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32章 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作者:美女请自重      更新:2016-04-07 14:34      字数:2601
热门推荐:
    说如花只是第一印象,再看第二眼,那模样和十万个冷笑话里的初版哪吒差不多,接着看第三眼——还他妈没初版哪吒好看!

    肩宽膀粗,还非得穿着一身唐式裸肩红群。

    脸蛋是标准的国字脸,胡茬唏嘘,头发凌乱,加上那令人蛋碎的扣鼻屎动作,沈欢简直恨不得一刀砍了她!

    说好的美女呢?说好的妖娆呢?说好的一笑倾城再笑倾国呢?

    大汉苏璃扭了扭水桶般的腰肢,媚眼一眨,“姐姐是不是很瞟了呢。”

    “漂亮,的确漂亮,如果放在侏罗纪时代,一定是第一美人!”沈欢欲哭无泪,自己竟然被一个该死的人妖戏耍了这么久!

    “哎呦,小弟弟真会说话,听得姐姐心里好开心。”大汉苏璃轻捂唇角,笑得腰肢乱震。

    词没用错,就是乱震,这腰子搁游泳池里晃两下,估计得掀起滔天巨浪。

    现在沈欢总算明白,疯道士为毛会一剑砍了苏璃,人家那是在拯救世界人民的眼球啊!

    “姐姐说了,若有朝一日脱困,必定终身侍奉,虽然现在没有肉身,但姐姐懂得一套神交之法,必定让你爽得飞起,来,先亲一个。”

    你他妈亲鬼去吧!

    以貌取人?那请问,你会和母猪一见钟情吗?连网上都说这是个看脸的世界好么!

    “你再往前一步,老子就把这血玉给砸了!”

    这下子终于轮到苏璃慌神了,“不过是开个玩笑,至于激动成这样嘛!”

    说着,大汉摇身一变,恢复了女子之身。

    荧光散落,沈欢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不是没见过美女,就拿林妙诗来说,无论脸蛋和身材都称得起绝世无双,但由于性情冷淡,少了几分真实感。

    苏璃则正好与之相反,身穿红裙的她,就像是一团烈火,足以将任何男人焚烧。

    灵蛇髻与长鬓随风要摆,魅眸似含秋波,红唇娇艳如火,蛾眉之间的三纹花钿更是让人如痴如醉。

    当然,沈欢的视线主要还是停留在胸前。

    这么大,要两只手才能握住吧?

    “咕咚。”沈欢不停地吞咽唾液,这样的视觉冲击实在是太大了。

    仙女令人神往而无心亵渎,苏璃却是妖艳至极,让人迫不及待的想要推倒。

    “我说,人家都变回来了,你可以把锤子放下了吧?”

    “啊?”沈欢先是一愣,然后将头侧过一旁,咳嗽了几声,“你这样子,哪里有半点仙气。”

    他不敢与林妙诗对视,是怕对方把自己给吃了,不敢和苏璃对视,是怕自己忍不住把对方给吃了。

    “谁说仙就要有仙气?那完全是你们人类自己臆想出来的。”苏璃伸了下懒腰,肩头的飘带落至肘部。

    沈欢现在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能不能变得普通一点,你这样有点……”

    “受不了么?”苏璃抚唇而笑,“可姐姐本来就是这样子啊,现在不能亲自帮你解决,但过过眼瘾还是可以的,就在这儿怎么样?绝对比东瀛人拍的小电影刺激。”

    “咳咳,那啥,我先上趟厕所,你自便。”说完,沈欢就一溜烟的跑出了房间。

    这该死的妖精,差点没要了我老命!

    按照原本想法,他现在应该去浴室冲凉冷静一下。

    “咔嚓!”

    开门进去以后,沈欢便准备把衣服给脱了,可衣服脱了一半,他就停住了。

    人倒霉的时候真是喝口水都塞牙,林妙诗竟然正在浴室里泡澡!

    “呵、呵呵呵……”沈欢一脸干笑,“我说自己只是想洗澡,你信么?”

    “你觉得呢?”林妙诗面色如常,眼神故意在某处扫了一下。

    沈欢低头一看,瞬间想死的心都有了,兄弟,你这时候出来,不是害我嘛!

    “我觉得的吧……”沈欢用T恤挡住某处,“我还是先出去吧!”

    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沈欢在客厅里来回踱步,那种感觉没了,他却不敢回卧室,看了那狐狸精几眼就成这样,待在一起睡觉还不得精尽人亡。

    “到你了。”没多久林妙诗也从浴室里走了出来,正用毛巾擦着头发。

    沈欢摆了摆手,“不用了。”

    林妙诗整个人仿佛定格了一般,静静地看着他一句话也不说。

    想了想,自己的话似乎没什么毛病,沈欢再次说道:“真不用——”

    这话说到一般,他总算想明白自己错在哪了。

    刚刚那么急说是为了洗澡,现在人家出来,又反倒不洗了,再加上之前的情形,得,这次真解释不清了。

    林妙诗没说话,到冰箱里取了罐啤酒,“你谈过恋爱么?”

    “问这个干嘛?”沈欢疑惑道。

    “只管回答就好。”

    沈欢在校期间也收过几封情书,但因为沈父的病情他全都婉拒了。

    不知道是不是男人的自尊心在作祟,沈欢选择了撒谎,“有啊,怎么了?”

    林妙诗喝了口啤酒,“爱上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这他哪知道,考虑了半天,才开口说道:“你会非常喜欢和她在一起,但却找不到理由,你会时常挂念她担心她,以至于忽略了自己……”

    沈欢静静地诉说着,就像是真的恋爱过一样。

    “那女孩子一定很美。”林妙诗晃了晃酒罐,发现没酒后随手扔在了地上。

    看着起身取酒的倩影,沈欢感叹道:“是啊,她是我这辈子见过最美的人。”

    “你们为什么会分开?”拿到啤酒后,林妙诗翘起二郎腿,重新坐在了沙发上。

    分开?都没在一起,又哪来的分开。

    沈欢一直想不到合适的理由,急得满头大汗。

    “对不起,我不该问这个问题。”这次林妙诗喝的很慢,只是轻轻一抿,便将啤酒放下。

    听到这话,沈欢大松了口气,“不碍事……对了,你还没说,为什要问这个。”

    他总觉得今天林妙诗有些怪怪的。

    “没什么,随口问问。”林妙诗指了指茶几上方的笔记本,“电脑不用的话,我就收回去了。”

    “不用了。”

    林妙诗走后,沈欢并没有离开,因为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问这种问题,岂不是说她根本就没谈过恋爱?

    沈欢端着脑袋,摇了摇头,“不可能吧,这么漂亮怎么可能没谈过恋爱呢。”

    “不对,她这么问,也可能是有了喜欢的人。”正说着,他猛地一拍脑袋,“她最近都和我在一起,该不会、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