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1269.第1269章 我是一个低调的人
作者:美女请自重      更新:2017-01-10 22:47      字数:2495
热门推荐:
    索菲亚没想到路易斯身边还有这样的高手,等回过神想要闪躲的时候,却是已经晚了,火球已经直冲冲的朝着她的门面袭了过来。

    完了!

    在索菲亚看来,自己是必然会被火球击中的,就算是不死也会重伤,毕竟在这种情况下她连防御的机会都没有。

    她吓得闭上了眼睛,但等待了良久,都没有一丝痛苦降临,她睁开眼睛一看,眼前的火花不知什么时候消失的无影无踪。

    取而代之的是,路易斯和黄袍道士一脸的惊讶。

    火……消失了?

    不对,应该是沈大仙救了自己!

    想到这儿,索菲亚一脸感激的看向了沈欢,可沈欢正在和林妙诗窃窃私语,好像那忽然消失的火,和他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这时黄袍道士忽然开了口,“小娃娃,我看在路易斯先生的面子不和你计较,只是略是小计惩戒一下你,以后若再敢对我的雇主不敬,就休要怪老夫不客气了!”

    说完,一甩他那黄袍站在了路易斯的身后,那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让人看着十分蛋疼。

    路易斯一听这话,心中大快,原来闹了半天是道长主动放过了索菲亚。

    哼!没能让索菲亚这丫头吃苦头真是失策,我的实力虽然没有她强,可却能够感觉出来,她刚才是真的想要动手杀了自己!

    “索菲亚,听到了吗?如果你不想死的话最好不要招惹我,另外,你不应该叫我路易斯,而应该叫我哥哥。”路易斯冷笑道:“关于你不尊兄长这件事情,我可是在意好久了。”

    “你——”

    “再见,好好陪着你的华夏小白脸吧!外援?哈哈哈哈。”路易斯面带嘲讽,大笑着转身离去。

    “气死我了!”索菲亚气的一爪在城堡上抓出了一个窟窿,发泄完以后,她走到沈欢的面前,面带歉意道:“对不起沈大仙,我不知道路易斯这个混蛋也请了一个高手。”

    “高手?”正在和林妙诗卿卿我我的沈欢笑了两声,“如果那种渣渣也可以被称之为高手的话,我想,我这种人应该可以被称之为神了。”

    索菲亚面色一惊,欣喜道:“刚刚果然是您出手相救!”

    “举手之劳罢了。”

    “那您刚刚怎么不出来教训一下那个道士?”索菲亚说完又有些后悔了,自己以这种语气和沈欢说话实在是太不敬了,连忙改口道:“对不起,我的意思是说,您为什么没站出来表现自己的实力?如果您击败了那个道士的话,待会儿我向爷爷举荐的时候,会省下不少的功夫。”

    “我是一个低调的人,低调你懂吗?那个渣渣我一击就可以秒杀,我有必要说出来吗?没必要!你看妙诗是我媳妇,我有说出来吗?没有!”沈欢嘴上说着低调,可这语气和表情却没有半分低调的样子。

    索菲亚听完后,竟认真的点了点头,“按照您的说法,确实没有这个必要。”

    “看来你不懂华式幽默。”

    “啊?我一定会努力学习什么叫做华式幽默的。”索菲亚依旧是一副认真脸。

    沈欢无奈的扶额道:“真是无趣的花旗人。”

    “觉得无趣的不一定是花旗人,我也不觉得好笑。”一旁的林妙诗开始泼起了冷水。

    “不是,我——”

    讲实话,沈欢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给丈夫面子的媳妇,但……他就是喜欢,至于理由,难道还不够明显吗?他这人命中犯贱啊!

    大殿依旧很华丽,不是那种庸俗的贵气,而是华贵之气,粗看之下或许没有什么,但只要懂行的人看到,就会发现这家的主人——真捷豹土豪。

    这种感觉就好像有人家里放了根黄梨花木桩,不识货的人只会觉得这家子好傻哔,弄了根破木桩放在院子里,但懂行的人看到后,一定会惊为天人。

    可能是因为吸血鬼喜欢红色,屋子里的红宝石有不少,光是头顶的古典吊灯上面,就镶嵌了不少宝石,而这个灯架,若沈欢没有看错的话,应该是十足金。

    路易斯见他们进来,一脸傲慢的为其他人解释道:“这位就是咱们索菲亚公主请回来的华夏高手,哈哈哈哈!真是太可笑了,索菲亚,你应该让你的朋友留一个布鲁斯李的发型,或者让他穿一身黄色的运动服,这样看起来或许更有威慑力一些。”

    路易斯的话引起哄堂大笑,由此可以看出,索菲亚在血族中的地位似乎并不怎么讨喜。

    “肃静!”

    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传了过来,是一个有些秃头的老者,皮肤很白,但满是沟壑,他手中拿着一杯红酒。

    沈欢忍不住小声嘀咕道:“你们吸血鬼也会脱发吗?”

    索菲亚愣了一下,然后说道:“是的,这几乎是所有人型生物都在面临的问题。”

    “这样啊……”沈欢咳嗽了两声,“你说我如果能够治疗你爷爷脱发的话,能够赚多少钱?”

    “应该会很多吧。”索菲亚认真道:“其实爷爷可以变成年轻的样子,只不过他不太喜欢自己秃头的模样,所以就一直压制着自己,但也算是变相性的保存实力吧,毕竟在这种紧要关头,他要是倒下了,我们血族就完蛋了。”

    老人喝了口红酒,准确来说应该是血液,因为沈欢嗅到了一丝血腥味,还是热乎的,应该是刚取出来没有多久。

    随着一杯血液下肚,老人的脸色看起来好了不少,秃顶虽然没多少变化,但给人的感觉确实年轻了。

    “索菲亚,你这阵子去了哪里?”

    “爷爷,我——”

    索菲亚刚想回答,却被一旁的路易斯给打断,“爷爷我知道,她去了华夏,那个您多次强调不能去的禁忌之国!”

    “什么?!”老人听到这话,一下子就怒了,“索菲亚,我说过多少次了,华夏那种地方绝对不能去!”

    “来人,把小姐给关起来,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能放她出来!”

    “爷爷,你听我解释。”索菲亚试图解释,可老人根本不给他解释的机会,“怎么还不动手,难道要让我亲自动手不成!”

    路易斯心中大快,他已经很久没有让索菲亚这样吃过憋了。

    就在这时一个不温不火的声音传了过来,“老爷子,你这样做不觉得太武断了吗?”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