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63章 把那丫头赔我就好了
作者:美女请自重      更新:2016-04-07 14:34      字数:2641
热门推荐:
    苏璃的话对沈欢造成了巨大冲击,他现在不过刚刚筑基,就可以随意戏耍普通人,那比他强大至少三倍的追星境道修,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沈欢深吸了口气,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我和他发生正面冲突,胜算有几分?”

    “只是普通筑基的道修,在追星境修者手下走不过一个回合,至于你……”苏璃沉吟几分,这才说道:“你的情况太过特殊,我也没办法判断。”

    如果说普通人的道基是混凝土,天才的道基是钢铁,那么沈欢的道基便是金刚石!

    这般强大的道基,完全可以说是道修界的一朵奇葩。

    “你先藏回血玉里,我下去看看情况再说!”说完,沈欢便向楼下走去。

    “老骗子,有、有、有……有本事你站住!”林逸轩双手放在膝盖,勉强将自己撑住,说起话来上气不接下气。

    林妙诗还在喝着啤酒,眼前的追逐似乎和她毫无关系。

    被林逸轩称为老骗子的,是一个看起来六七十岁的老人。

    白色发丝略显凌乱,用一根麻绳随意束缚着。

    长时间未清洗的青色道袍,被磨得油光发亮。

    道鞋只有一个,另一只脚丫子上的袜子,还漏了半截拇指。

    沈欢下来的时候,他正一边用葫芦饮酒,一边用变色儿的桃木剑伸进后背挠痒,“小家伙,道爷我说了,你这屋子有污秽,道爷帮你收了也不要钱,来两壶酒就成。”

    “别说酒,就算是凉白开都不给你!再不走,我、我可就报警了!”

    林逸轩刚下来时就憋了一肚子火,看到这老道士的打扮,更是火冒三丈。

    人家那些骗子,最起码体面上还算过得去,你倒好,家伙事儿都不准备就来了。

    老道士嘿嘿一笑,“报警?道爷可不怕那些小家伙。”

    “你——”林逸轩想骂人,但多年养成的素养,竟然让他不知道该骂些什么。

    沈欢没有以貌取人的习惯,更何况根据苏璃的感应,这老道士可是追星境初期的道修。

    “老先生不过是想喝酒,我带你去附近酒吧喝个够怎么样?”

    “我呸!”老道士一口浓痰直接吐在了地上,“洋鬼子酿的那些马尿能喝嘛?”

    沈欢愣了一下,笑道:“不知前辈想喝杜康还是……”

    “老道什么好酒没喝过?如今独爱二锅头,没别的特点,就是够劲!嘿嘿。”老道士没有半点高人模样,一谈起心头挚爱,笑得就像是碰到了真空上阵的美女。

    林逸轩放心的蹲在了地上,“沈欢,别和他废话,快点把这死皮赖脸的老骗子给赶出去。”

    “你随从呢?”

    身为大家公子,追人揍人这种小事儿,交给下人做就好了,像林逸轩这种亲力亲为的公子哥,沈欢还是第一次见。

    不提这事儿还好,一提林逸轩脸色更难看了,“在那边!”

    沈欢顺着他所指的方向一看,总算明白老道为何只穿着一只道鞋了,因为另一只正待在中年人的脸上。

    中年人口吐白沫的躺在地上,看样子像是晕了,但在身体本能的促使下,时不时还会抖两下。

    “你怎么不把鞋子给他拨开呢?”

    林逸轩眼睛一瞪,“你去啊!”

    我去就我去,不就是只鞋子嘛。

    沈欢走过去,腰刚弯到一半,就捏着鼻子站了起来,“我觉得吧……咱还是打120吧。”

    他转向老道士,说道:“前辈,现在我去跟您买酒,你到别处捉鬼成不?”

    老道士一脸享受的眯着眼睛,“道爷我不喜欢欠别人东西,待我除了祸害,再向你小子讨酒喝。”

    说着便起身,摇摇晃晃的朝着楼上走去。

    “我们这屋子干净的很,哪来的什么妖魔鬼怪,您看错了吧?”沈欢拦在楼梯口,干笑道。

    老道士没说话,手中桃木剑一挑,就想把沈欢给拨开。

    见沈欢轻易多开,他睁开了眯着的眼睛,“不错,你小子有几分本事,跟道爷比划比划?”

    “我哪是您的对——”

    不等沈欢说完,老道士便摆手道:“小子莫要藏拙,道爷我虽然年纪大了,可这眼却没花,你有多少斤两,我还是看得出来的。”

    说完,手中桃木剑又是一抖,再次朝沈欢门面袭去。

    看来必须动手了,不然这老道士是不会走的。

    老道士的境界比他要高,所以沈欢在出手时,直接施以全力。

    “咔嚓!”

    剑拳相交,老道士手中的桃木剑直接断裂。

    “好小子,你竟敢弄坏祖师传我的桃木剑!”老道士身上的气势猛然一变,再没半点邋遢的影子,站在对面的沈欢明显感觉到一丝压力。

    生气了么?这种情况下,自己能挡他几招呢?

    老道士还未出手,沈欢就紧张到了极点。

    如果苏璃之前未说出老道士的境界,他的情况应该会比现在强点儿。

    “你……”老道士每走一步,沈欢心中的压力便加大一分。

    忽然老道士一屁股坐在地上,搂着脚脖子大哭了起来,“你赔我桃木剑,你赔我桃木剑!这可是祖师亲手传给我的啊,就这么被你打坏了,等我百年归老,怎么面对九泉之下的祖师爷啊!”

    “你赔我桃木剑!你赔我桃木剑!”

    这、这尼玛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这是……碰瓷的?

    管那么多干嘛,只要不动手,什么都好说。

    “老爷爷,别哭了,我赔您还不成嘛!”

    “赔?你赔得起嘛!这可是祖师给我的。”老道士先是一瞪眼,说着,又大哭了起来,“祖师爷啊,老道我对不起你啊!”

    哭得挺惨,就是雷声大雨点小,这演技也没谁了。

    “您看一万块怎么样?”

    老道士还没说话,林逸轩就急了,“你干嘛呢,没看出来这老骗子是碰瓷的吗!”

    “一万块?你打发叫花子呢!”老道士更为不满,“再说,道爷这桃木剑,是钱财那种污秽之物能比的么!”

    沈欢换了个套路,试探道:“那……我给您弄两壶上好的二锅头?”

    “好、好……”老道士听到后,眼睛果然一亮,还忍不住砸吧了两下嘴,但到了最后却改口了,“好个屁!”

    看到这情况,沈欢忍不住开始质疑自己的判断,难道那桃木剑真的重要无比?

    “你小子咋这么笨呢!”老道士见沈欢不吭声,一下子急了。

    沈欢干笑两声,“还请前辈您明示。”

    “其实很简单。”老道士说着一指林妙诗,“把那丫头赔给我就好了!”

    我、我……卧槽尼玛!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