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一八一章 兖州军再攻襄平(八)
作者:夏海苍松      更新:2017-01-02 00:08      字数:5086
热门推荐:
    所以一直以来,可以说石全就是无奈,太无奈了,没办法。可是他还得这样儿不是。而乐进在石全的全力抵挡之下,甘宁张辽他们都被逼退了,他才堪堪上去,这就不得不说,石全这为了家人,也真是拼了。而乐进也确实,他倒霉透了,因为他上去的时候,孙平杨易他们都已经是腾出手来了,所以自然而然,他就悲剧了。面对三人带兵围攻,他就算是三个乐进,

    三头六臂,那最后也不可能玩得转啊。所以没两下,可以说他是刚上来,结果就又被打退了,就是如此。乐进被逼退,他可是一点儿脾气都没有,真的,因为没办法啊,别说是自己了,就是换成他甘宁张辽,他们两个其中任何一个,面对着三人带兵围攻,除了比自己能多

    支持几个回合之外,其他的,其实都不会和自己有什么太大区别,最后一样儿被逼退,而且还比之前还要更快下城头,如此。所以说被三人带兵围攻,对乐进来说,他是除了觉得自己倒大霉之外,其他的,倒是都没什么。那自己运气不好,还能怪谁呢,因为一个石全的话,

    其实就已经是够自己受了,结果之后又多出了孙平和杨易,他们两个。而且你还不能就认为甘宁张辽他们早下去了,所以变成了这样儿。要说人家之前没下去的时候,自己怎么就没上去呢,所以说这个,是吧,也是问题。本来他乐进也不是那种人,根本就不是那种把什么事儿都推到别人身上,然后说自己都没什么事儿的那种。说起来乐进也确实,他有比较的心

    思不假,哪怕是这个时候,其实都还有,这个没错。但是有那个心思,却并不代表他就什么事儿都怪到别人的身上,而一点儿都不去找自己的原因。就像如今这个事儿,他就绝对不会认为甘宁张辽他们有什么不对的,而错误的其实就是自己,实在是不太争气了,这样儿。

    而且也确实,他不是那种把什么都推给其他人的那种人,有什么事儿,他还是要先看自己,到底是做得对不对,要是有什么错,先看自己,然后再说其他的。因此,曹操看重他,也并非就是没有原因的,至少有人,或者说是很多人,都说是别人怎么怎么样儿,自己都做得好,

    做得对,那样儿的,说起来曹操是真看不上,所以乐进这样儿的,是他比较欣赏的,如此。所以说曹操器重他,确实,并不是没有原因的,至少这个也算是一个了。而乐进被逼退,没两下就下去了,这个也算是在所有人所料之中。别说孙平他们是这么看,就是甘宁张辽也都知道,看他上去的时候,两人就知道,乐进他可是支持不了多久。其实别说是他了,就是换

    成自己俩,也不好使。最多也就是支持比他乐进长那么点儿时辰,如此而已了。其实很多时候,就得是这么想,毕竟甘宁张辽他们是,自认为自己比乐进强,当然也是事实,不过面对着三人带兵围攻,他们照样儿是不好使,哪怕是三个三流将领,但是这个还不能这么看。

    毕竟是守城,不是单挑什么的,所以不过他们也管不了乐进多少,反正虽说他们也不想他这么没两下就下来,可甘宁张辽对此能有什么办法?毕竟别说是他乐进碰到,就是自己俩,也真是不好使,还是那话,无非就是坚持时辰比他长那么点儿而已,就是。所以两人也都是无奈,如今还能做的,不过就是再一次早上去,然后别让他们三个联合起来。当然这个

    还要说甘宁和张辽他们马上就上去,最好是一起,就算是前后相差不多时间,也是可以。但是怎么说呢,必须要承认的就是,如果说两人就一个上去了,然后那个还被阻截在城下,乐进还没上来,那么没准就会变成两人对付一个了,这个都不少说啊。当然可能性不是说很大,这个也确实没错。所以说如今,自然还是早上去,对甘宁张辽他们来说,这个就是他们

    现在最要去做的,最应该去做的。不过这个第二次进攻,他们上到城头的难度,比第一次费劲多了。刚开始的时候,你说辽东军还不是说那么在状态,所以是这样儿。但是如今来看,这他们经过了第一次的防御,如今慢慢已经是在状态上了。所以说尽管兖州军依旧是进攻凶

    猛,但是怎么说呢,他们在面对襄平如此多的城防,如此多人马守御的情况下,就是甘宁张辽他们,这第二次也是没能那么容易上去,和乐进都没什么大区别。不过就是石全可比孙平杨易他们强,在士卒配合上面,他们两人不如其人啊,所以乐进想上去,更是难比登天了。

    就看甘宁和张辽,他们都没上去,所以就更不用说这个时候的乐进了。毕竟石全是吧,这个时候他和士卒配合,就是要强于孙平杨易的,这个是事实啊。在后观战的曹操这么一看,他也不得不承认,这第一次上到城头,还算是可以,顺利吧,可这如今第二次,乐进不用说了,就看甘宁张辽他们,也是要费大劲了。不过这也难怪,就说他们这如今什么情况,你必

    须承认,人家辽东军是慢慢在状态了,而己方哪怕依旧是进攻激烈,但是怎么说,人家有优势啊,这个是不可不重视注意的。曹操已经是想好了,今日也不用什么等他们三次上去在被打退,再鸣金收兵。直接就等他们第二次下来,就让士卒鸣金吧,至于说乐进,就不用多

    管他了,只要甘宁张辽他们下来就可以了。不是说曹操就不照顾他,其实正是因为他是兖州军的人,是自己人,所以曹操必然是要对他没那么多客气什么的。怎么说乐进都是兖州军的,曹操是他们老大,是他们主公,所以他做什么,尤其是还有其他军中将领在的时候,确

