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53章 做人不能跟钱过不去
作者:美女请自重      更新:2016-04-07 14:34      字数:2561
热门推荐:
    沈欢在江明待了也有一个月,但认识的人一个巴掌就能数过来。

    下楼后,他表情有些意外,竟然是德信的吴先生。

    见人下来,原本在沙发上坐着的吴先生连忙起身,“没有通知便过来打扰,给您和沈太太造成麻烦了。”

    沈欢先是看了下林妙诗的表情,对方似乎没什么反应。

    又没否认?呃……也可能是懒得解释。

    “吴哥说得哪里话。”沈欢走到冰箱前取了两罐啤酒,“家里没茶水,这天气也热,就用啤酒凑合吧。”

    他说话的同时,明显感觉背后传来了一股凉意。

    啤酒还没来得及放桌子上,林妙诗就一把抢了过去,“谁说没有茶水,我去拿。”

    没一会她就回来了,把东西往桌子上一放,“喝吧!”

    “冰、冰红茶?”

    你确定这他妈不是饮料?

    “不爱喝?”林妙诗皱了下眉头,又从塑料袋里取了几瓶饮料。

    沈欢一看,不错,绿茶、乌龙茶、茉莉花茶全齐了!

    “我看沈太太也是关心您身体健康,毕竟饮酒伤身。”感觉到气氛不对,吴先生打起了圆场。

    沈欢觉得吴先生真是太年轻了,林妙诗哪是关心他身体,这个嗜酒如命的女人,分明是想留下来自己喝好嘛!

    “让吴哥见笑了,不知道你这次来找我……”

    吴先生推了下鼻梁上的眼睛,“是这样,您不是让我留意一下,最近有没有什么价值在千万左右的物件吗,我找到了!”

    沈欢心里大乐,看来自己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逆天,缺什么来什么!

    “不过……”正说着,吴先生话锋忽然一转,表情也变得有些为难。

    “不过什么?”

    吴先生笑了笑,“您也是玩古董的,应该知道咱们拍卖界有春拍秋拍之说,这种价值千万的物件,一般都是为秋拍做准备,所以……”

    “所以,你是想让我等到秋拍?”沈欢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秋拍,顾名思义,就是秋季拍卖会。

    从暑假等到秋天,他可没这么多时间。

    “您别着急,先听我把话说完。”吴先生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其实是这样的,因为您现在是德信的贵宾,收到消息后,我特地联系了几位买家,看是否可以私下交易。”

    “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位,正好是咱们江明这片的,由于急着用钱,他想和您当面交易。”

    “这不是问题。”

    见沈欢答应,吴先生也暗地松了口气,“不知道您什么时候有时间?”

    “我随时都有。”

    “那好,我现在联系一下那位卖家。”吴先生起身到旁边打了个电话,不多时便回来了,“已经联系好了,今晚八点,他在盛世皇廷的中餐厅等您。”

    沈欢感觉有些意外,不是说对方急需用钱吗?怎么还会约在盛世皇廷这种高档的五星级酒店见面?

    “就这么定了,到时候你会来接我,对吧?”

    吴先生一愣,笑道:“那地方我可去不了,不必担心上当受骗,那位先生也是我们德信的信誉用户,到时您自己开车过去就行了。”

    “不是怕被骗,主要是我没车,也不会开车。”

    “您就别拿我开玩笑了。”吴先生笑着摆了摆手,“我还有事儿,就不打扰了。”

    沈欢忽然觉得,自己该买辆车了。

    林妙诗似乎还有事情要忙,万般无奈下,他只能选择打车。

    盛世皇廷身为江明最顶级的五星酒店,还没几个客人是打车过来的,迎宾颇感意外,不过因为职业素养,他们还是露出了微笑。

    到了中餐厅以后,沈欢才想起忘了问吴先生对方在几号桌,就在他准备打电话询问的时候,一个中年人走了过来,“请问您是沈欢沈先生么?”

    “没错,你是……”

    得到肯定答复后,他摆出邀请姿势,“请随我来,您的桌位在这边。”

    沈欢没来过这么高档的地方,心里有点小紧张。

    由于对方还没到,他先拿菜单看了看。

    没多久,一个声音在对面响起,“想吃什么,随便点。”

    沈欢觉得这声音有点熟悉,抬头一看,二话没说就准备起身走人。

    周大贵连忙拦着,“沈医师,别急着走啊,古董您难道不要了?”

    “早知道卖古董的是你,我来都不会来!”沈欢皱着眉头,轻拍了一下对方胳膊,“让开。”

    周大贵苦笑道:“咱们坐下谈谈好么?就一会儿。”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

    周大贵还是不死心,“十分钟,就耽搁十分钟时间,这件价值千万的元青花,就当是给您的补偿。”

    沈欢迟疑了一会儿,缓缓地坐了下去。

    跟谁都可以过不去,但绝对不可以跟钱过不去。

    周大贵松了口气,拿着菜单问道:“不知道沈医师想吃些什么?”

    “你只有十分钟时间,有什么话快说。”

    “就按我平时吃的来一桌。”周大贵也不敢再耽搁,直接进入正题,“沈医师,我知道咱们之间有所误……恩怨,但我爸那么大岁数了,他一生的愿望就是报恩,您就算行行好——”

    沈欢摇头道:“我说过,经过上次那件事儿,所有恩怨已经一笔勾销,他老人家不再欠我什么。”

    “沈医师说笑了,要真是这样,您刚才一看来人是我,也不会急着离开了。”周大贵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知道您不需要我帮忙,但上次刘芊芊绑架令尊令堂的事情难免会再次发生。”

    “你威胁我?”沈欢的目光冰冷了几分。

    周大贵连忙摇头,“没威胁您的意思,只是想说,如果您给我父亲还愿的机会,我周大贵可以保证,在中州境内,绝对没有人能伤到您的父母!”

    沈欢沉默了一会儿,“难道你真不怕我把你当奴隶使唤?”

    “这是我们周家欠你的。”周大贵笑着摇了摇头,“再说,我自信还有几分眼力,别人我不知道,至少你沈欢绝对不是那样的人。”

    都是做子女的,周大贵这么做无非是一片孝心,沈欢也没必要为难他,“好,我答应你,不过你也别忘了答应我的事情。”

    “当然不会!”周大会心中的大石总算放下了,“再过几日就是父亲大寿,希望您届时能够参加。”

    “一定!”沈欢咳嗽两声,“不过在这之前,你能不能先把包里的元青花给我?”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