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1267.第1267章 前往花旗,新的银行卡!
作者:美女请自重      更新:2017-01-09 21:19      字数:2450
热门推荐:
    算起来林妙诗这个人虽然个性冰冷,但绝对算不上高傲,也从未拿着自己娇美的面容和林家千金的身份到处张扬,摆出高人一等的感觉。

    可她这一次对于索菲亚的评价,却带着一些敌意。

    其实这也不能怪人家,毕竟最近沈欢到处采的野花太多了,身为东宫正主她时不时注意一下他身边的女人也很正常。

    而且在当今社会,占有欲早就不是男人独有的东西,将本来属于自己的蛋糕分成几份,也不是所有人可以接受的。

    现如今林妙诗接受了,但这不代表她可以无止境的接受,蛋糕是有限的,要一直这么瓜分下去,迟早有分完的一天,到时候很可能连原本属于自己的那一份都没了。

    宽宏大量是身为大妇的应有之风,可要真没点原则,那就不是宽宏大量,而是傻哔式样了。

    沈欢也是个聪明人,怎么会看不出林妙诗的想法,连忙说道:“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么,这次要去参加拍卖会,需要一个当地的导游,这个就是我们的导游,叫索菲亚。”

    “闭嘴,我让你解释了吗?”林妙诗瞪了沈欢一眼,那模样大有一副女主人的威严。

    沈欢悻悻的耸了耸肩没敢说话,女人都是不讲道理,所以任何试图和女人讲道理的男人都是——脑缺。

    沈欢可没什么兴趣当脑缺,再说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确实是他自己处理不当,人家小姑娘心里面有点脾气,都是很正常的。

    不过在索菲亚看来,这就是大新闻了。

    沈欢,这个在他看来异常强大的男人,竟然、竟然怕老婆。

    天呢,华夏不是一直是一个大男子主义的国家吗?

    一定是自己搞错了。

    不对!万一是真的呢?

    照这么说的话,是不是自己只要搞定这位主母,就等同于搞定了大仙本人呢?

    在索菲亚眼中,林妙诗表现的虽然冰冷,但实际上却是比沈欢本人好说话多了。

    “参加沈夫人。”索菲亚行了一个华夏礼仪,躬身尊敬道:“正如沈先生所讲的那样,我是你们这次花旗之行的导游,而且对于万帕尔拍卖行的规矩,我想就算是当地的本地居民,都没有我了解,所以我这一次一定会给二位一个开心的旅行。”

    索菲亚说完以后,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次的事件并不怎么温和,大战什么的也不可能避免,简单来说就是,这次的行动非常危险,她有些不理解,沈欢为什么要带上林妙诗这样一个女人。

    难道是对自己的实力过于自信,觉得自己可以不必顾虑那么多?亦或是——

    果然。

    在观察过林妙诗以后,索菲亚忍不住在内心中发出惊叹,结果显而易见,林妙诗正如她蔡祥忠的那样,并非花瓶,而是一个实力不次于自己的存在。

    貌美如花,富贵荣华,还有如此实力,难怪有资格成为大仙的伴侣。

    如此看来,当初大仙拒绝自己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林妙诗没再说什么,她刚刚那样说话也是因为一时的怒气上头,现在冷静下来以后,她便恢复了之前那种波澜不惊的平淡状态。

    三人没有再多聊什么,没过多久,厂公便派人送来了相关的出国手续。

    “这是您用来消费的银行卡。”

    沈欢看着递过来的银行卡疑惑的皱了下眉头,“怎么又给一张,之前不是给过了吗?”

    他说的是最初的那张,直接连接国库,建设长乐村的时候,花费了一些,之后基本上就没怎么动过,所以沈欢看着手里的这张新卡表现的十分疑惑。

    “之前那张卡属于皇族专用卡……”来人朝着四周看了看,“其实是国主的副卡,国际上有不少人都认识的,这一次出去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您以私人的身份拍下,所以特地办了这张新卡,除了卡主的身份以外,基本上和之前的卡没有任何区别,当然原本的那张卡已经作废了。”

    李瑾轩的顾虑,沈欢还是明白的,就像是这些年海外拍卖华夏国宝的拍卖会一样,一般都是以个人名义拿下的,如果是以国家名义出手,先不说面子问题,光是各国的狙击都会让人受不了。

    “我知道了,还有其他的事情吗?”

    “没有了,不过厂公让我以他个人的名义祝愿您一路平安。”

    “回去帮我谢谢他,就说他的话我收到了。”

    原本以为这个厂公不是一个官腔特别重的人,但现在看来完全是他误会了。

    皇城,御书房内。

    “没想到沈欢竟然自己找到了熟人,真是令我感到意外。”李瑾轩尝了口精致的糕点,那糕点光是看上去就十分诱人,不过他似乎没什么食欲,在吃了一口以后便放下了,“这个结果真是令我意外,看来我们这位寻龙公的本事,远远要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强大。”

    一旁的厂公开口解释道:“历代药王的关系网都非常的庞大,沈欢这一代……和之前几代相比,还略有欠缺,不过他应该是第一个和国际接轨的药王。”

    “把这样的不稳定因素留在国内,我真是感觉有些不安呢。”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依老奴所见,沈欢这样的人才就算得不到也千万不要得罪。”厂公叹了口气,“不说别的,光是药王之威就不是我们所能承受的,而且如今……他的实力已经无需再将我放在眼中了。”

    “我怎么有种养虎为患的味道呢。”

    “那是因为您太贪心了。”

    “我太贪心了吗?”李瑾轩笑了笑,接着说道:“还是没有那个人的消息吗?”

    “没有,几乎可以肯定他已经不在华夏了。”

    “那国外呢?”

    “在国外我们行动多少有些不方便,所以要慢一些,不过总能找到的。”

    “这句话你已经说了五年了。”

    厂公干笑两声,无奈的叹了口气,“其实您又何须赶尽杀绝呢。”

    “如果我当初够狠,早就永绝后患了!”

    面对戾气越来越盛的李瑾轩,厂公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开始质疑,自己等人当年所做的选择,究竟是对的,还是错的……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