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38章 沈欢的狂想曲
作者:美女请自重      更新:2016-04-07 14:34      字数:2549
热门推荐:
    《药王经》乃医道瑰宝,不过时过境迁,到了现代已转变为都市传说,只闻其名不见其物。

    甚至曾有德高望重的老中医发表声明,《药王经》并不存在,只是后人对古时医术的一种幻想。

    即便孙老头时常提起《药王经》如何精妙,沈欢也从来没把它当一回事儿。

    “药王经?难道是燕京李家医书的手抄本?”林妙诗仔细观看后,又摇了摇头,“看书页质地,好像不是现代的东西。”

    沈欢还是闭口不言,不过是被惊讶的说不出话。

    即便不看书中内容,他也可以确定,这本《药王经》是实打实的真品!

    因为在它周围,围绕着数不清的金色灵光。

    这些灵气并不是蝌蚪形状,而是一个个飘逸狂乱的草书字体。

    “望、闻、问、切,这是四诊之法!”

    “精气神元,五行阴阳,脏腑经络,概况医理。”

    “药石、针灸、推拿、食疗、刮痧、气功……这些是治疗手段!”

    “千金翼方、青囊秘经、岐黄脉诀、黄白丹论……”

    沈欢喃喃自语,看得眼花缭乱。

    一旁的林妙诗什么也不看到,以为他入了魔怔,“你……没事吧?”

    “我没事。”沈欢摇了摇头,《药王经》所带来的震撼,远超之前所遇到的任何事物。

    他接过药王经,不停地翻动着。

    忽然发现在气功疗法的篇章少了几页,很明显是被人撕下去的。

    再仔细一看,整本《药王经》的字迹,竟和记载青眸修炼之法的小册子如出一辙。

    难道青眸之术,本就出自《药王经》?

    可是如果师父想要将《药王经》传给自己,直接给不是更好么?

    就在沈欢疑惑之时,一个信封从《药王经》中掉了出来。

    “爱徒沈欢亲启。”

    这是师父留给自己的遗书?!

    沈欢连忙将信封拆开,观看起上面的内容:

    欢儿,你发现信封,《药王经》必然已是被你找到……

    天眼术可以激发瞳眸潜能,为你凝气筑基,利用气功篇章内的手法,方可治愈你父亲的病……

    如今为师已经仙去,无法在旁缚束,但仍要切记,在未完全掌握《药王经》所载之前,绝不可踏入燕京一步!

    看完信的内容以后,沈欢脸上满是泪痕。

    明白了,全明白了,为何临走前,师父执意让自己修炼小册上的秘密。

    因为上面记载的并非旷世医术,而是透视之法!

    师父不是没有参透,而是为了让自己开启天眼,好找到《药王经》!

    解救父亲的办法也不是什么青眸灵气,而是《药王经》中的气疗之术啊!

    “给。”林妙诗从包里拿出张纸巾,朝沈欢递了过去。

    沈欢擦过眼泪后,做了几个深呼吸,“你之前不是让我做生意么?”

    林妙诗稍感意外,不自觉地点了点头。

    “咱们两个合伙吧。”

    “什么意思?”林妙诗还是有些不解。

    沈欢深吸了口气,“你觉得保健品这个行业怎么样?”

    “华夏经济水平上升的很快,加上老龄化严重,是个不错的选择。”林妙诗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你想让舒适帮忙做保健品?”

    沈欢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接着问道:“养颜化妆产品近些年貌似也很火吧?”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加上女人是天生的购物狂——”

    这次没等林妙诗说完,他便继续说道:“如果现在市场上,忽然多出一款纯中药华夏版的万艾可,是不是也会大卖呢?”

    “再或者,一款能让身高低矮人群长高的药物,一款能够治疗近视眼的药物,一款白发变黑、脱发重生的药物呢?”

    “到底发生了什么?”林妙诗感觉沈欢现在似乎有些不正常,见对方不说话,她只好回答道:“你说得这些非常诱人,一旦推出,整个华夏市场都将受到巨大冲击,但是……这些东西,并没有办法凭空捏造出来。”

    没有但是,因为这些东西,我全都能做出来!

    沈欢很想这么说,但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你说得没错,果然,空想是不切实际的。”

    他刚才所说的药物,《药王经》中都有记载,但问题是,它们所需要的药材全都太珍贵了。

    量产几乎全无可能,就算要寻找廉价而又无副作用的替代品,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事情。

    “咱们也打扫的差不多了,回去吧。”

    ……

    由于牛大宝订婚这事儿,沈欢得在长乐村多待几天,林妙诗闲着没事儿,加上病情需要,也留了下来。

    家里只有两个卧室,沈欢自然不可能让父母腾地方,他把卧室让给了林妙诗,自己睡沙发。

    “欢子。”

    “妈,你还没睡啊?”沈欢连忙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有事儿?”

    沈母点了点了头,“你爸什么性子你也知道,大宝改明儿就订婚了,你却连个女朋友都没有。”

    听老妈这意思,是来催婚了?

    “小林来咱们家,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

    咋又说起林妙诗了,草!老妈不会是看出什么了吧?

    这种自己吓自己的感觉很不好受,沈欢苦笑道:“妈,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我寻思着,是不是该把房给盖了。”沈母扳了扳指头,“上了大学你一定会处朋友,要是人家来了,总不能像小林一样挤在那吧。”

    “咱们村儿盖个房子,再装修装修,应该二十万左右,你卖牛黄的钱还能剩下一些。”

    什么嘛,搞了半天原来是想盖新房子。

    其实沈母说的这些事儿,沈欢也想过,他试探道:“妈,你说咱们在市里买套房怎么样?交通方便,你没事儿还能跟爸到公园逛逛。”

    “市房价太贵,再说,人生地不熟的,连个聊天的人都没有,而且你还没毕业,在哪工作也不确定……”

    沈母的回答,和他猜测得差不多。

    “那行,等明天我到城里把牛黄赚得钱,都转到爸的卡上。”

    沈欢没打算把最近在江明赚得钱说出来,主要是怕父母担心,毕竟他才十九岁。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沈母才回房睡觉。

    沈欢眼睛闭了半天也没睡着,沉思良久后,他蹑手蹑脚地朝林妙诗所在的房间走去……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