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一八九章 兖州军继战襄平(二)
作者:夏海苍松      更新:2017-01-11 22:44      字数:4911
热门推荐:
    本来这么一算,如此忠心的士卒,其实也没说就有太多,曹操/他自然是都很清楚。不过还好,还算好的就是,这虽说牺牲掉了一个士卒,但是己方的目的,其实就算是达到了,不是吗,这个其实就比什么都好。而且曹操也知道,可不光是自己,就连程昱荀攸,他们也都是如此想法,和自己所想也没太大的区别,就是这样儿。当然了,也都包括了己方的那些将

    领,就是甘宁张辽他们,也都是如此,必然啊,一样儿。他们是都知道曹操的那点儿动作了,说实话,他们也不认为就不能成,主要是看,最后结果,到底是什么样儿的。还是,你要想石全给你打开城门,这个就不用多想了,基本上是不可能。但是要让其人被软禁被关押,

    再也不能上到城头来守城,这个的话,确实,还真是,甘宁和张辽他们也没觉得不可能。结果今日上午这么一看,果然,和之前石全没在一个样儿,显然,其人是被公孙康给关起来了,没办法啊。城头上,如今除了辽东军士卒之外,可就只有孙平杨易他们两个,而甘宁他

    们可不认为,石全他是有了什么病,然后今日就没来。那就纯属是开玩笑了,可能吗?这早不得,晚不得,非得是兖州军用计的时候,他就病了?这事儿说出去,有几个能相信的,至少甘宁张辽他们,是绝对不相信的。所以到底什么情况,其实一想,也就知道了。所以他们也是觉得,乐进今日,或者说以后,到底运气不错,至少没有了这么一个强力对手,至少

    他在自己主公的面前,那自然不会说就让曹操感到那么不满意了,不是吗。至于说甘宁他们,确实,没什么他大想法。其实石全在与不在,对他们来说,确实,是没什么太大影响。只能说影响最大最多的,是乐进,当然是,也有兖州军的整体,不过却不至于说影响甘宁张

    辽他们太多,这个不错。所以说石全一这么不在,虽说乐进还有点儿不是那么太习惯,但是在他的心里,那是绝对开心的,是高兴的,这个可半点儿不错。无非就是没有在己方士卒和甘宁张辽他们面前表露出来什么而已。对他来说,这自己如此情绪,哪怕在己方士卒面前

    表现,那都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可要是换成在甘宁张辽他们那两个外军将领面前表现的话,其实那就不好了。他倒是不怕两人想什么,不过就是给己方降低这个印象分数,这样儿。对于兖州军的整体荣誉,可以说乐进看得,那确实,绝对是比他自己的面子可重要多了。所以说真要是有所选择的话,他宁可丢了自己面子,但是却也不会让人如何去看低了己方,就是

    这样儿。所以说乐进是不会在甘宁张辽他们面前,表露出太多情绪来的。因为对他来说,这他们两个看扁了自己,那无所谓,可要是对己方有什么看法,那却是自己真就不想要的。并且还得说什么呢,就是那样儿的话,自己好像也一下扭转不了他们的看法,所以这个……

    那肯定还是没有好了,对不对,这确实是这样儿。如果说他们真能什么都不想的话,那乐进倒是乐于看到那些,不过那事儿,可能吗?而这个时候,他也不再多想,反正这如今刚好是石全没在城头,所以自己也确实,真得是抓紧上去了。这个已经不单单是自己要超过甘宁张辽他们那么简单的事儿了,更重要是自己要趁着石全不在,争取早日是夺了襄平城,这个

    如今可是重中之重啊,没看己方为了这个,那可真是……两大顶级谋士都出马了,这己方为了破城,也确实,是拼了,乐进还能不知道。所以这个还真是,如果说自己要是再不尽力,再不拼的话,那都说不过去啊,可不是。虽说乐进也认为,其实自己之前,也是拼了,不过就是因为有石全在,所以真是,确实,显不出自己什么来。都看石全阻截着自己,可怎么就

    没看到自己那么尽力呢?当然这个时候,乐进也不是说就如何如何抱怨,还不至于那样儿,可也确实,如果不是说那样儿的话,他也不是这个时候这种想法了。不过怎么说呢,就是要说,如今没有了石全,乐进确实,辽东军士卒可挡不住他,所以还真是,让他第一个上到城

    头了。其实这个也算是所有人所料之中的吧,毕竟多一个石全,和没有其人在,那根本就是两种情况。要是没他和有他都没区别,那么其人不在和在,也都一个样儿了,那他石全还有什么用啊。不过如今来看,如果其人还在城头,至少乐进别说能不能上来,他就是一定不

    会这么早上城头,不会比甘宁张辽他们两人还要早就是了。而看到乐进上去,对于甘宁张辽他们来说,其实两人也是乐于如此。毕竟你要说他不上去,两人有那幸灾乐祸的一面,但是其人上去,两人也有想到了能有好处的一面。至少对兖州军来说,乐进第一个上去,那意义是不小的,所以就冲着这个,他们也觉得是挺好。当然了,如果还是石全在这儿,乐进还

    依旧没上去的话,那么两人也不会多说,但是心里觉得有笑话乐进的一面,这个是避免不了的。张辽不多说,可就是甘宁,要他不在这个时候笑话笑话乐进,哪怕就是在心里,他都觉得没有,就是对不起自己,对不住他乐进了。但是如今的他第一个到城头,甘宁确实也是

    觉得,如此一来,兖州军要是每日都如此的话,那么破了襄平,绝对不会遥遥无期就是了。可以说胜利就在前方,不是吗,就在不远处啊。而石全你指望他回来?别说别人了,就说公孙康,能让他再上到城头吗?反正自己是他公孙康的话,都不会那么做,因此,这个是吧,

