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一八三章 兖州军再攻襄平(十)
作者:夏海苍松      更新:2017-01-04 23:58      字数:5058
热门推荐:
    甘宁他们带兵撤退了,这不退也不行啊。而且其实曹操的收兵意思,那也都是在他们所料之中的,可以说早就这么想到了。并且还得说这今日和之前两日,那可都不一样儿。不光是第一日是因为试探,这第二日,更是没怎么发挥好,也就是这如今第三日吧,还算是不错,这甘宁张辽乐进他们,都自认为表现可以,所以是吧,确实是可以这么说,也还是不错。而

    曹操直到他们到第三次退下的时候,才鸣金收兵,也是他们认为,是最为合适的。三人带兵撤回去了,城头三人和辽东军士卒,也算是松了口气,每次都如此,他们说是习惯了,其实也对。而且还得怎么说呢,必须要承认的是什么,那就是在他们看来,这今日也真是,确

    实甘宁他们,也都包括了兖州军士卒,那都比昨日和前日,表现都要好。这个确实,你不承认不行,承认不承认,其实却都已经是事实了,所以是吧而这个时候,看到了兖州军他们是彻底撤退了,别说是孙平他们,就是辽东军士卒,也确实,是真轻松了很多。再压力

    大的时候,那就是明日的战事,而不是今天的,对吧。回去之后,曹操还真就没多说,他就是先表扬了甘宁他们几个人一番,然后简单说了一下,今天的战事,当然都是很简短的,然后就让所有人撤退了。还是那话,曹操都知道,众人其实都不是说那么想听自己说太多,因此,自己说了几句,其实就已经是不错了,挺好了,就是这样儿。而今日甘宁他们的表现,

    都比之前要好,而且自己也是满意的,所以还可能不表扬他们吗,所以这个是吧,最后必然,还是要这样儿。很多时候,你必须要承认的,就是这个。这时候所有人都离开了,就只剩下了程昱和荀攸他们两个。不过他们可绝对不是曹操主动给他们留下在大帐中的,那绝对

    没有。而是他们两人主动留下的,就是这样儿。所以曹操/他自然是很明白,也都清楚,自己这两大谋士,留下来,自然是有话要对自己说,所以自己该听着啊。所以这个时候,所有人都走了,曹操则是向两人问道:不知二位在此,是何以教我?曹操当然知道他们的

    意思,所以也就没问,你们都是为了什么才留下的。因此,他自然是要这么问,那意思你们都要说什么,破城的话,怎么办好啊。而这个时候,自然还是程昱先开了口,不知主公觉得,如今的战事,如何?曹操一听,便说道:这个我军是能破得了襄平,不过到底何时,这确实曹操那意思,如今能破了城,不过到底什么时候,那谁知道了。看这样儿,

    就是自己也不敢说啊。不过确实,好在是没有那个天气的因素影响,所以曹操也确实,知道能破城,不像去年那样儿,可到底是什么时候,那都不清楚了。程昱和荀攸他们是点了点头,他们自然那都了解自己主公的意思。而此时程昱则再次对曹操说道:主公所言不错,

    只是不知道,是如何看待石全其人的呢?曹操一听,心说石全?难道自己这两大谋士的意思他是想到了,也许程昱和荀攸,是要利用石全。可真说起来,其实岂是那么容易就利用的?真要是那么容易的话,就好了,但是显然,没那么容易啊。不过程昱和荀攸,他们两人的这个方向,曹操自然是认可的。因此他也清楚,也都明白,如果说孙平他们三人中,

    还有一个,是己方能利用一下的,那那人他绝对不会是孙平杨易,就只能,也只会是他石全,就是这样儿。因为前面的两个,都不合适,所以就只有最后的那个,才适合啊,不是吗。这个就是事实,怎么都,都是。所以曹操一听两人的话,他自然也是对他们说道:这个,石全其人,咱们和他也算是打了不少次的交道,其人是曹操简单说了下对石全的看法,

    当然这个也承认什么呢,就是还确实,绝对是程昱荀攸,他们也都是这么个想法,和曹操所想,也没太大出入,区别,他们看法一致。因此,这个也没什么新鲜的,就是这样儿。曹操之前所说的,程昱他们都知道,所以这个他们自然也不会说有什么意外。而且必须要说的

    是什么呢,就是他的想法,自己主公既然也都是这么想的,那么之后的事儿,必然也是,好好办了。当然,其实这里面有很多的问题,必须要想清楚,该如何去做,要不然的话,是必然,绝对,要出问题的,就是这样儿。很多时候,你还得承认,如果说你真是,不都考虑

    好的话,不都想明白,那么到时候,就是,很容易出问题啊,不就是这样儿吗。而此时,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程昱是再次说道:主公既然都如此认为,那么属下以为,其实我军可以利用一下石全其人!曹操眼眉微挑,直接说道:计将安出?他当然不会觉得程昱他们是无的放矢,两人绝对是有备而来啊。可不是吗,他们既然敢和自己如此说话,那么自然,

    就是有办法,所以说曹操也是,赶紧问计,那意思你们有计策的话,就赶紧说吧,这如今可是真着急啊,不是吗。而程昱一听,他给荀攸使了个眼色,那意思,还是你说吧。其实程昱也不是说什么事儿都非得他自己,又立功又什么的,他自然是知道给荀攸点儿机会。而且

    两人间的关系,也确实,是非常不错,其实也不是说就那么在乎这事儿那事儿。至少是不管在程昱眼里,还是说荀攸的眼中,其实都是,那些事儿,都不是那么重要了。而重要的是,当然就是己方,是这自己一方,能得到好处,能得到多大的好处,能怎么样儿怎么样儿,如

