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24章 父母被绑?!
作者:美女请自重      更新:2016-04-07 14:33      字数:2579
热门推荐:
    “周先生?哪个周先生。”沈欢当然知道西装男说的是谁。

    整个江明姓周的,他只认识一家,那就是周大贵那家子。

    说起自家老板,西装男一脸自豪之色,“大贵珠宝行的周家,老板让我来请您过去吃顿便饭。”

    “没空!”沈欢没半句好话,朝西装男的脚尖轻踢了两下,“起不起?不起开,可别怪我手下无情。”

    西装男下意识收脚,但恍惚间想起了什么,又连忙用手把门撑住,“沈医师,我上有老下有小,在周家有份差事不容易,求您别为难我了。”

    “我不为难你。”沈欢面露不忍,“把手收回去吧,弄伤就不好了。”

    听到这话,西装男总算松了口气,这手刚收回去,只听“嘭”的一声,沈欢就把门给关上了……

    “外卖还没到?”回去的时候,林妙诗正好从楼上下来。

    沈欢没打算把事儿说出来,顺着说道:“没到呢,刚来个卖保险的,被我给赶跑了。”

    林妙诗没多想,走到冰箱前拿了罐啤酒。

    自从知道她那病和喝酒没关系以后,沈欢也不再管了,重点是他根本管不住,说了等于白说,还不如不说。

    之后门铃又响了几次,都是沈欢开门,按铃的依旧是西装男。

    最后他索性懒得管了,反正送外面的过来会提前打电话。

    果然,没一会儿外面就消停了。

    “叮咚,叮咚——”

    可没过几分钟,轰炸式的门铃声再次响起。

    “这次我去吧。”林妙诗看出了些端倪,不过她刚起身就被沈欢拦下,“我去!”

    说完,就怒气冲冲的走了出去,开门二话没说,张口就是一顿臭骂,“给脸不要脸还是听不懂人话?我他妈说多少次了,不去就是不去,想让我过去,让他自己——”

    骂到一半,沈欢愣住了,“你是……送外卖的?”

    上门的是名年轻人,提着外卖篮子,那心有余悸的样子,应该吓得不轻,“是、是啊。”

    “对不起啊,我以为你是那推销保险的。”沈欢尴尬的挠了挠头,接着道:“不过你也是,怎么不打个电话?”

    年轻人面露苦笑,“我打了好几个呢,都打不通,您应该是关机了。”

    关机?沈欢掏出手机一看,该死,没电了!

    “这事儿怪我,给你道个歉,千万别往心里去。”

    年轻人嘴里说着没事儿,但估计这辈子都不想往这儿送外卖了。

    “你先吃,我手机没电了,去充个电。”把外卖放桌上以后,沈欢就找插头给手机充电,这两天只顾着在网上研究古玩知识,手机很久没用过了。

    刚开机,就是一阵铃声提醒。

    拿起来一看,好家伙未接来电竟然有数十条。

    “这外卖小哥够卖力的,打了……”沈欢正说着,忽然一愣,“大宝?牛叔?”

    下面两个号码分别是牛大宝和牛父的,最早的记录是前天晚上,算起来两人几乎不间断给他打了几十通电话。

    难道家里出事儿了?

    沈父和沈母不会使用智能机,一般有事儿都是牛家父子代打。

    想到这儿,沈欢连忙给牛大宝回拨电话。

    “欢子,你这两天去哪了,电话怎么也打不通!”牛大宝的语气很焦急,说话时还隐约能够听到牛父的声音。

    “大伯是不是去找你了?”

    “我爸?没啊。”沈欢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

    牛大宝大叹了口气,后悔莫及道:“我就说那群人在撒谎,如果是你让人来接大伯和大娘肯定会给我打电话。”

    “你再说仔细点,到底怎么回事儿。”沈欢的声音已经开始颤抖,难道自己最不想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么。

    “前天有辆江明牌照的豪车过来,说是你朋友,要接大娘和大伯到江明玩,我当时就想打电话证实一下,但你关机……欢子,你在听么?”

    “等会再联系你。”沈欢挂掉电话,继续翻查未接来电。

    如果对方是绑架父母威胁自己,一定会打电话过来!

    林妙诗皱眉道:“你父母出事了?”

    虽然她没听到牛大宝说什么,但从对话和语气变化上,已经猜出了个大概。

    沈欢急着找号码,点了点头没说话。

    最终,在一堆未接来电中找到了一个陌生号码,时间是昨天凌晨,他刚准备拨过去,门铃又响了起来。

    “我去开门。”林妙诗去开门的同时,号码也拨通了。

    “喂——”那边刚有人接电话,沈欢就把电话挂了,因为他从屋里已经看到门外站的是谁。

    周大贵见沈欢疾步走来,笑道:“现在我亲自来了,沈医师您总该……”

    话还没说完,沈欢一把抓住对方的衣领,“说,你把我爸妈怎么样了!”

    “你、你说什么?”周大贵有些发蒙,他们之间虽然有仇,但也不至于一见面就大动拳脚啊。

    “别给我装蒜!”沈欢抬手便准备来一拳。

    林妙诗急忙出声喝止,“沈欢,你冷静些!看样子,伯父伯母的事情应该和他没关系。”

    “江明和我有仇只有他们,不是他还能有谁!”在沈欢眼里,这件事肯定是周家父子做的,要是求和,应该会像上次一样亲自过来,但周大贵只派了个下属,显然不是那么回事儿。

    周大贵养尊处优惯了,从没人敢和他动手动脚,这猛地来一次,双腿都吓得有点发软,“沈医师,我当着妙诗的面说过,绝对不会找你父母麻烦,而且我有求于你,又怎么会干出那种事情。”

    自从周阳做了上次的事以后,林妙诗便打算和周家断绝来往,之所以出面阻拦,完全是为沈欢着想。

    这一拳要是打下去,谁也不能保证,周家会不会做出些疯狂的事情。

    “周伯父,现在我以林妙诗的身份问你,这事和你究竟有没有关系。”

    周大贵苦笑道:“如果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沈医师家人发生了什么事儿,你信么?”

    林妙诗没有回答,转而看向沈欢,“伯父和伯母究竟出了什么事儿。”

    听完沈欢所讲的话之后,林妙诗的表情再次变得质疑,“他说的话也有道理,这事你们周家嫌疑最大。”

    “可我根本就没命人干这种事儿啊!”周大贵心里那叫一个冤枉,这事儿还偏偏不是几句话就能证明清白的。

    沈欢冷哼一声,“你没做就是周阳做的!”

    周大贵心中一凉,这事儿……估计还真和他儿子有关系!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