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37章 《药王经》
作者:美女请自重      更新:2016-04-07 14:34      字数:2565
热门推荐: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床上只剩下了沈欢一个。

    晚上发生的事情,让他心虚不已。

    如果只有林妙诗一个,倒不用太担心,但牛小贝就不是那么容易解释了。

    一直以来,他都当自己是牛小贝的哥哥,可现在……唉!你说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起来以后,沈欢在屋里找了半天都没看到人影。

    “她们该不会为了躲我,提前回去了吧?”想到这种可能,他脸上的表情也随之变得苦逼起来。

    “算了,还是先回自己房间吧!”沈欢叹了口气,准备回五二零洗漱一下再想其它。

    进屋后,他揉了揉眼睛,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两女。

    林妙诗和牛小贝不仅没走,还提前订好了饭菜,正端坐在饭桌等他。

    “去洗洗再吃饭。”

    “哦……”沈欢应了一声,朝卫生间走的同时,也在观察两人的表情。

    牛小贝脸上看不出一丝古怪,林妙诗也和往常一样没啥变化。

    是自己想多了?

    吃完饭以后,沈欢提议道:“昨天刚下过雨,我们去云来飞瀑看看?”

    “不了,我爸刚刚打电话,说臭大宝相亲很成功,让我回去庆祝庆祝。”牛小贝顿了一下,接着道:“欢子哥,你和林姐姐有时间的话,咱们一起回去吧,大伯和大娘也想你了。”

    江明之行是沈欢第一次出远门,期间有过无数次想回家的冲动,如今牛小贝提起,更是思乡情切。

    他看了看林妙诗没有说话,对方毕竟还带着一个老板身份,总得征询征询人家意见。

    “那就一起回去吧,待会儿我给公司那边打个电话,把差事推了就好。”

    到现在还把出差挂嘴边,你骗鬼呢!

    林妙诗是开车过来的,回去时省了不少功夫。

    大概一个钟头,就到了长乐村。

    牛大宝知道沈欢要回来,老早就待在村口等着。

    “欢子,你可回来了!”见沈欢下车,他上来就是一个熊抱。

    发现林妙诗以后,熟络的打起招呼,一点都不面生。

    沈欢搂住牛大宝肩头,笑呵呵的问道:“我听小贝说,你相亲挺顺利的,怎么,不打算娶城里媳妇了?”

    “城里的也相了几个,不是我看不惯她就是她看不惯我,有代沟,还没村里的得劲儿。”

    由于沈欢太久没和牛大宝见过,四人分成了两派,他俩一边走路一边聊,林妙诗和牛小贝则先开车回去。

    一进家门,沈父和沈母便迎了上来。

    沈欢忽然感觉鼻子一酸,紧紧地抱着二老不说话。

    “来来,都别站着,吃饭吃饭!”牛父招呼众人坐下,说道:“欢子,这阵子你也别走了,过两天大宝这小子摆订婚宴,多呆几天再走。”

    “一定,一定。”

    沈母放下筷子,表情有些担忧,“林小姐的病还没治好?”

    沈欢苦笑着点了点头,别说治不治得好,他现在压根都不知道是什么病。

    “不行的话,让林小姐到大医院里看看,你别耽搁了人家。”

    上饭桌后一直没说话的林妙诗忽然开口,“沈医师医术很好,只是我的病有些难缠。”

    “欢子没给您添麻烦吧?”

    “是我麻烦他。”

    沈欢听到这话心里美滋滋的,虽然聊得是医生和病人那些事儿,但在他耳朵里,就跟婆媳聊天一样。

    吃完饭以后,牛父把牛大宝相亲对象的照片拿了过来。

    女孩皮肤白皙,扎着双边麻花辫,脸上有俩小酒窝,猛地一看和某个网红的民国学生照挺像。

    沈欢拍了下肩膀,笑呵呵道:“行啊大宝,眼光可以啊!”

    牛大宝平时脸皮厚的跟鞋底一样,现在一听这话,竟然脸红了。

    牛父一脸得意,刚想夸夸未来儿媳,一旁的牛母却说道:“人才的确不错,可惜是个哑巴。”

    “就你儿子那黑炭样还挑呢!不会说话怎么了?省的你儿子埋怨又给他找了个娘。”牛父气呼呼的瞪着眼睛,说得好像牛大宝不是他儿子似得。

    众人习以为常,全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妈,你真糊涂,欢子哥医术那么好,等嫂子进了门,让他治好不就得了。”

    听到牛小贝这话,牛母拍了下额头,“还真是,把这茬子给忘了。”

    “婶,你放心,这事包在我身上。”

    陪父母聊完天,沈欢打算回药庐看看,林妙诗也闲着没事儿跟了过来。

    进屋后,林妙诗朝周围看了看,随口道:“看来你师父是个很严谨的人。”

    沈欢点了点头,“师父曾经说过,医者马虎犹弃病人生命于不顾。”

    看着屋内摆设,沈欢的思绪回到了五年前。

    那时候还是初中生的他,已经背上家庭重担,孙老头见他一片孝心,才收其为徒。

    转眼间,五年过去了,师父也远离人世,但有些话犹在耳边。

    如今中医每况愈下,让中医再次被大众所接受,一直是孙老头的愿望。

    沈欢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灵气的确可以治愈很多病症,但拥有这种特殊能力的医者只有他一个。

    一人医术高超说明不了什么,只有将整体水平提升,才是中医崛起的希望。

    沈欢一直以来都很迷茫,没有明确目标,考虑得都只是眼前的一些事情,现在有了目标,他忽然觉得肩上的担子重了不少。

    “怎么了?”

    沈欢摆了摆手,“没什么,睹物思人,想起了一些事情。”

    药庐太久没来,多了不少灰尘,他找到抹布,准备好好打扫一下。

    “我帮你。”

    按照平时观察,林妙诗可不是什么勤快人,沈欢当她是在客气,摇头道:“不用,很脏的,你坐那儿休息会儿。”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找点事儿做。”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沈欢也没理由拒绝,指了指药橱,“那你把抽屉里的那些药拿出去晒一晒吧。”

    没过多久,林妙诗突然道:“过来看看。”

    沈欢放下手头的工作,走了过去,“怎么了?”

    “这柜子好像有夹层,应该是藏了什么东西。”林妙诗说着,还用手敲了敲。

    为了不破坏药橱,沈欢决定开启青眸看一下。

    谁知一看过后,他的呼吸忽然变得急促起来。

    夹层里藏得东西,竟然是师父说过的医道至宝——药王经!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