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41章 饭菜有毒?武侠小说看多了吧!
作者:美女请自重      更新:2016-04-07 14:34      字数:2948
热门推荐:
    长乐村这边的习俗是去女方家订婚,男方负责准备材料以及彩礼。

    牛家在村里是独户,牛母那边也没什么亲戚,加上沈欢一家也没几个人。

    在宴席正式开始之前,沈欢先帮未来弟妹郭晴瞧了瞧病。

    “怎么样?”牛父比牛母还要着急,虽然他嘴上说着不介意,但心里多少有些遗憾。

    郭家人也紧盯着沈欢不说话,眼神里有希翼也有质疑。

    一般无法说话的病人,大多是听力丧失引起的,听不到话,自然不会发音。

    经过测验,郭晴的听力正常,舌头、咽喉、鼻腔这些发声所需的主要器官也没任何问题。

    “要不要看看在医院拍得那些片子?”郭父见沈欢看着自己女儿半天不说话,不免开始着急起来。

    郭母白了他一眼,“人家是中医,哪用得着那些东西!”

    沈欢的确用不着片子,不过和是不是中医没多少关系。

    用望诊排除一些可能后,他用透视眼观察了一下脑部。

    “欢子,到底能不能治,你说句话啊!”牛大宝忍不住了。

    “能治。”沈欢顿了一下,转头看向郭父,“医院应该出过诊断书吧?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令嫒无法出声发言,是因为幼时脑部受过重创,淤血成块,压迫了语言神经,确切的说不是哑巴,而是失语症。”

    “光看两眼,就说出了病症,比医院里那些医生强多了,小晴这次有救了!”郭母一脸兴奋。

    郭父却依旧有些担忧,医院那些医生也看出来了,不还是没得治么。

    沈欢取出一根银针,消毒后在言语区落针。

    与之前不同,他没有使用提插捻转这些基本手法,轻弹针尾之后便顺势收针,落于下个穴位。

    半分钟没过,沈欢就把银针放回了袋子里,“好了。”

    “这就好了?”别说郭父不相信,其他人也是一样,这种行云流水般的速度,还能叫针灸吗?

    沈欢站到一旁没说话,给郭晴打了个眼色。

    “爸、爸……”

    此声一出,整个院子都静了。

    虽然有些结巴,但已经能发声叫人,好了!缠了女儿十年的失语症终于好了!

    郭晴自小聪慧,若不是因为那场意外导致失声,也不会在学校被人欺负的无奈辍学。

    所以郭父郭母一直觉得,欠了女儿太多。

    “多吃些活血药物,咱们县城里的药房应该就有卖,最近半个月不要吃高脂肪类食物,甜品冷饮也最好别碰。”沈欢又交代了几句,知道这情况不适合有外人打扰,就拉着牛家人走了出去。

    一出门,牛大宝就开始道谢,“欢子,谢谢你,真的!”

    “咱俩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说这些干嘛。”沈欢搂住他肩头,“说谢谢,还不如说说你俩当初是怎么聊天的。”

    相亲可不是光看长相就够了,再说牛大宝也不是那种只看长相不看内在的人。

    “刚开始去的时候我没报啥希望,聊天的时候很费劲,我说了半天她也不肯声。”回想起当时的情况,牛大宝满脸笑容,“后来一看她写的字,我就有些好感了,母老虎不是常说字如其人么?小晴的字可好看了!”

    “见完面,我就让老妈打听,除了不能说话,都是好名声!”

    没聊多久郭家那边的亲戚到了,郭父出来邀请众人入席。

    “我代小女,敬沈神医一杯!”

    沈欢客气了几句,一仰脖子便将酒喝完。

    “这位是你女朋友吧?”郭父指了指林妙诗,又晃了下酒瓶,“也来点?”

    您真有眼光!沈欢忍不住想对郭父竖大拇指。

    他刚准开口把这酒给拦下,谁知林妙诗主动道:“对不起,我不能喝酒,就和小贝她们一样,用饮料替代吧。”

    不能喝酒?什么时候转得性?

    不对啊,没有否认女朋友的身份,岂不是说她默认了!

    昨天沈欢把礼物分发了一下,唯独戒指和吊坠没敢往外送,这两天林妙诗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见他连个招呼都不打。

    晚上,不,下午就把戒指送给她,顺便表个白,说不定就可以……

    “吃菜啊,你想什么呢!”

    “哦。”沈欢回过神,用筷子加了片小车牛肉,可刚放进嘴里就吐了出来,“呸!把筷子放下,这菜不能吃!”

    “怎么不能吃?都是好东西啊!”牛大宝说着,撇了根鸡腿,抬手就往嘴里塞。

    “啪!”沈欢一巴掌将鸡腿打在了地上。

    牛大宝揉着手,表情郁闷道:“你干嘛啊!”

    “酒水和这些菜搭配起来,会产生一种致命的毒素……总之全都放下筷子!”沈欢一脸认真,得来的却是哄堂大笑。

    “饭菜里有毒?这小子武侠小说看多了吧。”

    “武侠小说里还得用银针试呢,这小家伙吃一口就尝出来了。”

    “我头不晕气不喘,有个屁毒啊!”

    说话的大都是郭家亲戚,牛家这边一听沈欢说这话,立马放下了筷子。

    “大家别吃了。”郭父起身帮腔,谁知得到的也是一阵嬉笑白眼。

    “老郭,歇歇吧,今天你闺女订婚,开这种玩笑可不好。”

    “是啊,你跟个神经病乱起什么哄。”

    “郭叔没起哄,那个人也不是神经,饭菜里确实有毒,是我亲手下的!”这时那名负责做菜的年轻人从酒席间站了起来。

    众人先是一愣,笑道:“旺子怎么你也跟着捣乱。”

    郭旺没有理会,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药效差不多该发挥了。”

    话音刚落,就有人大喊肚子痛,没过多久,不少人已经倒在地上抽搐打滚。

    林妙诗等人吃得少,要好上一些,但脸上全都呈现着痛苦之色。

    “他们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这么狠毒!”沈欢先用银针锁穴,阻止毒素蔓延。

    郭旺冷笑一声,“无冤无仇?我喜欢小晴,整个村子都知道!”

    “郭叔说我没本事,不同意这门亲事,好,我到外地学厨艺长本事,可回来后,又故意刁难,说我没有存款。”

    “这些我都可以忍,但说好的给我三年时间,现在三个月都没到,就要把小晴嫁出去,我不服!”

    他越说越激动,表情也变得狰狞无比,“我得不到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

    “你无父无母,又没学历,让我怎么放心把女儿交给你!”郭父咬牙忍痛,“还有,我说过很多遍,小晴一直将你当哥哥,根本就没其他意思,不信你让她自己说。”

    “小晴根本就不会说话,还敢说你不是刁难我!”郭旺说着,拿着菜刀就冲向了郭父。

    沈欢一脚把他踢到了地上,“把解药交出来!”

    “我是为了杀他们来的,怎么可能会有解药?别以为你打我我就会怕,杀人抵命,今天我就没打算活着回去!”郭旺说着,从兜里掏出一瓶农药给自己灌了下去,“小晴……呃……咱们黄泉路上见……”

    从挣扎到死亡,沈欢都无动于衷,没有任何施救的打算。

    他环望四周,面色冰冷,大喝道:“给我滚出来!如果这毒药是郭旺配得,他根本用不着喝农药自杀!”

    “我知道你在这儿,快点滚出来!”

    “啪!啪!啪!”

    随着鼓掌声响起,一个藏身于黑袍之下的身影,从角落里走了出来,“好好好,不愧是药王孙真的传人,果然有几分本事!”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