    实是不需要照顾乐进最多,能照顾甘宁张辽他们,自然是要对他们,而不是对乐进什么,这点曹操清楚,兖州军众人明白,就是他乐进,当然也不是不知道就对了。所以当乐进还没上去,而甘宁张辽被逼退的时候,曹操就果断让士卒鸣金了。对此,是谁都没什么意见,或者说其实他们也是如此想法,更是知道,自己主公早就已经是决定了,要这样儿。所以就算

    是其他人有什么想法,在这个时候,也真是不会多说什么的。而此时的乐进一听己方鸣金,他就知道自己主公想法。不过他都明白,也都懂,其实就算自己是自己主公的话,估计也会这么做,所以其实是没什么大不了的。而自己唯一说还不甘心的地方,那就是没再次上到襄

    平城头,这样儿,要不然的话,自己也没什么更多更大的遗憾了,就是这么回事儿。很多时候,必须要承认什么,那就是现实的情况,还达不到你所想到的那样儿,那么你多少,还是会有遗憾的。至少说你缺少什么,就想要什么,基本上,都是这样儿,所以是吧就像如今的乐进,其实他就是想早上到城头,而不是说被石全这么阻截着,让自己就是上不去啊。

    结果兖州军鸣金,甘宁张辽他们倒是没觉得什么,就只是乐进觉得,如果再给自己一会儿,也许自己就能上到城头。不过这个时候,怎么说都是遗憾了,真是,这个还确实,己方都鸣金收兵了,你还能怎么办?至于说其他人的话,孙平杨易他们自然是轻松了不少,也就只有石全,在他所想中,这兖州军跑得太快,要是晚点儿的话,那多好,可显然,这还没有自己

    所想那样儿。甘宁他们带兵撤退了,回了兖州军队伍中,曹操一挥手,带他们回了兖州军大营。他依旧是有话要对所有人说,可不光是对带兵攻城的甘宁他们,自然也都包括了所有人,他们兖州军的将领,如此。其实说起来,曹操也就是无非先总结一下今日的战事,然后

    说今天几人表现,最后希望一下明日的战事,就是这么回事儿。基本上每一次,还不都是这样儿了,所以今天这第二日,其实也不会说有什么意外的。必须要承认的是,不管是曹操手下的那些人,还是说甘宁张辽他们,其实都知道,自己主公(曹操)回去之后,要说什么,

    毕竟那都不是一次两次了,是吧,所以此时兖州军大营,曹操中军大帐中,他是在对众人讲着今日战事,他所总结的。反正总体来说,今日曹操那个意思,还算是可以。当然了,这个是总来说,是这样儿。但是到个别的,他还是觉得,己方将领和士卒的配合,那确实,是不如人家辽东军。石全不用多说了,是有目共睹,他都什么样儿。而孙平呢,倒是没什么,

    就是一般般,平常。杨易是比他强,没石全厉害,这样儿。但是己方呢,乐进就算是行,毕竟他是己方的将领,所以在曹操看来,对他来说,这个怎么都比甘宁张辽强,那是一定的,必须的啊。不过到了甘宁张辽这儿,就确实是不行了,所以曹操也不得不提出来那么一下,

    那意思,这他们还得多磨合磨合,他倒是没说,这之前去年也不是带兵攻城了那么多时日,然后是吧,应该挺熟悉了吧。曹操都没说这话,对他来讲,这也确实,是绝对不能那么多说,并且他也清楚,其实也未必就是有什么大用。其实你说甘宁和张辽他们,就什么都不知道?

    这事儿曹操必然是不相信,所以也真是,就只能说,这么回事儿吧,自己其实更多的,也就是点到为止,这样儿。毕竟甘宁张辽他们都不是自己,不是己方将领,所以必然是不能也不好多说。就说这之前自己都没那想法,要说什么,可如今这个情况,你不去说,根本就不行啊,所以这个最后,曹操是把该说的都说完了,他就让众人都回去了。反正对他来说,

    这个就是,不得不说,该说的,哪有不去说的。所以,就是如今这样儿了。反正对曹操说来,不管谁愿意听,不愿意听,自己要说出去的话,都得说完才行,就像如今这样儿,必须。然后,你们愿意说什么就在大帐说会儿,如果要是没有话说了,那么就下去休息吧,不管是

    自己一方的将领,还是说甘宁张辽他们,都是如此。甘宁张辽他们是一起回去了,两人一路上也聊了几句,无非就是今日战事的事儿,还有曹操最后的话,他们倒是都说了一下。其实两人何尝不知道如今这个情况,但是你让他们如何去说这个,至少说除了时日之外,根本

    也是没有什么办法,就让两人一下就和兖州军士卒如何如何相熟,能特别特别熟悉什么的,带兵攻城,配合程度都特别高,他们是真没有办法。所以这个就必须要承认,曹操所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但是到底还有什么办法,他们也是不清楚。因为除了时日长之外,根本就没有一个好办法,能让他们这么两个外军的将领,对一个说是敌军,哪怕那个是盟友吧,这样

    儿的一支人马,就熟悉了。他们也许是也相识了不短时日,但是必须承认什么,那就是他们如今这样儿,虽说必然,肯定还是不能和乐进相比,这个肯定是了。但是怎么说呢,不管是甘宁说来,还是说张辽,其实他们都自认为,比起去年,他们都是强了不少,就是如此。

    但是他们更加知道,显然这个,在人家曹操那里,就还是不行。哪怕你说了,是,有所进步,但是在人家看来,那却依旧是不够的,是不足的,就是这样儿。(未完待续。)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