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26章 没事儿多踢两下
作者:美女请自重      更新:2016-04-07 14:33      字数:2554
热门推荐:
    开口的是一个中年人,看上去四十来岁,要不是因为他自称来自东瀛,很难从语言和长相上看出是东瀛人。

    中年人见吸引到视线,继续道:“高桥广康,来自东瀛。”

    做完自我介绍,高桥广康扭头看向沈欢,“没想到没落的中医,还会有年轻人继承,真是不怕死。”

    中医现今的确不怎么讨喜,不然也不会出现“去看中医的人要么没病要么没治”的说法。

    在明知道沈欢是中医出身的情况下还这么说,很明显是找茬来了。

    “他们都说解铃还须系铃人,我不怎么相信,神经反射区失觉,就算是你们口中的神仙来了也没办法解决吧?”

    高桥广康通过温经散寒类药方解决了周阳的缩阳症状,却无法使其完全恢复正常,便断诊此病为无法治愈的绝症。

    谁知周大贵说沈欢这个施针者可以治愈,让他感到颜面无存。

    之前沈欢老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东瀛人一直找茬,现在明白了。

    “如果我能治呢?”

    高桥广康听到这话大笑起来,“绝无可能!”

    汉方医是去其糟粕取其精华的产物,他都没办法医治,中医又怎么可能治好。

    “咱们打个赌怎么样?”

    众人有些搞不明白沈欢在玩什么把戏,全都一脸疑惑。

    高桥广康也来了兴致,“赌什么?”

    “就赌你包里的花神杯!”沈欢本来没打算和东瀛人纠缠,但苏璃的一句话让他改变了想法。

    不知道是运气太好,还是机缘太巧,对方身上竟然有一只花神杯。

    高桥广康愣了一下,下意识用手摸了摸包裹,他怎么知道自己带着花神杯?

    沈欢继续蛊惑道:“我也有几只花神杯,若是输了,就全给你。”

    “洪都捏?”高桥广康一激动直接说起了东瀛语,意识到失态后,改口道:“你这话当真?”

    他来周家就是为了花神杯,若非在等待周老爷子归来的这段时间和周大贵闲聊,也不会去医治周阳的缩阳症。

    沈欢笑了笑,“想骗你的话,我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

    周阳的神经反射区说是坏死也不为过,以目前科技绝无可能治愈!

    想到这儿,高桥广康道:“我答应你这个赌局。”

    就知道你会答应,愚蠢的东瀛人!

    “你过来。”沈欢对周阳招了招手,不等开口询问,抬腿就是一脚,直接踢在了裆部。

    周阳疼得直流汗,“你干什么!”

    “治病啊。”沈欢一脸认真。

    高桥广康看得哈哈大笑,“这就是你的治疗方法?华夏不愧是泱泱大国,原来揍人也可以称之为治病。”

    “弹丸之地出来的人,果真没见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沈欢给予还击,这家伙实在太不上道,在华夏境内还敢暗讽华夏。

    “你——”高桥广康还想开口,沈欢先一步说道:“你什么你?自己看,病是不是好了。”

    “这、这怎么可能!一定是假的。”高桥广康满脸不可置信,因为被他断定为终生无法人道的周阳,此时已经雄赳赳气昂昂地撑起了蒙古包。

    “是真是假,你拉着周大少找个没人的地方不就好了?”

    沈欢也就一句戏言,没想到高桥广康还真就这么做了,不管有人没人,伸手便扒周阳的裤子。

    周阳把高桥广康推开,“我自己来!”

    林妙诗面色不改,转身回避。

    “我好了,哈哈哈,我好了!”看着有以一敌万之势的小丁丁,周阳激动的差点跳起来。

    当了将近一周的太监,终于在今天恢复了男人雄风。

    “这不可能,不可能!”高桥广康不停地摇头,如果使用的是正常方法,他也不至于这样,可对方明明只是踢了一脚啊!

    沈欢只想把花神杯弄到手,懒得浪费时间,直接伸手道:“愿赌服输,把花神杯交出来吧。”

    高桥广康咬了咬牙,将包裹递给了沈欢,然后对周大贵鞠躬道:“周先生,待周老先生归来,请替我转告,这次有关收购花神杯的交易就此取消。”

    “在离开前,我有一个疑问,你究竟是怎么治好周小先生的?”

    沈欢比划了一个踢腿的动作,“就这么治好的。”

    高桥广康面色一僵,“之前是我礼节不当,在此给您道歉,希望您能告诉我真正的治疗方法。”

    “四个字。”沈欢伸出四根指头,咬文嚼字道:“针刺会阴。”

    高桥广康似有所悟,行了个大礼,“多谢老师指点。”

    等到他离开以后,林妙诗皱眉道:“为什么要把方法告诉他?”

    听语气,她似乎很讨厌东瀛人。

    “你不会真信了吧?我骗他的!”沈欢语气有些无奈,狗屁的针刺会阴,周阳之所以会痊愈,完全是因为青眸中的灵气。

    至于那一脚嘛,只是单纯的报复。

    林妙诗瞪了他一眼,没再说话。

    “多谢沈医师治好了小儿的病。”如今儿子好了,再也不必担心传宗接代的问题,周大贵心里异常畅快,命人拿来早已准备好的支票,“这是一千万,您收着。”

    “小意思,不过为了避免周大少再犯病,最好有事儿没事儿就按我之前的姿势踢两下。”沈欢一边伸手接支票,一边说道:“刚刚听说那东瀛人是为了花神杯而来,难道老爷子手里也有花神杯?”

    周大贵点了点头,“家父上年纪后酷爱收藏,十二月花神杯只是其一,好像除了桂花杯和兰花杯以外都已经到手。”

    兰花杯沈欢手里有六只,而刚刚从东瀛人手里得到的正好是桂花杯,岂不是说,只要把周老爷子的花神杯弄到手就全齐了么!

    沈欢咳嗽两声,佯装随意道:“如果我要老爷子的花神杯,你能弄出来吗?”

    “这个恐怕不行。”

    周老爷子脾气倔强古板是出了名的,又怎么会把心头好给让出来。

    “不是恐怕不行,而是一定不行!”就在这时,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不仅杯子不会让,那一千万你也别想带走!”

    周大贵回头一看,惊讶道:“爸,您不说下午才回来吗,怎么会……”

    “你闭嘴!”周老爷子喝了一声,虎目瞪着沈欢,“整治了我孙儿,还敢打花神杯的主意,你这狂徒休想走出我周家大门!”

    话音一落,数名保镖从两旁冲出,瞬间将沈欢围住……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