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62章 人吓人,吓死人
作者:美女请自重      更新:2016-04-07 14:34      字数:2686
热门推荐:
    这些东西是林妙诗的,但林妙诗谁的?他沈欢的!

    一群神棍不仅破坏了自己好事儿,还想顺手捞油水,我的油水有那么好捞?

    “来人,把东西都搬走,记住要轻拿轻放,免得因为磕碰而放出里面的妖物!”老道士指挥着徒弟们搬东西。

    “哎呦!”

    林逸轩忽然发出一声惨叫,吓得众人都是一惊。

    中年人连忙问道:“林先生怎么了?”

    “有、有东西扯我头发!”林逸轩一脸惊慌的用双手护着脑袋。

    老道抚了抚胡须,“林先生多虑了,如今妖魔已被老道等人降服,你那应该是错觉。”

    “就算还有妖邪,但我等在场,又有谁敢作乱!”一名大师说着,挥起手中的铜钱剑。

    可正舞着,那系剑的红绳忽然断裂,铜钱哗啦啦散了一地。

    沈欢面色惊恐道:“剑怎么断了?该不会这屋里还有什么脏东西吧!”

    屋子内气氛一凝,那大师挠头笑道:“无碍无碍,我这铜钱剑年久失修,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大家还是快将古董搬出,即日送往泰山之巅焚毁吧。”

    老道给徒弟打了个眼色,命他快点行动,但人刚走到橱柜前便发出一声惨呼,紧接着跪地不起。

    “发生什么事儿了?说话啊!”林逸轩听到惨呼后,整个人变得神经兮兮,紧紧地抓住沈欢肩头不放。

    中年人笑了两声,安慰道:“没事,他腿抽筋了而已,继续,继续。”

    剩下的弟子也开始行动,但结果无二,只要靠近橱柜就会惨呼倒地。

    一次是意外,两次是巧合,现在所有人都这样,该怎么解释?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不是说已经降服那些妖魔了嘛!”林逸轩的身体已经开始颤抖,就差没尿裤子了。

    “难道真有……”那舞剑大师的脸色苍白无比。

    老道瞪了他一眼,低声道:“老夫自出道以来,已有数十载,什么时候见过鬼怪?不要自己吓自己!”

    “妖邪厉害,弟子们道行低微,无法镇压,这次由我亲自动手!”中年人也不信邪,说着踏步上前,伸手抓向其中一只花瓶。

    见距离五六厘米都没事儿,众位大师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

    “哎呦!”

    一声痛呼响起,中年人身子明显一抖,下意识后退了几步。

    老道看着发出惨叫的林逸轩,恨声道:“林先生,您又怎么了!”

    “刚、刚又有人拔我头发!”林大少都快哭出声了。

    罪魁祸首沈欢看着都忍不住心酸,他原本只打算拔一次,可谁知道这群人胆子这么大,没办法之下才拔的第二次。

    “林先生身子薄弱,没有道法护体才会被这些该死的邪物干扰,待会儿等运走这些古董邪灵,我再亲自为您写上几道黄符即可。”中年人说完,再次伸手去取花瓶,这回出事了。

    “啊!”

    中年人发出惨叫的同时,像触电一般将手收了回去。

    “到底怎么回事儿!”老道气得用桃木剑敲了下地面。

    中年人指着刺在手背上的黑发,“头、头……哎呦!”

    话还未说完,他又跪倒在了地上,还有几分磕头的架势。

    “头发?刚刚林先生说有鬼拔他头发,现在又……”大师脸色煞白,“真、真的有鬼!跑啊!”

    有了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众人一哄而散,就连刚刚被放倒的那几个,也全都忍痛逃离。

    “大师,别走啊,你们走了我怎么办!”林逸轩说着,拉了沈欢一把,“快跑吧,那女鬼太厉害了,再不走,我们也得搭在这儿!”

    “鬼你个头!”沈欢用手在他脑袋上轻敲了一下,“这些全都是我做的。”

    “你做的?”林逸轩先是一愣,然后猛地后退数步,把墨镜给取了下来,“难、难道你被鬼附身了?”

    我附你妹啊!

    沈欢算是服了这个燕京大少,“刚刚那些所谓的大师,明显是骗子,说是要将古董带到泰山之巅焚毁,我看是想中饱私囊。”

    “所以我就拔了你几根头发,等人靠近橱柜时,便以指力弹出吓唬他们。”沈欢顿了一下,继续道:“如果他们真是大师,自然不会有所畏惧,然而事实证明,他们确实是骗子。”

    “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是!这群死骗子,敢骗到我这纨绔子弟的头上,找死!”林逸轩说着便捋起袖子,准备去找那群骗子算账,但没走两步又拐了回来,“你刚刚说……我头发是你拔的?”

    “是啊。”

    “草,你他妈怎么不拔自己的!”林逸轩气得差点没跳起来。

    沈欢咳嗽了两声,“那啥,我发质不是没你的好嘛,不好发力。”

    “说得也是,就我这头发,全华夏也没几个人比得上。”林逸轩的表情开始得意起来,“我先去找那群混蛋算账!”

    “对了!”

    沈欢刚想回去收拾下屋子,林逸轩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有事儿?”他没好气的转身问道。

    林逸轩面色变幻不定的指着他身后,“有、有……”

    沈欢皱了下眉,试探道:“切克闹?”

    “鬼啊!”

    说完,林大少身子一软,又晕了。

    “你怎么又出来了!”沈欢头顶黑线,回头道。

    苏璃一脸委屈,“谁知道这小子会来两次回马枪啊!”

    “现在怎么办?”沈欢犯痛的揉着脑袋。

    “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和上次一样,等他自己醒不就得了。”

    沈欢无奈的叹了口气,“总之你先躲在我房间里别出来。”

    待到苏璃飘走后,沈欢轻点几个穴位,林逸轩立马醒了过来,“鬼、鬼啊!真的有鬼!沈欢,你要相信我!是个女鬼,穿着红裙子,皮肤很白,胸也很大,像是泡肿了一样!”

    “咳咳……”沈欢拍了拍他肩膀,“这世界上没有鬼,应该是你看错了。”

    “这个世界上有鬼,自从经历——”林逸轩话说到一半,林妙诗忽然走了进来,“楼下来了位道长,说是来除魔的。”

    “又来?我看他们真是活的腻歪了!”林逸轩说着,就跑下了楼。

    林妙诗剑沈欢没有动作,问道:“你不下去?”

    “不了,先把屋子收拾好再说。”沈欢说着,顺手将古董上的符箓撕下了几张。

    林妙诗没再说话,离开了书房。

    “小子!”

    狐狸精?

    沈欢停下手中的动作,回头道:“不是说让你先回我屋吗?怎么又——”

    “楼下来人了。”

    沈欢无语道:“不过是神棍骗子,你紧张什么。”

    “那人不是骗子,而是追星境初期的道修!”

    “你说什么?!”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