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25章 可恨之人必有可爱之处
作者:美女请自重      更新:2016-04-07 14:33      字数:2764
热门推荐:
    “沈医师你放心,这件事要真是小阳做的,我必给你个交代!”周大贵拍了拍胸脯,接着道:“如果是其他人做的,我定帮你把他们给揪出来。”

    后半句显然比前半句说得有力,他内心也不希望是周阳做的。

    周大贵眼光毒辣,虽然只和沈欢见了一次面,但对于这个不到二十的年轻人已经有了一定了解。

    有仇必报,知道抓住敌人软肋以弱搏强!

    这是一个聪明人,一个小心眼的聪明人。

    “是不是周阳做的,当面对质后就知道了!”沈欢呼吸还是有些急促,事关父母安危,不可能因为两三句话就冷静下来。

    周大贵的目的本来就是邀请沈欢回周家为周阳医治,但现在这个结果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其实沈欢已经相信这件事和周大贵无关,不过周阳的嫌疑依旧无法排除。

    有林妙诗作陪,他也不担心周家耍什么花样。

    由于气氛太过压抑,三人一路上都没做交流。

    “爸,林小姐,沈医师……”见周大贵带着沈欢两人回来,周阳立马上前迎接,态度极其恭敬。

    正如沈欢所说,他缩阳的毛病已经治愈,但依旧无法人道,说穿了,治没治好几乎没区别。

    但没想到,自家老子刚下车就一耳光打在了他脸上。

    “爸,我、我……你怎么又打我!”

    打你是护着你!

    这话周大贵自然不会说出来,狠声道:“沈医师父母的事儿和你有没有关系?”

    “我、我不知道啊!”周阳一脸懵逼,根本就不知道父亲在说什么。

    周大贵松了口气,看样子这事和儿子没关系,顺便说了说事情的大致经过。

    谁知周阳听到后,脸色“唰”一下白了,在场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沈父沈母的事儿肯定和他有关系。

    “你、你……你真是要气死我!”周大贵胸脯急促起伏,若这事不是周阳做的,事情还有回转余地,可现在……

    沈欢一把抓住周阳肩头,“我爸妈在哪!”

    “我、我不知道!这、这事儿不是我做的。”周阳吞了口唾沫,“我、我只知道,刘芊芊前阵子打听过你的身世。”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么?”

    什么狗屁刘芊芊,沈欢连听都没听说过。

    林妙诗柳眉微皱,“这件事可能真是那个女人做的。”

    “什么?”

    怎么连冰山也帮周阳这傻哔说话,难道她忘了上次的事情?

    “还记不记得当初在宴会被你整的那个女人。”

    一听这话,沈欢就想起来了,“刘芊芊就是毒舌女?”

    “沈医师,这件事和小儿没多大关系,您看……”周大贵暗自庆幸,“放心,我与刘家关系不错,定能保你父母相安无事。”

    沈欢没有回答,拿出手机,再次拨通了那个陌生号码。

    “我还以为你真不关心自己父母的死活呢。”电话刚一接通,一个女声便传了过来。

    “刘芊芊,你要敢伤我爸妈一根头发,我绝对不会让你好过!”沈欢恶狠狠的还击,放在平常他不会说出这样冲动的话,毕竟这种话最容易激起绑匪撕票。

    刘芊芊沉默了一会儿,应该是惊讶沈欢为什么会知道她的身份,不过她本来就没打算隐瞒。

    报复人是为了出气,如果对方不知道自己是谁,这气不是白出了么。

    “呵呵,现在你父母在我手里,竟然还敢出言威胁我,不觉得可笑么?”刘芊芊顿了一下,对手下吩咐道:“那两个老家伙还没吃饭吧?再去弄点猪食,让他们吃个够!”

    沈欢气得浑身发颤,“你敢!”

    “哟,现在说话利索了?也不害羞了?”刘芊芊已经通过对话想象出沈欢那副咬牙切齿的样子。

    至于威胁她根本就没当回事儿,一个农村出身的小家伙,靠山只有林妙诗,能有多大本事。

    一旁的周大贵见状,连忙安抚,“沈医师,让我来说。”

    沈欢也明白单靠他办不成这事,将扬声器点开。

    “芊芊,我是你周伯父——”

    周大贵话没说完,刘芊芊便讥讽道:“周伯父?呵呵,沈欢你以为随便找个傻哔过来,我就会相信你?”

    傻、傻哔?!

    周大贵差点没被气死,“我是周大贵!你现在带人来周家,要是他们有半点损伤,我就给****打电话!”

    这次轮到刘芊芊傻眼了,“你、你真是周伯父!我这就带他们过来,您可千万别给我爸打电话!嘟嘟……”

    挂掉电话之后没多久,刘芊芊便带人赶了过来。

    本以为沈父沈母会受到不少折磨,谁知两人脸泛红光、面带笑容,丝毫不像是受了折磨的样子。

    “周伯父,人我给带来了,您没给我爸打电话吧?”在周大贵面前,刘芊芊倒没一点大小姐脾气。

    见周大贵摇头,她心中悬着的大石总算放下了。

    “爸妈,你们没事儿吧。”沈欢本想上前将父母接过来,却被刘芊芊的手下拦住。

    沈父沈母看这情况有点发蒙,“欢子,你们不是朋友么?刘小姐带我们到江明以后,好吃好喝照顾,还帮我们脚底按摩,怎么看起来……”

    好吃好喝,脚底按摩?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沈欢还没回过神,刘芊芊一脸得意道:“你现在知道错了吧?脚底按摩,疼得要死,那杀猪般的声音,真该录下来让你听听!还有那个酒店里的饭菜全都难吃的要死,和猪食没什么区别,我让你爸妈每顿都吃那些,就问你怕不怕?”

    疼那是你肾不好,饭菜难吃是你嘴巴太刁!

    沈欢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估计在这位大小姐心里,吃难吃的菜、做脚底按摩,就是这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了吧。

    人人都说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经历这事儿以后,沈欢认为,应该是可恨之人必有可爱之处。

    “误会,看来一切都是误会。”周大贵出来做和事佬,幸好刘芊芊胸大无脑,不然事情还真不好解决。

    “什么误会?”刘大小姐还没反应过来,对沈欢道:“只要你下跪求饶,我就放了他们。”

    “再不把人放了,我可真给你爸打电话。”周大贵再次动用克制刘芊芊的终极武器。

    刘芊芊二话没说,急忙放人,虽然心有不甘,但也只能狼狈离去。

    周大贵命人将沈父沈母送回长乐村以后,这事儿总算是结束了。

    “沈医师,现在可以为小儿治病了吧?”

    这件事周大贵帮了不少忙,沈欢也不再矫情,“可以,不过医药费照付,就按你说的一千万。”

    要说这事儿和周阳没有关系,他打死也不信,一码归一码,钱照要不误,也好让周大少长个记性。

    一千万就一千万,他周大贵不差这点钱。

    谁知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一千万?呵呵,看来华夏中医的医药费,比我们东瀛汉方师贵多了!”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