    他公孙康能那样儿?乐进上去,都没什么意外,谁都是,孙平杨易他们都觉得很正常。就是因为没有了石全,这个就有了如此的差别。而此时辽东军士卒,在乐进那边儿的,也都是围了上去,可终究是没有了石全,所以这和之前几日,那差别可就大了。其实仔细一想,石全他本事不大,这个没错,但是他在城头上的重要性,其实是不言而喻的,尤其是对辽东军

    的士卒,就是如此。至少他在辽东军士卒那儿,绝对比孙平杨易他们好使多了,这个就是差别啊。如果说孙平杨易他们,要是和石全一样儿,别说一模一样儿,就是有那么八/九分,那此时的辽东防守,也不会是这样儿,绝对比现在强,这个是一定的。但是可惜啊,光以本

    事来说,是他们三人都是半斤八两,但是带兵作战上面,和士卒的配合,那石全可以说绝对是比孙平杨易他们强了三分,所以差距可不就出来了嘛。不过怎么说呢,石全没在城头,对辽东军士卒来说,他们确实是不愿看到,可他们也都没什么办法。只有乐进,只有兖州军的人,他们倒是觉得,这个可是好事儿了,多好啊,要不然的话,是不是还得,是吧,和那

    石全对上啊。当乐进也快被逼退下去的时候,甘宁张辽他们也上来了,当然还是甘宁先上来的,而张辽虽说没紧随其后,可也没过太久,他也是上来了。本来就是,如果说石全和士卒配合的程度,他是超过杨易一大块,那么就是要超过孙平两大块了,就是这样儿。所以说杨易,自然就是要超过孙平一大块,不就是这么算得吗。当然了,因为石全没在,所以也显

    出他杨易可以。要是说石全在这儿的话,那么哪能显出他杨易什么来,想想也是啊。所以其实杨易如今表现被众人看在眼里,那其实也得感谢石全不在这儿,要不然的话,可真是,没他多少显眼的地方啊。而甘宁一上来,孙平就带兵过去了,张辽上来,杨易也是一样儿。

    但是今日唯一不同的是,他们两人却是都没有石全来帮忙了。其实两人早就想了,石全要是还在城头的话,那可真是,好处多多啊。但是如今这个情况,哪怕他就是给兖州军陷害了,但是公孙康敢让他来城头,还是说自己两人敢建议,让公孙康放了他,让他来守城?真是,

    谁都不敢啊,不敢。比起这个来,他们还是希望自己内部能安稳,城门能不被自己这边儿的人给打开啊。所以对于孙平杨易他们来说,什么才是更重要,最重要的,他们当然是清清楚楚。因此,哪怕这个时候,他们确实,是知道,也很明白,石全要是在这儿的话,那就不是如今这样儿了。但是他们宁可是要这样儿,也不敢说让石全他来这儿。他们就和公孙康的

    想法没有什么区别,这万一石全来了,结果守城倒是轻松了点儿,不过你知道什么时候,其人就给城门打开了,放兖州军进来了?是,这之前可以认定,那是兖州军的计,可你也不得不承认,人家的计策用得好,用得秒啊。如果说没有石全被赚的事儿,那么如今是可以用

    他继续守城,但是出了那么一档子事儿,可以说公孙康也好,是孙平杨易他们也罢,可没一个相信石全这守城,就一定不打其他算盘的。是,他守城,也许还会和之前一样儿,那么尽力,可你能保证他就永远不打开城门?那样儿的话,你是不还得找个人看着他,可这累不

    累,看住了还好,可要是没看住呢,又怎么办?不都是问题,所以一想这个,孙平他们也头疼啊。因此,也确实,石全不在这儿,比在这儿,其实还好。所以他们其实也没说就患得患失的,因为对他们,此时此刻来说,其实就是已经赚到了。因为在孙平杨易他们看来,与其让石全守城,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来一下,打开城门,放兖州军入城,还真是,不如就

    像如今这样儿,就给他软禁起来,那绝对是“防患于未然”啊,是比什么都强。所以说虽然城头这么紧张,但是其实在孙平杨易他们心里,是认可公孙康的做法的。也可以说,其实就是他们一致的想法,就是这样儿。可苦了石全了,他心里未必就没什么后悔,不过他其实

    也知道,后悔有用吗?或者说自己当时,如果能想到这个的话,自己也真是,不至于说受制于人了,真的。但是自己如何能和兖州军的谋士相比,这个,确实是个问题,自己没那么大本事,有了的话,那一切都好说了,不是吗。很多时候,就是这样儿,你之后怎么后悔,

    那都没用。更何况,你如今是有后悔的机会不假,但是你当时,好像也做不出来不一样儿,因为就以石全他来说,他还得那么去做,他也看不出来什么,所以他那个性格,那个脾气,还能如何?所以这个时候的后悔,那只不过就是没什么本事的人的想法而已,也就是这样儿了。而石全他除了后悔之外,他倒是想了,自己还能不能出去了,结果他想到最后,发现,

    自己好像也没办法。所以石全可真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他如今依旧是期望着,这兖州军赶紧破了襄平,最后自己也好是能趁乱带着自己家人跑不是。可如今呢,只要兖州军不破襄平,那么自己就没有机会,别看公孙康说是给自己软禁起来,但是这看守自己士卒,好几

    十,这自己要是能从这儿出去,那自己得有什么本事?反正如今这点儿微末的伎俩,那是绝对不好使的就没错,当然,要是自己是个什么大将的话,倒是没问题了。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