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一八二章 兖州军再攻襄平(九)
作者:夏海苍松      更新:2017-01-03 22:58      字数:5074
热门推荐:
    所以说甘宁张辽他们,自然是都明白,但是这个事儿,明白知道归明白知道,不过做,确实是不容易,就还是那话,去年都那么久时日,也没说是让他们和兖州军士卒磨合多好多好了。两人身为各自军中的大将,自然都是有自己的傲气的,所以在他们看来,这如今还让曹操说,虽然他并没直接就点出来,你甘宁不行,张辽也不好,可那意思,谁都明白,因此这

    让两人的面子,其实也是有点儿不那么好看。至少他们可都是看到了,刚才在曹操中军大帐中,曹操一说这话的时候,那兖州军的几个将领,刷一下,都往自己两人这边儿看过来了,所以这个是吧两人不是说就不能接受,但是实在,这个还是有点儿面子事儿,他们这觉

    得丢脸啊。所以两人是早已经下了决心,必须要和兖州军配合更好,哪怕这个并不是说一朝一夕的事儿,但是两人终究是水平在那儿摆着呢,所以是吧,这个其实也不是特别困难的事儿。他们最后还不能比得过乐进,但是想要如今提高那么一点儿,这个,基本上还是没太

    大问题的,不是吗。第三日,第三次的进攻,兖州军这回是真疯了。或者更准确来说,其实是带兵的甘宁张辽和乐进他们三个,是更疯狂了。为什么这么说呢,自然并非不是没有原因的,原因就是,这甘宁和张辽,是因为之前曹操明里暗里,说了他们一下。当然曹操是给他们面子了,没指名道姓,你甘宁又怎么样儿,张辽又如何的,自己怎么不满意了。真就没

    一点儿那样儿的事儿。所以说也确实,他们两人可没说对曹操怎么怎么不满,你看他们是,也觉得自己颜面无光,毕竟那曹操都什么意思,谁不知道?是,也许傻子不知道,但是在大帐中的那些个,还能有不知道的?所以两人都憋着气呢,这个可不光是因为去年他们带兵被

    逼退,无奈撤退的原因,还有就是因为曹操说了他们,这样儿。至于说乐进呢,那就更不用说了。尽管曹操没说他,毕竟他是兖州军的将领,怎么可能有说和士卒配合不好的事儿呢。但是曹操也并非就一句话都没说,至少他也是点了出来,乐进这之后没能上到城头,确实是

    很遗憾,挺遗憾的,所以这个他也是,觉得自己主公是这么说自己,自己要是再不拼了,岂不是让所有人都看扁了?所以这个绝对不是他乐进想要的,所以必须要承认的就是,他是绝对,不想再让自己主公那么说自己,哪怕就只是点到为止。乐进当然知道自己主公的意思,他怎么可能不明白,但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尤其还有甘宁张辽他们在场的情况下,这自

    己也真是,确实也没多少面子了,可不是吗。要说他乐进不在乎自己面子?那可能吗,所以还真是,必须要承认这个,就是这样儿。乐进是为了自己不被自己主公说,他也得让自己别像之前那样儿,是吧。而甘宁张辽,他能就更别说了,就是,不想让曹操再那么说。连乐

    进都这样儿,就不用说他们怎么样儿了。所以今日就算是孙平杨易还有石全他们,其实都看出来了,这今日甘宁他们,确实是比昨日要强,这个他们作为当事人,自然是能感觉出来,所以他们是他们感触最深,当然也有辽东军的士卒,兖州军士卒,都是感觉到了,这个很正常。如果说他们没什么感觉,那倒是真的,不正常了,不就是这样儿吗。说起来很多时候,

    还真是,这么回事儿,如果说乐进他们没点儿什么进步,没奋起一下什么的,孙平他们,包括辽东军士卒,能有什么感觉?自然是没有,所以这个时候他们有,那自然就是乐进他们有所进步了,这样儿,所以他们自然是有所感觉,必然了。如果不这样儿的话,那他们不都白混了?所以是吧,这个时候,他们也都知道了,如今的乐进甘宁张辽他们,是和之前两日,

    确实是不一样儿了。所以这一次,可以说甘宁张辽他们上到城头,是很速度了,至少比前两日,那要快。并且乐进也是,真的,这个就不容易了,还必须要这么说。如果乐进没那么快,甚至就没上去,在后面观战的曹操,他也不会说是特别满意什么的。但是如今这个情况,

    至少第一次,他是满意了。其实这个还真是,不得不说,因为他们比昨日强,比前日更好,所以曹操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他也知道,都清楚,显然,这个就是昨日自己的话,起到了作用,这个就不得不承认,是吧,还真是。所以曹操看到了甘宁张辽还有乐进的表现后,他

    是微微点头,是满意的。此时的甘宁张辽还有乐进,三人这个时候都带兵在城头作战。当然他们可不是同一时间上去的,那还没有,甘宁张辽他们差不多,而乐进呢,自然是要比他们往后点儿,就这样儿。但是不管怎么说,至少此时此刻,确实是没什么问题,他们三人都带兵在城头,和孙平几人攻守着,这也算是比较难得的场面了。主要是平时都有甘宁张辽,

    但是就没有乐进啊,所以今日这三人都同时在城头,你怎么说,也是比较难得的,这样儿。而今日孙平他们自然是也都知道,都看出来了,三人和之前可不一样儿,但是哪怕他们再强,这也不可能说让自己如何退缩,这个没可能。毕竟事已至此,你也只能是前进,绝对不会说

