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30章 想想这钱怎么花
作者:美女请自重      更新:2016-04-07 14:34      字数:3126
热门推荐:
    网上信息虽然不少,但太过繁杂,其中有真有假。

    就拿花神杯单品价格来讲,平均二十万这个价位并不完全对,准确的说,应该是几十万到一百多万之间,如果出现两虎相争的情况,三四百万也不是没有可能。

    单独一个就这么值钱,那成套的呢?

    得知鸡缸杯的拍卖价格后,沈欢半天都没回过神来,最后在吴先生的呼唤下才签了合同。

    为了将五彩十二月花神杯拍出高价,德信拍卖公司下足了功夫。

    不仅在网上大力宣传,还承包了几片公交站牌的广告。

    收藏界爱好瓷器、字画、玉器者居多,花神杯算不上泛滥,但民间至今也没见几人能够收集成套,所以消息一出反响极其热烈。

    不仅江明的收藏家开始活动,就连明珠、燕京、鹏城等地的富豪也纷纷赶来。

    物以稀为贵,这种场面早在德信拍卖公司的预料之中。

    而且十二月花神杯的广告出来后,有不少卖家联系,想要借着这股潮流出手物件。

    当天沈欢特地带着林妙诗赶了过去,毕竟他也想亲自看看,十二月花神杯能不能打破鸡缸杯这个神话。

    由于拍卖会还没开始,大部分人都在前厅等待,熟识的也会打个招呼,闲聊一会儿。

    吴先生从走廊那边走了过来,“真是对不起,今天实在太忙所以来晚了。”

    “没事。”沈欢笑着摇了摇头,介绍道:“这位是拍卖公司的吴先生,这是林妙诗。”

    吴先生看着林妙诗愣了老半天,眼中满是惊艳,“沈先生真有福气,可以娶到林夫人这样的妻子。”

    妻子?我可没这么说过!冰山该不会因为这一句话把我给废了吧?

    沈欢小心翼翼的瞅了林妙诗一眼,见对方表情无所波动,心思开始活络起来。

    没反对,是不是默认了?

    “这是牌子,等工作人员布置好以后,就可以进去了。”吴先生从包里取出两个拍牌,递到了沈欢手里,“我这儿还有事儿——”

    正说着,他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不好意思。”吴先生面带歉意,转身接起了电话,“恩,是我……什么?你再说一遍!”

    挂断以后,他转过身来,面色凝重道:“沈先生,出了点意外,今天十二月花神杯的拍卖价格可能要大打折扣了。”

    “怎么,难道有杯子碎了?”一听这话,沈欢也不淡定了,那可是上亿元的东西,能不心疼么。

    吴先生摇了摇头,“杯子没碎,只是……唉!您自己看吧。”

    沈欢接过手机,是今天的网络头条——清五彩十二月花神杯,艳惊四座,拍出1。3亿高价!

    收到花神杯后德信只顾着宣传,忘了观察内地以外的行情,没想到事情就是这么巧,在十二月花神杯香拍卖之前,香江苏仕比拍卖公司先人一步。

    以现在的信息传送速度,估计要不了几分钟,这些买家就会收到消息。

    最可恨的是,内地豪商大多被吸引来了江明,香江那边缺少竞争对手,导致花神杯无望超越鸡缸杯,价格止步于1。3亿。

    有了这个先例,场内买家绝对不会再以原有的心理价位进行拍卖。

    这等于德信拍卖公司,变相性的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大坑。

    沈欢皱了下眉头,问道:“你觉得会比之前预想的低多少?”

    “变数太多,我也无法确定。”吴先生摇了摇头,“主要还得看这群买家的兴致,如果他们之中有花神杯的狂热者,拍出比苏仕比更高的价钱也不一定。”

    后半句话,他说的很没底气。

    国内富商不少,花神杯狂热者也不少,但是富商的同时又是花神杯爱好者就真的很少了。

    有句俗话说得好,期望越大,失望越大,好在最初沈欢就没想过能卖太高的价钱,没多久便平复了心情,“能拍多少是多少吧,有些事强求不来。”

    卖家都这么说了,吴先生也没再多言。

    不过进场时沈欢发现,在收到消息后,收藏者对于花神杯的兴趣似乎并没有减少。

    “沈欢,没想到我也会来吧?”

