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一八七章 襄平城中赚石全(完)
作者:夏海苍松      更新:2017-01-11 22:44      字数:4945
热门推荐:
    所以说在孙平杨易那儿,他们可真是,绝对是不希望石全死,这个是半点儿不错。因为从如今这样儿的情况来看,怎么说,石全死,对他们来讲,都没什么好处。如果说石全死了,对他们好处更大,好处更多的话,那么孙平杨易他们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太多的想法,反而还会劝说公孙康,让他杀了石全。但是如今这样儿,能轻易杀了他吗?显然还是不行,所以他

    们其实也是,有些为难啊。因为石全你真是,不好杀他,那么放了他,就更不可能了。因为谁知道什么时候,他可就真把城门给打开,放兖州军进来了,那时候,后悔可都没地方说去。那么你说用他守城,别开玩笑了,哪怕是有他家人被软禁着,也难保他石全不打开城门

    什么的。那么如今就这么关押着他,那么也一样儿是没利用上他啊,还得派人看着,这不都是问题。所以这个时候,公孙康他们的意思也简单,还是先去见见其人,然后再说其他的吧。至少和他说几句,然后说别的啊,你说这个时候,连话都不说,然后就决定了石全最后

    如何如何,估计他自己,心里也不服吧。当然公孙康他们不是为了让其人服,主要就是想知道点儿对己方有用有利的,如此而已。而此时公孙康他们三人来到了看押石全的地方,说是给他关起来,其实也就是软禁而已。但也不是说公孙康就要放过石全,不给他关到牢里什么的,实在是那地方,他能都不愿意去,所以也就算是便宜石全了,没给他关到那地方。其

    实还真是这样儿,如今对他们几个来说,最重要的,可绝对不是什么打击报复石全,真就不是那个,而是怎么才能守好城,能守住襄平,不让兖州军破城,不让他们灭了己方,这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所以其实他们也真是,没那个心思对石全如果,只是距离最近的房间,

    给他软禁起来,其实就算是可以了。也方便自己几人找他说话什么的,绝对节省时间啊。这个时候的石全,基本上他也是算彻底绝望了,他也清楚,公孙康他们几个确实,未必就会杀了自己,但是你说他们能放过自己?怎么可能,所以也真是,怎么自己都不会有什么好。

    而他也不傻,之前他不明白的地方,如今这安静下来之后,石全也算是明白了不少,敢情自己是中了兖州军的计了,公孙康他们也都一样儿,可自己说出来的话,他们会相信吗?就是自己是公孙康他们,自己都不相信,所以就更不用说是他们了。三人来见石全,进了屋,就找地方坐了下来,他们自然也不会和石全客气什么。别说如今石全就是个阶下囚的身份,

    就是以前他那样儿,三人也不会说和他客气的,从来都是。当然石全也不会和他们客气,除非说有辽东军士卒在,他必须要给公孙康点儿面子,要不然的话,那可真是,什么都没有。本来吗,几人彼此其实也就是利用的关系,无非就是你利用我,我利用你,如此而已。所以

    是吧,怎么说,也没有那么多客气客套,彼此说话都没那么多拐弯抹角,都是直来直去,开门见山,是比什么都好。此时还是公孙康先说了,“我说石将军,亏我们还那么相信你,可你看看你如今所做之事,实在是让我们不好办啊!”石全一听,他是在心里腹诽,什么叫你们相信我?无非就是利用我罢了,我能不明白,不清楚?你公孙康什么脾气性格,我认识

    你十几年了,还能不知道?你那话也就能骗骗无知小孩,想骗我,拉倒吧。当然石全他肯定也不能这么说,所以也只好是沉默无言,没办法,你让他这个时候,公孙康这话,他能说什么啊?而孙平此时也开口说道:“我说石全,你可真不够意思啊,亏的咱们还拿你当自己人了,这他娘的,你做的事儿,这不是要害了大家?”孙平这话,是直接就把他的不满给表

    达出来的,其实他的意思,也是杨易的意思,没什么大区别。他们两人就是觉得,石全是想让自己两人都不好过,所以是准备投靠兖州军。如果说如今这个时候不对,两人可是真想,就拿刀给石全咔嚓了,但是显然,他们还都是有理智的,而且真正决定权,其实都在公孙康

    的手里,因此,他们也不会也不可能做出那么冲动的事儿来。并且谁都知道,一个活着的石全,那决定是比死了的强,强太多了,真的。这个你必须要承认,哪怕石全就这么一直被关押着,其实那也比死了强,至少辽东军士卒还知道,己方有个将军,没死,不过被关押起

    来了,这样儿。所以石全死,和不死,那差别可大了去了。为什么,就因为士卒可不清楚,石全这个时候他通敌了。是,看到的士卒也有几个,他们也都传出去了,这个是半点儿不错。但是真正相信的,绝对不是所有,这个也是没错。这个也难怪,如果说孙平杨易他们来这么一出,没准绝大多数的士卒也就相信了,可一说起来石全,这个还是有人不相信的。一是没

    看见,二也确实,石全这人缘比孙平杨易他们强多了,所以……因此,哪怕士卒不会去管石全到底是没是真就通敌,可如果说他死了,那么被黑锅的,就是公孙康他们几个。可要是不死,至少士卒的想法不会很多,没准还有人会想了,自己主公挺大度啊,这石将军犯了错,

    最后他也是饶过了。所以到底是什么更有好处,更有利,公孙康他们三个,可以说是一清二楚,如果说石全活着,这是有什么好处,什么不太好的地方。而他身死,那么又有什么好处,而又有多少不怎么好的地方,他们其实都已经想到了,所以石全必然是不死,好处更多

