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一八四章 襄平城中赚石全(一)
作者:夏海苍松      更新:2017-01-11 22:44      字数:4934
热门推荐:
    所以很多不喜欢刘备的人,也都说了,其人太假。这个其实一想,也并非就没道理,但是不管怎么说,至少有一点,那还是没什么争议的,那就是刘备其人,可真是,绝对是有本事,这点没错吧。而曹操呢,确实,比刘备要真实,这个不错。当然该假的地方,肯定还是有的,这个也确实是对,就是这样儿。不过那点是没错,就是曹操绝对比刘备乐观就对了,所以他

    是总笑,而刘备就没那样儿,反而还总一脸悲伤表情,想想不就是这样儿吗。而曹操送程昱他们出了大帐后,两人离开,曹操则是叫来了一个心腹,当然这个是心腹的士卒,曹操要交给他去办这个事儿,别人的话,还真是不行,也不好就对了,更重要的是,不适合啊。而

    最开始之前,曹操已经是把这个事儿说清楚了,反正成功了,最后估计也逃脱不了被人杀,至于说失败,那就更不用说了。而什么是心腹士卒,自然就是不会出卖自己主公不会出卖兖州军,就一心赴死,和死士其实也没太大区别的一种,所以为了自己主公,为了兖州军而死,

    他们倒是认为死得其所了,因此,也没太大感觉。或者说,其实是早有所料,就是这样儿。士卒听着曹操给他讲需要注意的事儿,出了这样儿的事儿要如何应对,出了那样儿的事儿,又该如何,给他讲了一堆。说起来曹操并不怕对方就记不住什么的,毕竟心腹士卒虽说不是特别多,但是也有几十上百个,因此曹操/他从中挑选出来的人,自然是出类拔萃的,这个

    是必然,也是一定的。所以是吧,这个时候,此时的这个士卒,绝对是其中的佼佼者了,所以曹操还能怕什么呢。他所担心的,无非就是最后这个事儿不成,那么结果就是士卒身死,然后己方这个计策失败了,就是这样儿。己方所损失的,是一个忠心的士卒,别的倒是没什

    么了。所以他认为可以,这个事儿要去做,应该去做,是对的,是应该的,是值得的,就是这样儿。如果说要是这么一个计策,最后失败让兖州军损失过多的话,那么曹操是一定不会同意,更不会去实施的。那样儿的话,估计程昱和荀攸,他们也不会说就联合起来去找自

    己主公。因为他们也清楚,什么样儿的计策,自己主公能接受,而什么样儿的,基本上他就不会接受,所以,是吧……和士卒说了都过了一个时辰,可见曹操这叮嘱的,确实是不少。当然他肯定希望这个事儿成功,必然如此。不过也是,希望士卒能活着回来,其实这个也真是,挺重要的。不过曹操想过了,这事儿成不成,最后士卒基本上都活不成了,这个是九成

    九,但是没有办法,这事儿还得去做,让他去做,就是这样儿。和士卒说完后,曹操告诉他,晚上来自己这儿,拿走自己的亲笔书信,到时候就可以去襄平了,如此云云,士卒告退。此时曹操看到士卒离开后,他就吩咐帐外,“仲康,入帐一叙!”“诺!”仲康自然就是许褚,

    许褚是曹操亲卫的头,这个一直都是。不过其人不怎么说话而已,但是基本上,曹操只要能带他,就一定带着他的。而这个时候为什么叫许褚过来,自然是有用到他的地方,不是别的,就是为了射一箭。那么许褚他其实绝对不是兖州军中,射箭最好的那个,就说在这儿,那就更不是了,就甘宁,都特别厉害,许褚可排不上号,他哪有什么准头啊。不过曹操显然

    不是用他的准,而是用他那个臂力。至少在这个地方,兖州军中的所有人,包括甘宁张辽他们,臂力最大的,就是他许褚许仲康,所以不叫他,叫谁。许褚进来后,先给自己主公见礼,曹操则对他点了点头,让他坐下,然后给他一封自己的亲笔书信,其实就几句话而已,他早写好了。“仲康,现在去把这个用箭射到城上!”许褚点头,然后拿着曹操的信就离开了,

    去射箭。他也知道,这个不需要准,只要射到城头,就是很好的完成任务了。这个时候,城头正是石全守城,所以让许褚去射箭,正好石全能看得到,这就是曹操的意思,-让石全知道一下己方士卒的动作,要他配合一下,也好完成之后的一系列的计策那些。其实不管最

    后事情成功与否,其实这个也算是一个经验吧。哪怕最后士卒身死,其实这个经验,也是有了,就是这样儿。所以在曹操看来,怎么说,自己一方,都没怎么吃亏,真说起来的话,己方好像还是能赚到了,这样儿。许褚拿着自己的弓箭,到了襄平城下,当然这个距离,对

    方士卒的箭镞,那是绝对不会射到许褚这儿,而城头就算是石全射箭,也是一样儿。不过换成许褚来一箭的话,那是绝对能到城头上的,不过没什么准头,没有威胁。而且距离这么远,不说你那一箭的力量到底还有多少,就说人家谁能一动不动,就让你那么去射,是吧,所以根本也不会给他们有什么威胁。所以城头的石全也好,是辽东军也罢,他们这个时候,

    都是看着许褚,也不知道这个兖州军大将,到底是要做什么。结果就看许褚是拿出准备好了的箭,直接就往城头上来了那么一下。当然他那个箭上,还绑着曹操的帛书,给石全的。看到箭射到了城头,落下去,许褚是微微点头,然后就带马回去了。对他来说,任务完成,

