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51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作者:美女请自重      更新:2016-04-07 14:34      字数:2580
热门推荐:
    沈欢不仅成功将眼眸内的古董灵气转入丹田,而且那些灵气,已经自动转化为阴阳二气。

    可能是《太玄阴阳诀》比较特殊,虽然灵气数量已过千缕,但并没有占据全部空间,应该是阴阳二气都达到九百九十九缕才可以筑基。

    苏璃还是有些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小子,你说得是真的?”

    “除了经过筑基强化的灵气无法导入,古董灵气都可以。”沈欢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苏璃在空中飘了几个来回才落到地上,表情由惊转喜,看样子如果不是因为身体所限,她都会抱住沈欢狠狠的亲一口,“哈哈哈,有了这样的本事,还怕什么疯道士传人,给你三年时间,这天上地下恐怕没人能拦得住你。”

    “有这么夸张?”

    “怎么没有!”苏璃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医者、道修,说到底同根同源,但前者只追求长生济世,少有人在武力一途研究,恐怕就连天眼的创造者,也没想到还可以这么使用。”

    “若在道修多如狗的年代就发现这个秘密,恐怕你手里的药王经,会成为所有修者的必争之宝!”

    沈欢用手敲了敲膝盖,“你不说我还没想起来,按照你的说法,在你那个年代道修有很多,怎么到了现代一个都没了?”

    “一个都没有肯定不可能,至少疯道士就有传人在世,不过说没落倒是真的。”

    不然我也不必等上几百年,找你这个道修白痴来完成聚魂的愿望。

    在心里小声嘀咕完以后,苏璃继续说道:“至于原因嘛,姐姐也不知道。”

    沈欢端着脑袋想了想,“会不会是神魔大战之类的?”

    “要真的战了,现在也没你们什么事儿了。”苏璃迟疑了一下,“不过也真有可能,自从诡皇失踪以后,这三界就开始乱了。”

    沈欢翻了下白眼,“吹,接着吹,你嘴里的诡皇再厉害,也不过是在狐仙一族的地位,连神魔的事儿都敢管,活得不耐烦了吧?”

    “姐姐可没吹牛,诡皇称号诸多,他最大的名号叫天……哎,你这人,我跟你说话呢。”

    沈欢可没工夫和苏璃瞎扯淡,下楼跟林妙诗打了个招呼,便跑去了江明古玩城。

    “喂,狐狸精,现在我阴阳二气都达到了九百九十九缕,这次应该找个什么物件?”在古玩城内收集灵气很快,不过沈欢也面临着一个难题。

    在短时期内,店家应该不会收购新货,照这种情况看,他再来两次,估计就没什么油水了。

    苏璃打了个哈欠,“灵气在千缕以上的,或者带有灵绊,组合起来灵气超过千缕的都可以。”

    标准还是没变,沈欢心里下气了不少,“难道再收集一套花神杯?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带有灵绊的花神杯又不止十二月花神杯一种,再说以你现在这身价,买个灵气在千缕以上的玩意儿,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苏璃这话从逻辑上看没问题,但价值过千万的物件,恐怕没人会在私底下交易,上了拍卖会后,究竟多少钱能拿下也是个未知数。

    “对了,姐姐吸收尾魂后,比之前多了不少能力,若是你再找到有灵绊可筑基的物品,只需一件,我就可以感应到其余几件的下落。”

    说了半天,总算有个好消息了。

    两人逛完整个江明古玩城,也没找到有灵绊,或者灵气超过千缕的古董。

    沈欢正为这事儿头痛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德信拍卖公司的吴先生,“喂,吴哥,有事儿?”

    “是这样的,剩下的单个花神杯我们都已经拍卖出去,价格不等,扣除佣金,剩余的四百万已经全都打到了你卡上。”

    “麻烦您了。”

    “不麻烦,是我打扰您休息了,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合作。”吴先生说着就准备把电话给挂了。

    “吴哥问你个事儿。”沈欢最终还是将希望放在了拍卖公司上,“德信最近有没有一些估价在千万以上的古董。”

    “千万以上?您是要瓷器还是字画?”

    “什么都行。”

    吴先生那边沉吟了一会儿,“我帮你留意一下吧。”

    德信虽然因为十二月花神杯提升了不少名气,但价值千万的物件,一般都是为秋拍做准备,一时间让腾出这么个物件还真不是什么容易事儿。

    “那麻烦了。”沈欢挂掉电话之后,无奈的叹了口气,“现在筑基的物件都这么难找,以后要是想晋升你说得那些什么星月日的,不是更找不到么!”

    “谁说晋升追星境也需要古董来筑基的?”

    沈欢心里负担忽然轻松不少,“难道不用?”

    “当然不用,当初姐姐已经和你打过比方,奠筑道基,就好比建房,你见过盖到一半还打地基的房子吗?”

    “听到这话,我是不是应该高兴的大哭一场?”沈欢自嘲解闷,“算了,想在古玩城找到千缕灵气的古董不太现实,还是回去从长计议吧。”

    他这前脚刚抬起来,就听身后传来一阵吆喝,“看一看,瞧一瞧,今天是我们玲珑轩建店二十周年,特地从缅甸那边弄来了一批毛料,大伙儿都来凑个热闹,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沈欢回头看了看,是之前逛过的那家玉器店。

    因为灵气千缕这个限制,来到古玩城后,最先逛得就是这些玉器店,毕竟玉器所含灵气是其他古玩的两倍。

    玲珑轩围了不少人,不过没几个人去挑石头,按照那伙计的话说,全都是捧人场的。

    当初沈欢想以古玩发家致富的时候,对赌石也稍微有些了解。

    翡翠也是玉石,对普通人来说是一刀天堂一刀地狱,但自己有透视眼,必定稳赚不赔,说不定运气好,还能来个柳暗花明又一村,提前找到筑基物件。

    想到这儿,沈欢挤进人堆里看了看那批毛料,大概过了三分钟,他开口问道:“伙计,你这石头怎么卖?”

    一听有人打听价钱,伙计也来了精神,“小的二十,中号一百,大点的三百。”

    “这毛料跋山涉水的过来,哪还有什么好石头。”

    “搁咱们这儿,还不如赌核桃呢。”

    “赌玛瑙也比这个有搞头啊。”

    围观群众全都把沈欢当成了冤大头,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

    伙计也不生气,笑呵呵道:“讨个喜气而已,不然也不会这么便宜,玩玩嘛!”

    “伙计说得没错,玩玩而已,今天给你们玲珑轩开个好彩头。”沈欢说着指向了里面最大的那块原石,“我就要这块了!”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