    此。此时荀攸也自然是明白老前辈的意思,所以他是赶紧说道:主公,此事我看是否可以如此曹操听着荀攸的话,他是微微点头,心说,还真是,这程昱荀攸他们所想,其实是真有道理的,不是吗?但是这个事儿,却绝对是不简单,也不容易啊。所以曹操也是皱了下眉,那意思,这事儿真正实施起来的话,绝对是反正成功了的话,那确实是事半

    功倍,可要是不成,虽说己方基本上就没什么损失,但是这个风险,那是一定有的,这是必然。不过话这么说吧,做什么事儿就真一点儿的风险都没有呢,好像也真是没有了吧。所以最后曹操也说了,二位对此事,有多大的把握?程昱和荀攸两人对视了一眼之后,

    程昱说道:五成!这个绝对不是程昱往少了说,当然他也绝对没有什么夸张的地方,而是他就认为五成。荀攸也是如此想法,能成和不能成,其实就是,各占一半啊。对此,曹操也不得不说,自己这两大谋士,胆量确实是不小,五成的把握,就敢出主意,去做事儿了。不过也对,这就算最后失败,己方还真损失不了什么,想来就因为这个,所以他们是要让自

    己同意,并且去实施的吧。所以说曹操/他当然不是说不懂,不明白什么的,反而他是很懂,是很明白就是了。但是必须要说什么呢,就是,之前他确实是没有这个想法,不过经过了两大谋士这么轮番说辞,还真是,曹操就已经是偏向于他们所说的这个了。其实一想,也对,也属正常。为什么这么说呢,就是因为这个事儿成了,己方所获得的利益大,而就算是

    不成,最后失败,己方也不会损失太多。所以对曹操来说,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或者说,他是有什么不赞同的。因此,他直接对程昱荀攸说道:既然二位都如此认为,那么此事,就如此实施吧!其实曹操早已想到了,在两人留下的时候,这个结果,如此结局,其实就

    已经是注定的了。他们很清楚自己这个性格,对于这样儿的事儿,自己是何乐而不为呢?对不对,所以真是,还得确实,要承认,自己对于这个事儿的想法,看法,他们都清楚,所以是不是,可以这么说,自己知道他们是了解自己的,其实他们也都明白,这个这个这个的。

    之后三人是说了下细节的东西,因为有些地方,那是必须要研究明白透彻才行,要不然的话,更容易出问题。所以三人是商讨了一会儿,就为了最后他们的事儿能成。当然那话其实所说不错,所谓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很多时候,最后已经不是说就靠着人力去如何如何,而是要看老天的,让不让你成功。因此,这个时候曹操他们是在努力不假,可三人却

    都清楚,其实最后的结果,到底能不能成,不在于他们到底是什么事无巨细,方方面面都考虑到。而真是说,最后老天让不让他们成,就是这么回事儿。反正还是,如果说就算是有九成的把握,可最后老天不帮你的话,那么就那么一成的不可能,也就能变成十成的不可能,

    所以最后就失败了。那么同样儿,哪怕就算真只有一成,甚至不到一成的把握,那么最后,只要老天让你成,那么那九成的不可能,其实都要成为可能,就是这么样儿,不对吗。因此,这个时候,三人虽说也是研究了一会儿,但是更加清楚,很是知道,最后的成败,在于老天

    而不在于其他的。老天帮你,那么什么都没问题,要是不帮的话,那可真是,什么都是问题了,不是吗。其实这个事儿,你看就是这样儿。最后三人觉得是说差不多了,当然,他们也是觉得,其实能说的,能想到的,好像都有了,因此,这个是不是,必须要说,他们也都觉得,这个其实是距离那个什么成功吧,又进了一大步啊。三人也是说完了,程昱荀攸则是

    起身和自己主公告辞,曹操可是亲自给他们送出了自己的大帐,这也算是给他们高的礼遇了,算是为了他们这个时候还给自己出主意,这么辛勤劳苦的,曹操觉得也确实,是应该自己那么做。如果说换成是其他人的话,曹操可是未必就真那样儿,只有说程昱荀攸他们两个

    的时候,他才会如此。其实还是那话,就算是抛开其他的都不说,就说程昱那个年纪,曹操怎么都得亲自给他送出去,这个是一定的,所以还有什么说的呢。如果说真有,那么就一定是荀攸,他其实是占了程昱这年纪的便宜了。要不然的话,就只有他荀攸一个的话,除非

    是那种逆天的奇计,要不然的话,想要曹操亲自送他出大帐,而就只有他一个人的话,这个基本上就不用想了,因为不可能啊。除非说真是,曹操心情特别不错,然后让荀攸给他说的,心情更好,那样儿的话,还真是没准,最后曹操是可能那样儿。否则的话,这个你就不要想什么了,确实,是吧。其实有时候还不得不说,这个心情对曹操的影响,确实是不小,

    你别看曹操平时基本上都是挂着微笑,很多时候更是哈哈大笑,但是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其实也多了去了。不过曹操有一点,那确实是挺好,就是其人是个乐观主义,而且还真是,不得不说什么呢,就是他心情再不好的时候,也未必就真笑不出来,所以曹操那个性格,其

    实也是决定了他很多东西,这也是半点儿都不错。如果说换成是刘备的话,他就没曹操这样儿,所以刘备不是没笑容,但是他那笑容里边儿,有时候也真是,隐藏了不少东西。(未完待续。)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