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40章 我还以为是真的呢
作者:美女请自重      更新:2016-04-07 14:34      字数:3213
热门推荐:
    直到沈欢离开,销售员都觉得自己是在做梦,那可是几十万啊,就这么刷了,连眼都不眨一下。

    沈欢一共买了五件铂金首饰,都镶了钻。

    项链和手镯打算给母亲,耳坠送牛小贝,戒指自然是给林妙诗,不过意义有点特殊怕她不收,拿吊坠留后手。

    买完首饰,沈欢又去市里最大的化妆品店看了看,什么BB霜CC霜他都不知道是干嘛用的,最后在店员的推荐下买了几件套装。

    不知道是不是被勾起了购物欲,沈欢又跑去烟酒专卖店,买了些好烟好酒,这才打车回去。

    “小飞真是懂事儿了,本来今天中午该我做饭,他非说油烟对身体不好,硬带着我和老沈到县里的川菜馆搓了一顿,还真别说,味道就是好!”

    沈欢还没进门,就听到院子里传来自家大娘炫耀的声音。

    “大娘,您怎么又来了?”沈欢提着东西进院,语气明显有些不快。

    妇人听到后一转身,像是看到了救命恩人,“欢子,你可回来了,快帮大娘瞅瞅,痒死我了!”

    看到她脸上痘痘增加,沈欢一点也不意外,随手将东西放在了板凳上,“我就说那些化妆品会毁容,您还不信我。”

    “不、不是不信,我这不卸妆了嘛。”妇人有些窘迫道:“你看能治不?”

    “您这是对化妆品里的化学成分过敏,本来就不该吃大热量食物,还跟着堂哥去吃川菜。”沈欢顿了下,继续说道:“待会儿跟我到药庐抓点药,吃两剂就好了。”

    “能治就好,能治就好!”妇人长相不怎么样,对自己脸蛋看得倒挺重。

    这时一个穿着西装的年轻人,疾步走了进来,“妈,都说了现在中医不行,沈欢那小子才学几年,有没有真本事都不知道!跟我到镇医院,打一针就好了。”

    “还不是你那些化妆品害得!”

    沈飞面带苦笑,“那店员说是纯天然,没有任何化学成分,我哪知道会这样啊!”

    “医院就不用去了,欢子说能治。”妇人说着,将声音压低了一些,“找他看病又不用掏钱,能省一笔是一笔。”

    沈飞瞅了沈欢一眼,脸上的鄙视没有一点掩饰,“见面连声堂哥都不叫,没一点家教!”

    “堂哥这话可言重了,我是太惊讶,当初在学校门口劫钱的小混混也能穿上西装了。”

    你不是话里藏针么?我就给你来个话中带刀!

    “你——”

    妇女还有求于沈欢,不适合现在闹矛盾,连忙打圆场,转移话题,“欢子,你提的这一堆都是什么东西啊?”

    “哦,也没什么。”沈欢腼腆的笑了笑,“大娘您晌午不是让我妈看了那铂金镯子吗,她嘴上不说,心里却羡慕得很。”

    妇女一听这话,很是得意,“都是女人,我懂我懂。”

    “像您那种屁踢九九九的我自然是买不来,只能买些PT950的。”沈欢说着,取出一条项链,戴在了沈母脖颈上,“质量上没法跟您比,只能数量上来凑了。”

    说着,把吊坠也戴上了。

    见沈欢还没停下的意思,妇人脸色变得尴尬起来,那些首饰不仅色泽造型远胜于她,还多了几颗钻石,和镀银假货根本就不一个级别。

    沈飞不屑道:“不过是些假货,有什么值得炫耀的!”

    “假的么?早知道让堂哥这种大能人陪我一起去了。”沈欢故做惊讶,将鉴定证书举高,“唉,我还以为是真的呢。”

    看到证书上的印章和签名,沈飞眉角明显抽搐了一下。

    “您没打过耳洞?”沈欢本来准备把耳坠也给戴上,谁知沈母竟然没有耳洞。

    “算了,反正堂哥说是假的,扔了吧!”说着,随手一甩就把耳坠给扔到了旁边的枯井里。

    这情景看得沈飞一阵肉痛,鉴定证书都在那了,你是不是傻!

    傻?他要是真傻,不是对自己更好么!

