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二十三章 大买卖
作者:汉宝      更新:2016-05-02 15:03      字数:4233
热门推荐:
    “龙掌门。”药尊者与毒尊者相继回礼。

    白晨却看着来人,他知道来的便是龙虎门的掌门龙行。

    不过他没有答复龙行的索买,事实上在两个尊者开口之前,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炼制出的丹药是全阳丹,更不知道其价值所在。

    因为他目前的炼丹学等级,在几天的炼丹的过程中,已经让他升到了6级。

    所以炼制九阶以下的丹药,成功率100%,同时又加上墨痕增加的10%成功率,这多出来的10%成功率,会自动转化为丹药的品质。

    其次就是炼制过程,白晨使用了火中取栗、火上浇油以及回光返照三种炼丹手法,这三种炼丹手法,各自增加5%的成功率,也就是增加了15%成功率。

    两者加起来,一共提升了25%的丹药品质,这种丹药在白晨看来,应该叫做高品丹药,而如果品质超过50%则称之为超品丹药,因为超过50%的丹药已经超过五阶丹药的水准,到达真正意义上的六阶。

    只是没想到,这高品丹药的价值,居然到达数万两。

    要知道普通的六阶丹药,也就在一万五千到两万之间,七阶以上的不同丹药之间,价格差距则比较大,少的一两万,多的五六万不等。

    白晨不禁沉思半饷,终于看向龙行:“每枚三万五千两,不许还价,一共十四枚,要就要,不要我找其他买家。”

    “三万五就三万五,一共四十九万两。”龙行也毫不含糊,一口答应下来。

    四十九万两买十四枚全阳丹,这买卖稳赚不赔,不论是留给自己门人还是拿去卖掉,都能让龙虎门嘴巴笑歪了。

    这还是其次,最主要还是与一位炼丹大宗师搭上关系,这才是至关重要的。

    龙图笑不由得暗自庆幸,幸好之前因为白晨闯过千机变武图阵法,让师弟去通知掌门,这才没有错过这趟买卖。

    龙图笑同时也抓住机会,上前对白晨行了个稽首大礼:“在下先前多有冒犯,望大师海涵。”

    毕竟先前侮辱行径,如果被白晨拿来做文章,绝对能让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索性现在放下面子,先给他赔个罪,不管他是否原谅,至少也不会让他继续抓住不放。

    不得不感叹龙虎门的确是财大气粗,掌门出个门口,随身带着几十万两的银票,这要是打个劫,当真是一本万利。

    钱货交易完,白晨瞥了眼两个老头:“记得把属于我的东西讨回来。”

    “老朽明白。”药尊者苦笑不已。

    “我帮你把东西讨回来,你带我去拜师。”毒尊者依然是一脸冰冷。

    “什么叫帮我?此事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白晨瞥了眼毒尊者一脸不爽道。

    众人全都是一脸茫然,这两位尊者在蜀地这一块可是顶天的人物,这小子是不想活了吧?

    居然这么对两位尊者说话,只要他们两人吩咐一声,绝对有无数个门派愿意为他们效劳。

    可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毒尊者居然一改平日的冷漠,姿态放低的开口:“那你说,如何才能拜见你家师父?”

    “炼丹起码先胜过我再说,你以为我家师父谁都能见的吗?”

    这小子口气太狂了吧?

    你知不知道你面对的两位尊者是什么人?

    他们可是药无双,毒无敌两位尊者啊!

    万花谷中的老怪物!蜀地十三州一等一的门派太上长老!

    真以为凭你那点道行,能够胜的过两位尊者不成?

    两个尊者对视一眼,全都露出凝重之色,全然没有轻松姿态。

    别人觉得两位尊者胜过白晨,那是理所当然。

    可是两位尊者可不这么认为,想了许久,又用眼神互相交流一阵。

    两人同时抬头,看向白晨:“我们自认独立无法胜过你,不过我二人联手,你未必赢得了我,你可敢赌斗一局否?”

    什么?没搞错吧?

    是你们说错了,还是我们听错了?

    两个尊者的话一出口,瞬间,擂台上下的观众,全都窒息的看着擂台上的三个人。

    两位尊者刚才说,要联手才能与这年纪不过二十出头的小子,一决高下?

    “彩头。”白晨想也不想的答应下来,虽然他身后没什么师父,不过他可不觉得自己会输。

    “这个……”毒尊者低下头,沉思起来。

    药尊者却开口问道:“小友,那拍卖行内的那枚十阶灵动丹,是出自你手还是你师父之手?”

    嘶——

    这个问题瞬间让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是啊!

    两天后拍卖行里将要拍卖一枚十阶的灵动丹,绝对与他有关!

    慕三生嘴里发苦,心里那叫一个悔恨。

    每个人都瞪直了眼睛,等待着白晨回答。

    “是我炼制的,不过成功率太低,十份材料也未必能炼制出一颗。”

    其实对白晨目前的炼丹水平来说,炼制十阶的丹药,成功率至是下降20%。

    再加上各种手法以及墨痕的辅佐,成功率稳稳超过100%。

    “师兄,师兄,你怎么了。”慕三生身边的师弟,连忙扶住站立不稳的慕三生。

    此刻的慕三生,那叫一个悔恨……

    两个尊者对视一眼,全都从对方眼中看到几分希望,异口同声道:“好,那我们就与你赌斗,炼制这十阶灵动丹!”

