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27章 我是说让你跪下!
作者:美女请自重      更新:2016-04-07 14:34      字数:2588
热门推荐:
    周老爷子性格古板,知道有东瀛人上门收购十二月花神杯,不想让华夏瑰宝流落外族之手的他,随便找了个借口出去遛弯。

    谁知道还没陪老友杀一盘棋,家里就有人汇报,欺负他孙子的年轻人来了,二话没说就赶了回来。

    身为周家九代单传的独子,周阳在家中极受宠爱,他那骄横跋扈的性格,完全可以说是周老爷子惯出来的。

    保镖有十来个,看架势似乎都有些本事。

    “他们是冲我来的,待会儿趁人不注意,你马上跑知道么?”沈欢身体素质不错,但要他同时对付十个受过专业训练的保镖,根本不可能做到。

    林妙诗美眸中闪过一丝诧异,在这个时候,沈欢首先想到的竟然是她。

    周阳兴奋不已的走到周老爷子身旁,“爷爷,您说的没错,绝对不能放过这小子!现在孙儿好了,没必要怕他。”

    说着,一指林妙诗,“还有那姓林的碧池,给脸不要脸,她要是从了孙子,您早就抱上重孙了。”

    现在有爷爷这个大靠山在,自己终于可以一雪前耻!

    “闭嘴!”周大贵气得直咬牙,好不容易把事解决了,这傻儿子又惹祸端,林妙诗身后的势力发起火来,连你爷爷也挡不住!

    周老爷子比他火气还旺,“该闭嘴的是你!小阳受了气,你不帮忙出气也就算了,还要他低三下四的道歉,周家脸面都让你丢尽了!”

    “爸,你不知道,这事儿——”

    不等周大贵说完,周老爷子就瞪眼对保镖们喝道:“小阳的话,你们都没听见么!”

    周大贵跟着也是一喝,“谁敢伤林妙诗,现在就给我卷铺盖滚蛋!”

    保镖们相互看了两眼,老板这意思是不是在说,女的别碰,男的随便打?

    “都他妈傻了,快打啊!”

    周阳一开口,他们也不敢再迟疑,派出两名保镖一前一后,同时对沈欢出手。

    青眸除了治疗透视以外,没有任何攻击性效果,这场架只能靠身体硬拼。

    沈欢侧移躲过了面前的攻击,却没能躲过后面的,小腹硬是吃了一记鞭腿。

    “半蹲转身,右勾拳击其太阳穴。”

    这时苏璃的声音在脑中响起,按照指示,沈欢虽然没能得逞,但也将对方逼退数步。

    “右移甩腿,击肋——”

    话没说完,沈欢就又吃了一记硬拳。

    对方动作太快,等按照指示去做已经晚了,如果加快语速,沈欢又不一定听得清楚。

    该死!

    “呼……”沈欢揉着发痛的手臂,不停后退,两人一前一后,根本不给他反击的机会。

    苏璃从来没见过这么憋屈的道修,心中又急又恨,以沈欢目前的实力,疯道士那名传人,估计挥挥手就完事儿了。

    “老娘拼了!”她一咬牙,说道:“小子,我现在要依附在你的青眸上,千万别让眼睛受伤,听到没?”

    “什——”沈欢还没把话问出口,周围的景象忽然一滞,紧接着两名保镖的动作也变得缓慢起来。

    “还愣着干嘛,姐姐那点灵气撑不了多长时间!”

    听苏璃这么一说,沈欢也不再耽搁。

    之前一直处于弱势,是因为对方攻击过于频繁,反应力无法跟上,现在好了,对方的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和当初对付周阳的方法差不多,直接一击让对手丧失攻击能力。

    对于沈欢的突然反击,其余保镖也是一惊,这小子藏拙了?

    不过,两个人就把他真本事给逼了出来,八个人应该能一举拿下。

    想是这么想,真动起手来,他们才发现自己错了。

    仅仅一个照面,最先冲出去的三人,就已经倒地不起。

    “你们用小擒拿抓住他,我负责攻击!”

    这话刚落,又一个人倒下了。

    沈欢心里那叫一个痛快,大杀四方是每个热血男儿的梦想,他也不例外。

    以前虽然没在拳脚上吃过亏,但也从来没像今天这样干净利落。

    二十来秒的时间,十名身手矫捷的保镖只剩下了三个。

    就在沈欢准备乘胜追击之时,苏璃的声音响了起来,“姐姐我撑不住了,剩下的你自己应付!”

    说完,眼前的一切便恢复到了正常状态。

    好在刚才那股威势还在,剩下的三名保镖都不敢主动出手。

    “我周家怎么养了你们这群废物!”周阳嘴上骂着,一把将外套脱下,“拉住他,我亲自动手!”

    拉住?你说得轻巧,没看到只要近他身就玩完吗!

    算了,谁让自己领人家工钱呢,死就死吧!

    三名保镖完全是以拼命架势上去的,谁知道力还没出完,就把人给拿下了。

    “你不是能打么?现在怎么不打了?”周阳走到他身前,伸手就准备来一巴掌。

    沈欢手脚被困,但脖子还能动,向后一仰想躲过去。

    不过周阳这巴掌也没打空,把他脖颈上挂的玉佩,硬生生地给扯了下来。

    “乡下来的土鳖还带玉佩,装什么装!”周阳说着,就准备把玉佩给扔了。

    这玉佩是孙老头临死前留给沈欢的遗物,也不知他哪来的劲,差点没把三名保镖给甩开,“还给我!”

    “这玉佩似乎对你还挺重要的……”周阳嘴角翘起一丝玩味的笑容,“来人,拿锤子来,我要当着他的面把这破玉给砸了!”

    锤子没来,玉佩倒是先被人给拿走了。

    “妈的!”周阳刚想骂人,转身一看,拿走玉佩的竟然是周老爷子,连忙改口,“爷爷,您别来凑热闹了,免得这小子发疯伤到你。”

    周老爷子没理会周阳,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沈欢,“这玉佩是你的?”

    “难道还是你的?快点还给我!”

    “妈的,到现在还敢嘴硬!”周阳刚想动手,一个魅影护在了沈欢身前。

    林妙诗看向周大贵,“你们周家确定要这么做么?”

    周大贵有苦难言,一方是自己父亲,一方是林氏千金,他两边都得罪不起,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一旁周老爷子忽然出声,“跪下!”

    周阳先是一愣,接着喜上眉梢,“爷爷说的没错,站着挨打太便宜他了,你们海——”

    “我是说让你跪下!”

    “什、什么?”周阳还没反应过来,只见周老爷子率先跪在了地上,“罪人周子阳,叩见恩公!”

    看到这个情形,在场之人无不目瞪口呆。

    周老爷子他……疯了么?!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