    沈欢和林妙诗刚坐下,一个声音就从身后传了过来,回头一看竟然是刘芊芊。

    见两人视线如愿的转到自己身上,刘大小姐一跷二郎腿,得意道:“我就知道你今天会过来……听说你很喜欢花神杯?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得到它们!”

    沈欢和林妙诗相对一视,从对方眼中得到了同一个答案——别理这个白痴!

    刘芊芊见两人没一个搭理自己,气得直跺脚,但因踩时太过用力,差点没把脚给崴了,“狗男女,待会儿有你们好看!”

    随着一声锣响,拍卖会正式开始。

    “先生们,女士们,大家上午好,欢迎各位光临德信拍卖公司特别举行的夏季拍卖会……”拍卖师念完开场白,请上了第一件拍卖品。

    通过频幕来看,似乎是一副古画,由于距离太远,沈欢心不在此,也懒得开启青眸观察。

    随着时间推移,拍卖品一件接一件,虽然没有流拍,但也没出现你争我抢的局面,应该都是在等十二月花神杯出场。

    也不知过了多久,万众瞩目的花神杯终于上场,在拍卖师的一番介绍下,各个都像是打了鸡血。

    这边刚报出起拍价,就有人开口加价,不多时便超过千万门槛。

    刘芊芊被众人的竞价声吵醒,不快的揉了揉眼,“沈欢,你怎么还不出价。”

    自己买自己东西,脑抽了才会去做吧?

    这话沈欢自然不会说出口,他笑了笑,“不着急。”

    “还不着急,都到两千多万了,你有那么多钱嘛!”刘芊芊鄙夷道。

    沈欢没再说话,静静的看着价格飞速上升。

    可是在达到四千万以后,之前的竞价热度“腾”一下就没了。

    “四千两百万第一次,四千两百万第二次……”

    如果没有香江那出拍卖会,花神杯的价格至少过亿,让人四千万得手,沈欢心里有些不甘,恨不得抓起别人的牌子举起来喊价。

    “五千万!”林妙诗举了下手里的牌子。

    见沈欢一脸惊异的看着自己,她淡然道:“杯子不错,我挺喜欢的。”

    “五千一百万!”刘芊芊喊完价,不屑道:“没想到有些人要靠女人出钱,才能买来自己喜欢的东西。”

    林妙诗看都不看一眼,继续加价,“五千五百万。”

    “你、你——”其实五千一百万已经超出了刘芊芊的支付能力,但为了让林妙诗吃瘪,她宁愿冒着被老子揍的危险,也要强行竞价,“五千六百万!”

    可能两人竞价动摇了一些人的心思,这次没等林妙诗开口就有人报价,“六千万!”

    经过一波接一波的起伏,最终这套十二月花神杯的价格以八千四百万成交。

    听到这价格,沈欢也没心思犯愁,只想着这八千四百万该怎么花。

    “接下来是慈善拍卖,所得款数将全部分给山区的留守儿童,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进入慈善拍卖环节后,已经有不少人起身离去。

    刘芊芊见沈欢两人没走,也跟着留下,“我还以为你多有钱呢,不是也没买到花神杯。”

    “林小姐不过是帮我抬价而已。”沈欢佯装忽然想起什么,“对了,忘了跟你说,那花神杯其实我的。”

    听到这话,刘芊芊整个人都傻了眼,“骗谁呢,那花神杯怎么可能是你的,我、我不相信!”

    沈欢懒得再理会这个智商上有缺陷的千金小姐,转身对林妙诗说道:“我上个厕所,待会儿回来。”

    拍卖十二月花神杯时,他由于紧张,喝了不少水,憋这么久也是时候释放一下了。

    可这步子还没迈开,苏璃的声音忽然在脑中响起,“别走,台上那东西,无论花多少钱都要拿下……算姐姐我求你了!”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