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1266.第1266章 这个女洋鬼子是什么人?
作者:美女请自重      更新:2017-01-09 18:24      字数:2536
热门推荐:
    “无论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索菲亚兴奋的说道。

    沈欢摆了摆手,“你也别答应的这么早,还是先听听条件再说,如果你达不到的话,刚才那些话就当我从来没有说过。”

    “好,您说。”

    索菲亚已经想好了,为了保护血族和爷爷,自己可连身体和生命都放弃,又有什么条件是自己达不到的呢。

    “我的职业是医生,使命是救人,保护你们血族也算是在救人,所以我就按照自己正常的收费标准来收费。”

    “您的收费标准是?”

    “一半。”

    索菲亚有些迷茫道:“一半?”

    沈欢点了点头,解释道:“嗯,救人收一半是我的原则,放在你身上,这次的治疗费用就是你们血族总资产的一半。”

    这个结果是索菲亚可以接受的,血族活跃了几个世纪,总资产根本不是世人所能理解的数字衡量的,就算支付了一半资产,对血族来说也不是什么大影响,因为剩下的一半足以让他们血族时代无忧。

    再说,只要服用了永生之酒,他们就可以摆脱罪名,再一次投回神的怀抱,到时候钱这种东西,有多少,甚至是有没有,都全无关系了。

    “这个条件我可以接受。”

    沈欢伸出食指和中指说道:“第二个条件,在守护你们之前,我需要你带我去一趟万帕尔拍卖行。”

    “万帕尔拍卖行?”这一次索菲亚眼中闪过了一丝惊讶,“您去那里做什么?”

    “做人最重要的就是别问那些不该问的。”沈欢的语气中有些不悦,明明是求人的角色,却还喜欢刨根问底,说讨厌那都是好听话,说难听点那就是不知死活。

    索菲亚身子一颤,连忙说道:“知、知道了,对不起。”

    “第三条,也是最重要的一条。”沈欢注视着索菲亚的目光说道:“我需要一份永生之酒。”

    “什么?!”这一次索菲亚完全震惊了。

    沈欢皱起眉头道:“怎么,没办法接受吗?如果没办法接受的话就算了。”

    “不、不是的,只是、只是永生之酒的数量有限,而且还是家族目前最贵重的东西,我、我一个人是没办法做主的。”索菲亚慌张的解释道,她生怕沈欢误会什么,毕竟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沈欢是他们血族生存下去的唯一希望。

    “哦?”沈欢挑了下眉头,“如果你没办法做到的话,那就算了。”

    “等一下,请您等一下好么,我、我——”索菲亚咬了咬牙,似乎做了一个很艰难的决定,“这个我可以做主,只要我将属于自己的永生之酒贡献给您就可以了!”

    沈欢的表情稍显诧异,他没想到眼前这个小丫头,为了家族竟然可以付出这么多。

    他从这个女洋鬼子身上找到了一丝熟悉感,同样是为了家族可以抛弃一切的——李凤仙。

    想到这儿,沈欢对于这个原本并不怎么讨喜的女人多了几分好感,说话的态度也缓和不少,“既然谈拢了,收拾一下,我们立马去花旗。”

    “现在就去?!”

    “你难道没有听说过有句话叫做时间不等人吗?”

    “好、好,我现在就去和君兰打声招呼。”

    一提起沈君兰,沈欢又想起了一件事情,“对了,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算是附加条件吧,我帮你做完事情以后,你需要回来华夏一趟,去兰姐的家,告诉刘阿姨和沈伯父,说兰姐和你只是朋友关系,为了让他们放心,你会立刻马上离开华夏回花旗。”

    索菲亚没能想通其中的关键,但因为之前的事情,她这一次并没有多问,“好。”

    “去吧,我也需要去做些准备,半个小时后,我们机场见。”沈欢说完便消失在了原地。

    索菲亚现在心中充满了兴奋,不过想到要对沈君兰解释离开的原因,她又是一阵头痛。

    林家……

    “又要出去?还是出国?”林妙诗柳眉微皱,心中想必是有些不悦。

    沈欢干笑着点了点头,“是的,除了国主交代的事情以外,还有宋可馨的事情。”

    他没打算把血族的事情说出来,林妙诗也是道修没错,但她那一身实力都是绝尘传给她的,加上一直在世俗生活,实际上她和普通人的思想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吸血鬼的传说经过影视小说等题材的渲染,早已家喻户晓,不管是以正面形象出现还是以反派形象出现,无一例外的是,吸血鬼都代表着一种强大的力量,如果说出来的话,林妙诗一定会担心。

    林妙诗沉默了一会儿,“那你去吧。”

    “其实……我想和你一起去。”沈欢说的实话,他想要带林妙诗一起过去,不仅仅是因为之前的承诺,也因为两人太久没有在一起了。

    感情这种事情,一旦生疏了就很难再拉回去,现在两人的感情虽然还算正常,但和之前的如胶似漆相比,确实有些淡化了。

    “我不去了。”

    “为什么不去?”

    “我去了以后,可能会成为你的累赘。”

    “你怎么会这么想?”沈欢拉住林妙诗的手,“对我来说,你永远不会成为累赘。”

    “男人都是嘴上说的好听。”

    沈欢无语道:“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样多愁善感了。”

    “你觉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林妙诗话中有话,沈欢又怎么可能听不出来,“那个你去不去?”

    “既然一家之主都开口了,你觉得我可以不去吗?”林妙是露出了一个幽怨的小眼神。

    “那就收拾收拾东西,开路吧。”

    林妙诗收拾的东西的时候,发现沈欢一动也没动,疑惑道:“你怎么不收拾?全都装进须弥戒指里了吗?”

    沈欢摇了摇头,猛地以公主抱的方式将林妙诗抱起,“带上你就够了,因为你是我的全部。”

    林妙诗脸色一红,啐嘴道:“还要不要脸。”

    “要你就够了。”

    到了机场以后,索菲亚一下子就愣住了,和大部分女人一样,她被林妙诗的美所震撼。

    “这位就是仙母吧?”

    索菲亚这边刚开口,沈欢还没来得及回答,就感觉身体一阵冰冷,“这个女洋鬼子是什么人?”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