不满意的姿态,他会毫不犹豫的加价。

    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十颗洗经丹就摆在眼前,如果错失良机,这辈子都不会有这个机会了。

    虽说按照市价一枚洗经丹的价值在十五万左右,可是那是有市无价,平常就算拿着三十万两白花花的银子,也不见得能购得到一枚洗经丹。

    “两百万两。”白晨捏了捏下巴:“这个价钱还算公道。”

    龙行长长的吁了口气,两百万两龙虎门还算拿的出来,可是相比起十颗洗经丹,那绝对物超所值。

    “那么我就将这十颗洗经丹当作订金,龙掌门可愿意接下这单买卖?”

    “什么?十颗洗经丹是订金?”龙行与龙图笑全都吓了一跳。

    龙行很快就意识到:“白公子,你不是要卖钱吗?”

    “我知道龙掌门占着清州城九成的粮食买卖,有这方面的门路,我要龙掌门帮我购置一千万斤粮食。”

    “什么?你要用洗经丹买粮食?”

    “不行!”

    突然,厅堂外冲进来一女子,这女子白衣如雪,身姿婀娜,面容娇艳绝美,只是一双美目中像是要喷出火一般,怒瞪着白晨。

    “纳兰姑娘,你怎么来了。”龙行对于这个贸然闯进来的女子,表现的相当客气,那态度比起白晨还要客气。

    纳兰如月转头看向龙行,语气更是毫不客气:“龙掌门,我们先前说好了,你需要为七秀准备两百万斤粮草,如今你却想出尔反尔,真以为我七秀坊好欺负不成?”

    龙行苦笑,这不还没答应么?

    不过谁都清楚,龙行根本就无法拒绝白晨的要求。

    整个清州城凑起来,估计能有一百万斤粮草,这还是粮草,如果换成粮食,能余下五十万斤就算不错了。

    而最近西州遭遇地变,整个蜀地都用粮紧缺,平日里一两银子能换三四斤粮食,如今最多也只能换两斤。

    肯定要到其他州城进购粮食,整个蜀地的粮食加起来,应该能凑足一千万斤。

    如果答应了白晨,七秀坊那两百万斤粮草,肯定是无法供上。

    若是平常哪怕是拼着亏血本的买卖,龙行也会优先帮七秀坊解决需求。

    可是如今白晨却开出一个,他根本就无法拒绝的价格。

    龙行都有点恨白晨,你为什么非要开出这么诱人的价格,让我好生为难。

    龙行猜到白晨的目的,这是要囤积粮食,抬高粮食的价格,然后再行倒卖。

    这个世界可没有官府会去管谁囤积粮草,所以白晨的这种行为,虽然有些人不耻,却是无可厚非。

    “如果你能在三日之内,集齐粮食,我会在四十颗洗经丹外,额外的补上十颗洗经丹,作为酬谢,如果没问题,那么我们就这么商定了,如果龙掌门觉得不行,那我只能说买卖不成仁义在,希望我们下次还有合作的机会。”

    “龙掌门!!”纳兰如月急了,咬着银牙看着龙行。

    龙行为难的看了眼纳兰如月,嘴里终于蹦出一句话:“纳兰姑娘……抱歉了……”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