    白晨想了想,点头回答:“行,不过要等些许时日,我身上没材料,需要准备一二。”

    “这个可以,我们也需要准备些许时日,就定在五日之后,就在这擂台上,你与我们一决胜负!”

    两位尊者意气风发的说道,所有人都默默的记住这个日期,五日之后!

    三位炼丹大宗师要在这擂台上赌斗炼丹,虽然不是生死对决,可是这可比生死对决要精彩的多。

    “你们还没说要拿什么做彩头。”

    药尊者与毒尊者各从怀中拿出一本典籍,药尊者道:“这是我们这辈子的炼丹以及炼毒所记载的经验,以及手法,还有一些配方丹方记载,我们便以此作为彩头,如果你赢了,我们便将这两本丹典与毒典给你,可是如果你输了,你便要带我们拜见你家师父。”

    白晨与两位尊者定下赌约后,龙行这才上前:“三位不妨到舍下稍作歇息,相互探讨一二,可好?”

    “你们龙虎门可有炼丹的材料?”白晨直接问道。

    “这……如果小友需要,老夫可以帮你收购,我相信……”

    “那就不用了,我还是自己去找。”白晨耸耸肩,直接跳下擂台:“十天后,擂台上见。”

    白晨与龙虎门又没瓜葛,最多也就做成了一单买卖,没必要呈他们的情。

    再者说,白晨根本就不是要找灵动丹的材料,而是要找低阶丹方的材料。

    因为他要在这五日之内,冲击高级炼丹学,只要冲上7级炼丹学,那么自己才能说稳操胜劵。

    两个尊者的炼丹水平,应该与自己相差无几,看他们刚才问自己十阶灵动丹的时候,明显也是没有多大的把握,可是两个人联手,或许是手法上的互相弥补,使得成功率大为提升。

    如此白晨未必就有必胜把握,如果不想露馅,只能是稳中取胜,不能有半分马虎。

    慕三生看到白晨离开,立刻追上前去。

    “兄台,留步。”

    对于慕三生追来,白晨早已料到,不过看待慕三生的目光,就没有当日那么的友好。

    “我说过,我们第二此见面的时候,不会愉快的。”

    “抱歉,我……我只是想……”

    “不用想了,原本我是打算与铁卷派合作,给你们提供一些丹药,不过没这必要了,看起来我有很多选择。”

    白晨不想与慕三生继续交流,也没有这个必要,转身步入人群。

    慕三生呆呆的看着白晨离去,心里的苦涩,难以言喻。

    在白晨看来,铁卷派依然是合作的最理想选择,不过这个合作方式,显然已经不是最初计划的那样。

    回到拍卖行安排的客栈,清州拍卖行有个规矩,那就是委托人将东西委托给拍卖行,那么拍卖行就必须保证在拍品卖出去之前的人生安全。

    因为在以前,曾经发生过一次,拍卖行的人因为贪念委托人的拍品,而暗中下黑手除掉委托人的事件,事发后导致拍卖行的剩余一落千丈,拍卖行最后也是无奈,联合公布这个规矩。

    刚进客栈,一个人便迎着白晨走来,脸上都带着几分讨好。

    “白公子,我们王管事的在里面等您,不知道您现在有空否?”

    白晨看了眼王管事的随从,点点头:“带路。”

    王管事的是清州拍卖行的主管,行事相当干练精明,除了他挑选的跟在身边的这随从。

    白晨真希望如小说中的主角那样,只要自己王八之气一放,就让这王管事随在自己身边抱头求自己收下他。

    王管事看到白晨到来,已经抱拳迎上来:“白公子,我们拍卖行的流程已经安排好了,你的拍品会作为压轴进行拍卖,我们也已经将消息散布出去,我想清州城的各大门派,不会有谁愿意错过这次的拍品。”

    “有劳了。”白晨点点头,对于王管事的安排相当满意,基本上不需要自己费心,就可以做甩手掌柜。

    “还有你之前委托我代为收购的炼丹材料,我已经联系的差不多了,这是清单,请你过目,一共是十八万两,不知道您是暂时欠着,等到拍卖后付款,还是……”

    王管事说话相当委婉,他知道许多的顾客身上都没有足够的银两,不过其本身却有足够的价值,白晨就属于这种顾客。

    所以他表现的相当诚恳,说话也没有让白晨感觉到不舒服。

    “这是二十万两银票,其中十八万两是之前货款,还有两万两则是劳务费,如果方便的话,希望王管事继续帮我收一批新的材料,我有急用。”

    王管事解过单子眉头微微皱起,脸上露出几分的犹豫,白晨看到对方神色,询问道:“王管事可是有什么难处?”

    “这单子上大部分的材料都好办,可是这夕阳花,最近恐怕是无法满足白公子的需求了。”

    “这夕阳花并非稀有材料,为何会如此?”

    “由于三天前,西州发生地变,平民伤亡惨重,如今整个西州都乱作一团,而这夕阳花正是西州独产……”

    “西州发生这等大事?”白晨脸色微微动容:“你可知道如今西州情况如何?”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