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28章 生女为妾,诞子为奴
作者:美女请自重      更新:2016-04-07 14:34      字数:2536
热门推荐:
    沈欢本人也没搞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

    “爷爷你在做什么啊!”周阳气得直跺脚,当着这么多人下跪,周家的脸都丢光了!

    周老爷子怒目圆睁,瞪了他一眼,“我说的话也不听了么?我说跪下!大贵,还有你,也给我跪下!”

    周阳还想开口,却被周大贵摁了下肩头,“听爷爷的话,跪下。”

    “凭什么!”周阳甩开自家老子,让他给沈欢下跪,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周大贵苦笑难言,从周老爷子的态度,他已经猜到了一种可能,“唉……若你还当自己是周家子孙就跪下吧,否则以父亲的脾气,恐怕会将你逐出家门。”

    逐出家门,为了一个沈欢?

    周老爷子脸色冷若寒霜,除了跪下二字不再多言一句。

    “咯吱吱——”

    周阳双拳紧握,骨骼互相摩擦出声,最终也只能随着周大贵向沈欢下跪。

    事态严重,甚至关乎周家秘辛,管家连忙命人散去,整个大院只剩下了沈欢等人。

    “把玉佩还我。”沈欢不知道周家玩得这叫哪一出,他现在只想将师父的遗物给要回来。

    周老爷子没有二话,原物奉还。

    “一群神经病,我们走!”沈欢拉起林妙诗的手准备离开。

    周老爷子急忙张开双臂,“恩公留步。”

    “我和你们周家只有仇怨,哪来的恩情,让开!”尊老爱幼是华夏传统美德,但也要看对方是什么人。

    方才若非苏璃帮忙,沈欢现在就算不死也会半残。

    周老爷子岿然不动,试探道:“不知……孙神医身体可好?”

    听到这话,沈欢整个人猛地一愣,“你嘴里的恩公是我师父?”

    “你果然是恩公的传人……”周老爷子松了口气,“当年周家面临灭顶之灾,多亏孙神医及时出手相救,才得以苟延残喘。”

    “恩公言命数将尽,需找传人继承旷世医术,不能久留,随后离去。子阳有恩无处报,正逢贱内有孕,便立下誓言,生女为妾,诞子为奴!”

    听到周老爷子当初的誓言,周阳脸色煞白,愤而起身,“荒唐!不过是救了爷爷一命,就要周家后代为奴为妾,实在太荒唐了。”

    说老实话,沈欢也比较赞同这个说法,荒唐这词形容的恰到好处。

    “闭嘴!”周老爷子一巴掌打在了周阳脸上,“你知道什么!我周家本是羊城望族,却在一夜之间染上怪病,散尽家财也无法医治,如果不是孙神医出手,周家恐怕会直接灭族,又哪会有你在世间享福!”

    周阳与周老爷子的名字同带“阳”字,可见对其有多疼爱,别说打他,平时连骂都没骂过。

    这段往事本应该由周大贵传给周阳,但已经过去四十多年,想来那神医应该是没找到传人死了,就没再讲过,谁知现在会杀出个沈欢。

    “我周家一直以诚信为本,没有知恩不报的子孙,你若有不满,现在就给我滚出周家!”周老爷子喝骂道。

    爷爷竟然真的因为沈欢这个土鳖,而将自己逐出家门?

    “爷爷,我错了,不该和您顶嘴。”在尊严与利益之间,周阳选择了利益。

    离开周家,他就是一坨烂泥!

    沈欢现在对周家的感情很复杂,因为周老爷子的转变实在太极端了,前一刻还是一个护短不讲道理的蛮横人,转眼却变成了重情重义的爽快人。

    “我不求你们周家子孙为奴为妾,只要你把花神杯还有医药费给我,一切就算两清。”这是考虑之后的结果。

    不管周家人怎么想,在沈欢心里,这份恩情是师父的,与自己无关,而且他也不想和周家再扯上什么关系。

    周老爷子没有二话,直接命人把花神杯取了过来,和周大贵说的一样,除了桂花杯和兰花杯以外,其他都齐全了。

    “小恩公放心,我一定尽快帮你找来剩下的两个花神杯,无论付出多大代价。”

    “不用。”沈欢摇了摇头,对身旁的林妙诗说道:“我们走。”

    目送两人离开后,周老爷子找周大贵了解了一下实情,最终下令这个月禁止周阳外出。

    沈欢说两清了,周老爷子可没同意,说白了,周阳不仅没办法报复,以后见了面,可能还要绕道走。

    车上,林妙诗主动开口说道:“没想到你师父还是位奇人。”

    沈欢干笑着没说话,本以为随着师父去世,他会将心中的疑团忘却,没想到今天被再次勾起,尤其是关于不得踏入燕京的禁令。

    “谢谢了,如果刚才不是你,我恐怕要吃不少亏。”

    林妙诗听后摇了摇头,“是我应该谢谢你。”

    “现在已经是饭点了,正好今天我赚了不少钱,请你吃饭怎么样?”沈欢将话题转移,免得气氛继续尴尬下去。

    “我现在还不饿,下次吧。”

    “那好……”

    和林妙诗聊天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因为她很少说话,而且大多时候的回答,都让人无法继续接下去。

    到了别墅后,林妙诗去浴室洗澡,沈欢则带着花神杯回了卧室。

    现在十二月花神杯已经收齐一套,终于可以开始筑基了。

    “狐狸精,起来了!”沈欢对着血玉喊了一声,里面的苏璃却没有回应。

    难道她为了帮我,导致元气大伤无法开口?

    想到这儿,他连忙开启青眸确认,一看之下发现,血玉上只剩余的灵气还不到十缕。

    “喂,狐狸精快起来,别吓我!”沈欢有些慌了,对于这个被封印在血玉中的狐狸精,他一直怀有戒备之心,但通过今天的事情,已经大有改观。

    而且,想要筑基还得依靠苏璃指点,她要是出了事儿,可没什么好处。

    沈欢连忙将储存的灵气,朝着血玉中输送。

    “咦?怎么才这么点,人家付出那么大代价,你再多给点呗。”

    “臭狐狸,我就知道你没事!”沈欢嘴上骂着,心里却大松了口气,“十二月花神杯齐了,要怎样才能筑基?”

    苏璃打了个哈欠,“按照月份,顺时针方向摆成圆圈。”

    “弄好了,接着呢?”沈欢摆好后问道。

    “接下来检查你眼里的灵气已经达到充盈状态,也就是九百九十九缕。”

    沈欢一听这话,差点没一屁股跌坐在地,“你他妈怎么不早说!”

    “你也没问啊。”

    “……”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