    是后退。因为你要退了,后面是还有路,但是前面,那基本上就彻底没路了。但是如今你在坚持着,前面未必有路,可后面,肯定还有退路,就是这样儿。因为你能跑到乐浪去,不被兖州军他们给擒住就好。而孙平他们,确实是不想被兖州军所擒,就是这样儿,要不然的

    话此时的战况,绝对是三日以来,最为激烈的。不激烈也不可能,毕竟这不管是甘宁张辽他们,还是说乐进其人,可都是带着气儿来带兵进攻的,所以这个就不得不说,是吧,怎么也得比之前要强才行,这就是三人一致的想法。其实仔细一想,也不难理解他们为什么如此,毕竟昨日被自己主公(曹操)那么说了一下,三人好歹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所以这

    怎么也不会觉得有面子。因此,这今日就是奋起了,也是理所应当。如果说他们什么都不想,没啥想法,如果说不是这样儿的话,那么就确实,可能今日自己主公(曹操)还得是说两句,他们肯定是不希望如此就对了,所以此时襄平城头是战况激烈,曹操一看,心说

    这样儿才对,必须要承认就得这么才行。很多时候,你要是什么都不说,基本上也真是,没什么太好的效果,但是如今呢,自己之前所做的,自己自认为都可以,也都不错,所以是吧,这个就是了,确实是挺好。而感到压力大了的,必然还是城头的孙平他们几个,当然也都包括了辽东军士卒,这个是肯定的了。说起来很多时候,必须要承认,他们其实是最不想

    看到兖州军如此的。但是人家这样儿,你有什么办法,只能是继续拼命,以求保住自己小命了。这如今不拼,能行吗?前两日,第一日试探,第一次进攻,所以兖州军还没在状态,那都很正常。而昨日第二日的第二次进攻,所以看他们也依旧是没像今日这么狠,所以也并非就是不能理解。而今日呢,他们也不是没想过,是不是曹操说什么了,因此这兖州军上下,

    不说是都疯了,可也差不多了,反正是疯狂了。所以可不光是孙平他们感到压力比之前大,就是辽东军士卒,他们也是如此。显然,这是必然的,如果说他们没什么感觉,那确实就是不对了,所以这样儿,是对的,是没错的,是应该的,这样儿。而此时乐进还是第一个被逼

    退的,哪怕他今日表现好,但是甘宁张辽什么本事,什么水平,而他们的对手呢,也是不如石全,所以乐进第一个下去,其实并没什么太大意外的。至少就连他自己,都是这么个想法了,就是觉得,这样儿才是正确的,是没错的。之后甘宁张辽他们也没支持多久,都一一

    被逼退了,都没办法,无奈了。不过他们对这个,其实也都是在所料之中,并没觉得有什么。对乐进来说的话,他觉得自己这就算是可以了,至少是比昨日前日都强,都好,那么还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的,至少此时此刻,是没有了。而甘宁张辽他们呢,其实也是这么个想法,他们倒是没想乐进多少,毕竟乐进和他们的话,其实也真是,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啊,不

    过就是这个时候,都是在带兵攻城,就是这样儿。而自己两人今日带兵,和兖州军士卒的配合程度,他们自认为,是比之前强了那么点儿,所以这个曹操观战,他也没说有收兵的想法,和昨日前日,那确实是大有不同了。反正就说今日的话,他是决定了,不到他们第

    三次下来,他是绝对不会让士卒鸣金收兵的。当然乐进不在这个范围内,只有甘宁张辽他们,就可以了,就够了。实在是,怎么说呢,就是乐进虽说今日的表现,是让曹操还算满意,可不得不说,这他们是比之前强了,这样儿,就是真不错,不管是谁,其实都算是满意了,

    如此。当甘宁张辽他们第二次上到城头的时候,这次乐进倒是没能跟上,实在是石全和辽东军配合程度,确实不是盖的。所以他第一次比之前快,顺利,其实已经就算是可以了。但是如今,可确实是,有点儿难为他了。毕竟你知道尽力,人家石全就什么都不知道?不尽力?所以是吧,这个你也确实,就得是这么说,也确实,是事实,这样儿。而等乐进上来的时候,

    甘宁张辽他们都已经被逼退了,不过是刚刚而已。所以尽管这一次乐进上来比上一次晚,可却绝对是比之前,也就是昨日和前日的所用时辰要短,就是这样儿。所以哪怕这次晚了点儿不假,可在曹操看来,是比之前进步了,其实就已经是不错了。要不然的话,想更多,其

    实有的,可能是奢求啊,就是这样儿。但是如今曹操想法,他倒没认为就是什么奢求,这至少他倒是觉得自己,其实还是很现实的。没说做梦,异想天开,白日做梦什么的,曹操自认为,那还没有。但是怎么说呢,那没有,不过如今的情况,总体来说他是满意,不过有的

    地方,他觉得还是没到自己所想的那样儿。而乐进他也知道,自己第一次,那是表现不错,这个没说的。而第二次,上到城头,就慢了,是,慢的话,也比前两日强,所以这个,想来自己主公会满意的。但是对于他自己来说,其实乐进还不是说那么满意就是了,至少他认为,怎么也得和第一次样儿,哪怕不是,也得差不多吧,就是这样儿。而等他们落到城下第三次,

    也就是第三次被逼退的时候,曹操是马上就让士卒鸣金了。他也知道,今日自己的目的,已经达成,而目标呢,其实也就算是达到了,这样儿。很多时候,你还得承认什么呢,就是不管怎么说,其实这都比以前强了,这样儿不是挺好。曹操从来其实都不是说那么特别不知

    足的人,那绝对不是他。所以就说这个时候,那也确实,是真的,他也是觉得挺好,自己是满意了,比之前可满意多,就是这样儿。(未完待续。)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