    自己再在这儿也没大用,所以当然是要早回去,向自己主公交差。其实他也知道,自己主公可是很关心关注这个事儿,所以自己是不是,早回去也早好啊。此时石全还有辽东军士卒,他们是看到许褚来了这么一箭,而箭到城头,落下来,士卒看到箭上有帛书,所以是赶紧捡

    起,交给了石全,“将军请看,箭上有东西!”石全接过,点了点头,注意到旁边儿没人,所以是展开来,自己看了一眼。其实那帛书上,就一句话,今夜戌时,打开城门,有人来见!显然,就是写给石全,石全还真认识这几个字,不过他确实不知道谁写的。但是上面盖着曹操司空大印,这个他认识,所以他清楚,不管是不是曹操亲笔,可这个意思,就是他的意思,

    一点儿都没错。看过后,石全想销毁这布帛,不是他转念一想,不行,那样儿的话,就要出问题,所以他是赶紧叠上了之后。对旁边的几个士卒说道:“这个是给主公的布帛,所以我还得去一趟王府!”说完,石全就下去了,不过他下去的时候,是特意让士卒去找了孙平,

    让其先来接替下自己,就是这样儿。确实他哪是去辽东王府啊,就是去销毁这个布帛去了。他也清楚,这自己要是直接就在城头给销毁的话,那么一定是要出问题,到时候,可就麻烦了。还别说,石全的想法,可真是有道理,但是他这如今,其实还是百密一疏。他认为自己所作所为,好像是天衣无缝了,可实际呢,他还是忽略了一些东西,是他没有注意到的。没

    办法,石全有那么一点儿头脑不假,可就算是放在辽东这边儿,还可以,真和人家兖州军两大谋士一比,不,应该说其实根本就没什么比较可言,根本就不能相提并论啊。所以他当然是要被人家两人算计了,就是这样儿。石全销毁了曹操的帛书,他可不想留着这东西,这实在是太危险了,真的。不过他不知道,马超收藏这东西,就凭他这一封曹操的亲笔帛书,

    关键是还有司空大印,那绝对是值不少钱粮。不过就算石全知道,他该销毁,那也得销毁的。因为不管什么东西,都没有自己和自己家人的小命重要啊。石全要真敢留下那帛书,那么最后,基本上他是没命去拿到马超的东西,更是没什么命去花销了,就是这样儿。可如今

    这个却绝对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石全已经考虑清楚,自己一定要给兖州军来的人,放进襄平。当然他们也绝对不会来多少,就那么一个人而已,所以这点儿事儿,自己还是可以做到的,能做出来。更为关键的是,石全确实,他也想联系一下兖州军的人,看看他们有

    什么条件,无非就是让自己开城门,放他们的大军过来而已。不过他们要真是这么想,那就太简单了,至少他们要答应自己条件,救出自己家人,那么自己到时候一定打开城门,不光是让自己家人出去,也让他们进来,这不挺好。不得不说,石全想法确实是挺好,如果他真心这么想的话,其实未必就不能和兖州军合作一下。但是前提,那绝对是他要主动才行,

    可如今,其实算是错过了。兖州军的两大谋士,是绝对不会给他平等合作的机会的,所以石全最后,必然是要被动,可那却没有办法,谁让他是错过了平等合作的机会呢。其实有时候就是这样儿,机会一旦是错过了,其实就是转瞬即逝,所以也真是,你必须承认的是,这

    你抓不住,再想有的话,基本上就真没了。或者说,等下一次,谁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反正如今石全就是,其实他是有机会的,可如今,就是没有了。他主动的机会不在了,当然就只剩下了被动的机会,就是这样儿。就说兖州军的那两大谋士,都是什么人,所以他们会让

    石全这样儿的老对手,有什么好吗。只能是让他不得不和己方合作,让他必须和己方合作,而且还是要主动给己方示好,必须要做到那些,那样儿,才能说是他们的计策成了一半。至于说另一半,那自然就是打开城门,让己方的大军进城,就是这样儿。所以其实石全是处在被算计之中,可惜他却是不怎么清楚而已。想想也是,也对,就说他那个头脑,要是能看出

    来这些,能想到这个,他也不至于说是被公孙康所制了,自己家人都被软禁起来。他真有那头脑的话,就绝对是没这事儿了,就是这样儿。所以他其实是注定了要被算计,因为他的对手,确实,他不是和人家一个级别的啊。这个可以说是天壤之别,其实也并不为过,想想,

    好像还真就是这么回事儿,不是吗。如果说算计其他人,其实也并非就真算计不到,可那小果,确实是,绝对不如石全就对了。因为其人的软肋,就是他家人,而此时此刻,他家人却还都被公孙康给软禁了,所以这对程昱荀攸来说,这中间可利用的,那就多了去了,不是

    吗。当石全下了城离开的时候,他自然是没发现到,有一个士卒,也从城头下去,是直奔辽东王府。这个便是公孙康的心腹了,可以说是绝对死士,这是半点儿都不错的。而他的人物,不光是看着石全,就是孙平杨易他们,也都一样儿。不过那两个,真就是没什么动作,可石全呢,今日这个却有点儿反常啊。虽说他说,也去辽东王府了,但是这士卒,显然不是

    那么相信,因此,他也去了。在他想来,能看到石全,自然是没问题,可要看不着他,这个自己就必须要和自己主公说了,毕竟这不是什么小事儿。从城下,敌军大将射了一箭,上面绑着帛书,石全他说是给自己主公的,可这个事儿,真就是他所说那样儿吗?因此,士卒

    也是带着疑惑,来到了辽东王府,和府门口守卫一打听,果然,没看到石全。他这个时候就更加确定,石全没来,而且之前那帛书,绝对是有问题,那么自己一定要禀报给自己主公所知。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