    沈欢把东西当面拆包,一脸诚恳道:“堂哥,我还买了点烟酒和化妆品,你帮忙看看是不是真的。”

    08黄鹤楼?真龙盛世?金钻芙蓉王?这简直就是传奇级香烟大聚会啊!

    “堂哥,你回来趟不容易,送你一条解乏吧!”沈欢随手拿起条黄鹤楼,不过递到一半又收了回去,“算了,那些首饰是假的,我看这烟也不真,送你假烟,心里终归过意不去。”

    假个屁啊!

    人要脸树要皮,沈飞只能硬生生地把伸出的手给收回去。

    “唉,跑了半天,却买了堆假货!”沈欢一脸郁闷道:“妈,你先把东西收屋里吧,待会儿我再去趟怀州,看看能不能把货给退了。”

    待到沈母离开后,沈飞一脸亲切的走到沈欢身旁,“堂弟啊,最近在哪发财?”

    “发财?”沈欢不解的挠了挠头。

    “就是在哪赚钱!”

    沈欢这才摆出一副了解的模样,“这样啊,我跟别人当私人医师呢!”

    “当医生能赚多少钱!这次你可别说堂哥有好事儿不想起你。”沈飞说着神秘兮兮的朝着四周看了看,低声道:“巴菲特认识不?”

    “貌似在哪听过……堂哥你认识他?听名字像是外国人。”沈欢说着猛地一拍大腿,羡慕道:“表哥混的真是厉害,竟然都有外国朋友了。”

    “咳咳!”沈飞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股神巴菲特都不认识,学习好的,果然全都是呆子!

    “现在炒股很流行,三千变三十万的太多了,老哥研究股票很久了,不是我吹,选10支股,9支都飘红!你要是拿三十万出来,变三千万都有可能,要不是我钱少,早就发了!”

    妇人也在旁帮腔,“没错,你堂哥这次回来,就是为了带领咱们老沈家发家致富,本家们都投了不少钱,就差你家了!”

    “我记得炒股不是要开户么?”

    听到这话,沈飞一愣,这小子竟然还知道开户?

    “你一个人炒能赚多少?咱们把钱集中起来,不是赚更多嘛!到时候按比例分钱,如果你怕赔钱,我每月给你百分之三的利息,不相信的话,堂哥现在就可以跟你签合同!”

    沈欢就算不懂得炒股,也听出这事儿有些不对劲。

    天上不会掉馅饼,就算掉了,后面也会跟着一个能把你砸死的大铁饼。

    “既然你这么厉害,能不能帮我看看这支股怎么样?”这时林妙诗忽然从房里走了出来。

    她什么时候回来的?

    沈欢这正疑惑着,一旁的沈华开口问道:“这位是?”

    “我是雇佣他为私人医师的病人,最近刚刚开始玩股票,听你的意思,炒股似乎很厉害,所以想请教请教。”

    那就是老板咯?哈哈,没想到竟然钓到了条大鱼!

    沈飞装模作样的将视线移到了笔记本上,“恩……走势不错,但只是表面,过不了多久就会跌。”

    “你确定?”

    沈飞皱眉道:“小姐,相信我,说我是华夏巴菲特也一点都不夸张!”

    “原来股神连心电图和K线图都分不清,真是长见识了。”林妙诗似笑非笑的说道。

    沈飞面色一僵,知道骗局被戳破后,恼羞成怒,“不懂就别瞎说,道不同不相为谋,妈,我们走!”

    沈飞母子狼狈离开后,沈欢笑道:“你出来不会是因为担心我上当受骗吧?放心,我早看出来了。”

    林妙诗将笔记本合上,理都不理他,直接回了屋子。

    不等沈欢回神,沈母从屋里走了出来,“欢子,你该不会弄错了吧,我看了看证书,这首饰好像是真的。”

    “钱都已经打到爸卡上了,我哪来的钱买真的,都是假的,您戴两天就掉色儿了。”沈欢不打算把实情说出来,若沈母知道这是真品,恐怕不仅不会高兴,还得臭骂他一顿。

    “天凉了,您赶快回屋里休息吧。”

    “你跟院里还有事儿?”

    “没事儿,活动活动筋骨,您快进屋吧。”

    将母亲推到屋里以后,沈欢立马跑到枯井旁,栽头就准备往里跳,可看到枯井那么深又有点心虚。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早知道扔房顶都比扔井里强啊!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