    啊。此时的石全,听了公孙康和孙平的话,他是罕见没开口解释什么。说起来如果是平时的话,听到两人这么说他,他是无论如何,都是要辩解几句的,就是这样儿。但是如今,他突然发现,这自己好像说什么,都没什么大用了,不是吗。这人家都给自己拿住赃了,自己还能说什么,说自己没通敌?那兖州军来人,那信,都怎么去解释?自己明知道兖州军是陷

    害自己,可公孙康他们能相信吗?所以这第一次,他是觉得言语上的东西,实在也是太苍白无力了。对于石全来说,他很清楚,自己给自己去辩解什么,他们都不会相信的。只有自己真承认了,说真是去通敌了,要联系兖州军,打开城门,如此的话,他们才会真正相信吧。

    所以这个时候,石全是沉默不语,公孙康他们看着,觉得这也不是回事儿啊。说起来自己怎么都得让石全说两句吧,要不来这儿,不是都白来了。可不光是自己来了,还有孙平杨易他们呢,所以他们其实都希望,石全能说几句,哪怕你来个死不认账,也算是可以了,不是。但是石全给他们来一个沉默无言,他们确实,是觉得挺不好的。对他们来说,这石全不配合,

    你还不能给他上个刑什么的,对吧,所以……看着石全,他也什么都不说,杨易这个时候开了口,对他说道:“我说石全,到底是有什么话不能说的。如今就凭你这作为,就算是杀了你十次百次,都不为过吧,你也都明白。更为关键的是,你想没想你的家人,你想过他们没有,所以说,你自己看着办吧!”这话,估计公孙康说的话,效果也许更好。但是怎么说

    呢,杨易此时说出来,石全也是不得不多考虑一下。其实就和他所说一样儿,就算是他自己身死,真都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石全想这个都不是一次两次了。但要是他家人,他死了之后,家人怎么办,这个确实是个问题,还不是小问题呢。所以可以说石全是一直都担心着

    自己家人,但是他没有办法啊。不过他却还是问向了公孙康他们三个,“你们,都想听我说什么?”公孙康三人一听,这也是石全,在他们三个进屋后,他说的第一句话。不过什么叫咱们想听什么?是你要对自己三人说什么,是不是,所以公孙康说道:“石全,你就不想

    说说,兖州军的事儿?”石全闻言,他是先沉默了下,然后说道:“说什么?你们不都看到了,这有兖州军士卒来找我,我放人进来,他给了我一封书信,就是这样儿!”石全这个时候确实,他也懒得解释,他确实也不能和他们说,我其实是被陷害的啊,这都是兖州军之计。这么说了,显然也没几个人会相信,所以石全很明白,这个还得公孙康他们自己去发现

    才行。三人一听,心说你所说的,就是几人所看到的,那有什么说的?你倒说点儿咱们都不知道的啊。所以公孙康就问道:“石全,你说曹孟德给你的书信,到底是约定了什么?你涂改过后,咱们可都没看清!”石全是心里腹诽着,说你没看清?我看得还没你多呢,我就

    出来了几个词而已,还有什么了?可他不能这么说啊,但却还是硬着头皮说道:“这个,我要说那不是我涂改的,估计你们也不能相信,反正我真是,什么都没看出来!”说完之后,他对三人做了一个摊手的动作,那意思,自己也真是无奈了。你们相信不相信,我也是这样

    儿了。公孙康他们三人是对视了一眼,要说石全的话,他们虽说不完全相信,可也不是说就都怀疑,就认为他的话全都是假的。说实话,石全如今,还不至于和自己几人都说假话,更为重要的是,他必须要注意他家人的安全,这个才重要,所以说是吧,他敢说假话?公孙康三人是对视了一眼,那意思,石全这话,他们到底是能相信多少。可以说他们是没有什么

    表情,有了一会儿,之后彼此微微点了点头,那意思,石全的话,能信!至少他们认为,这个时候的石全,确实是在这个时候,他不会说假话,因为没必要。而且他家人可都在软禁着呢,他就算再不为自己想,可也得为了自己家人想吧,所以,这个是得承认,他是必须不

    能说假话,只能只好只有实话实说,如此才行。因此,最后公孙康他们三人的选择,自然是相信了他的话。其实这个时候的三人,他们怎么想,怎么也没觉得石全说了假话。因为你说那个涂改的问题,如果说他石全知道几人来了,那么他是涂改快啊,还是说直接用火烧更

    快,这个不是问题吗?显然有几个人就选择前者的,而不要后者?必须要承认的是什么呢,就是说以他们对石全其人的了解,他是怎么,基本上都不会选择前者的,就是后者,最为迅速了。而自己几人进了屋之后,所看到的,那不也是后者,所以这个是吧,真的,必须要承

    认,如今他石全没必要说骗自己几个,而且这他也不会说不直接烧了,而用什么涂改的方法

    去隐瞒。更重要的,是兖州军来了一个死士这么样儿的士卒,这个不得不让公孙康他们怀疑什么。为什么来一个死士,你说是不想让从他口中知道什么,兖州军是,他们必然有那想法。可到底是不想让己方,让自己几个知道什么呢,这个确实,是有待商榷啊,是不是。如

    果说是不想让己方让自己几人知道点儿他们的计策计谋,这个的话,就问题很大了。毕竟要说己方几人是想将计就计,可就靠着这么一个士卒,靠着石全,真就可能?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