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20章 千缕筑基?你确定不是开玩笑!
作者:美女请自重      更新:2016-04-07 14:33      字数:2455
热门推荐:
    浴袍应该不算衣服吧?

    林妙诗身上湿漉漉的,应该是刚洗完澡,沈欢不是柳下惠,说不动心那是假的。

    血玉中的苏璃也跟着出声凑热闹,“第一次难免会紧张,不过你放心,有姐姐在这儿指点,一定会很顺利的!”

    “你怎么还没睡!”沈欢已经够头痛了,根本没心思理会苏璃。

    林妙诗是真的醉了,时而大笑时而大哭,没事儿再来个手舞足蹈,嘴巴从开始就没停过。

    半个小时以后,沈欢看着悠然而睡的林妙诗,感叹道:“总算安静了。”

    此时她双眸紧闭,微微蜷缩在被子上,像是一只可爱的小猫咪。

    在此之前,沈欢打死也不会相信,“可爱”两个字会和林妙诗扯上关系。

    “父母双亡么……”想起刚才的那些话,他发现自己对林妙诗有着很深的误解。

    “唉……她也是个可怜人。”沈欢叹了口气,准备把林妙诗抱回房间。

    可刚一起身,原本正在熟睡的小猫,就将他的手紧紧抓住,“不要走……”

    “我不走,只是送你回去。”沈欢一边安慰,一边试图把手抽回去,但他越是用力,林妙诗便抓得越紧,最后只好无奈的留下来。

    等睡着了,就抱她回房!

    沈欢这么想得,但事实上,只要一有动身的念头,就会被林妙诗牢牢拉住。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抵挡困意,就这么靠着床头睡去……

    一缕刺眼的阳光打在林妙诗脸上,她下意识想要揉下眼睛,却被一个棍状物体挡住了去路。

    是护栏么?但自己床上好像没有这种东西。

    林妙诗稍微清醒了一些,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这一看,整个人都愣住了,在她面前的哪是什么木质护栏,而是……这怎么让人说出口呢!

    它的主人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将林妙诗的手给拨开,调整了一下姿势。

    沈欢又喝多跑到了自己床上?不对,昨晚喝多的好像是自己。

    林妙诗用手抚住额头,面色有些焦急。

    谁知这时候沈欢正好醒了,“头痛?帮你把把脉吧。”

    “不、不用!”林妙诗连忙摆手,然后用被子将下半边脸给挡住,只露出两只凤眸,“昨、昨晚我喝多了,所以才……”

    “我知道。”沈欢说着,便拉开了外套的拉链。

    “你想做什么?!”

    沈欢愣了一下,解释道:“你睡姿不好,身上的浴巾应该已经乱了,先披上这外套,等我给你拿新衣服过来。”

    “麻烦了。”

    沈欢笑了笑没说话,一离开林妙诗的视线,就靠在墙上不停地喘着粗气。

    实际上他比林妙诗更早醒来,但是手被拉着无法脱身,只能继续装睡。

    本以为林妙诗醒来后,会二话不说给自己一巴掌,没想到竟然会发生那种事情。

    回想刚才那一刹那的触感,他忍不住吞了口唾沫,硬是做了几个深呼吸才平静下来。

    林妙诗换好衣物后,又变回了冰山美人的模样。

    沈欢也不自讨没趣,对昨晚的事情绝口不提。

    “昨天晚上——”

    “咳咳……”怕什么来什么,见林妙诗主动问起,沈欢连忙道:“我什么都不记得了,那啥,我出去遛弯,咱们回聊!”

    说完,便撒丫子跑人。

    血玉中的苏璃幸灾乐祸道:“反正你什么都没做,干嘛心虚?”

    “谁说我心虚,我、我想出来透透气行不行?”

    苏璃才不会相信这种拙劣的借口,“切,就这种胆量,一辈子都泡不到妞!”

    要不是因为修炼的事儿还得求助她,沈欢真不想和这狐狸精打交道。

    “你们人类男女的请爱,姐姐我没什么兴趣!”苏璃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废话少说,经过一晚上时,姐姐已经想明白了,若要筑基,古董上蕴含的灵气至少要在千缕以上。”

    “千缕?你开什么玩笑!”沈欢忍不住想要骂娘,他见过蕴含灵气最多的古董也不过八十多缕,千缕这么多,上哪去找!

    “姐姐可没心情给你开玩笑,我感应过了,其它碎片不好说,有一块碎片可以明显感应到有封印加持,应该在那疯道士的传人手里。”

    “直接要肯定不会给,只能强抢,以你这实力过去,估计一巴掌就被拍回老家了,所以说,你越强对我越有好处,姐姐是不可能害你的。”

    见沈欢还没什么兴致,苏璃提议道:“先去周围的古玩城看看,运气好说不定会有收获。”

    反正现在也没事儿做,碰碰运气吧!

    既然要千缕之多,江明古玩城是唯一的选择。

    “把你们这儿最贵的古董拿出来。”这话听着豪气,实际上沈欢只是不想浪费时间而已,既然已经确定价钱越高灵气越多,根本就没必要在便宜物件上浪费时间。

    这话一出,无论是店主还是顾客,眼神都颇为怪异。

    在古玩这行当,没什么是最贵的,有些人眼里一文不值的便宜货,也许会是别人愿意出价数十万的心头好。

    一听就不是行内人,还把最贵的拿出来,你以为点菜呢!

    店主不知沈欢深浅,命人拿了个物件过来,“清代银口紫砂壶,虽比不上明代,但也不是俗品,市场价在二十万到三十万之间,您瞧瞧?”

    沈欢摇了摇头,上面的灵气只有百缕,根本不够筑基。

    接下来几家店也是一样,价格浮标一般都在三十万左右,再贵的没有,就算是玉制品翻倍,距离千缕也是遥遥无期。

    胖老板脾气比较暴躁,见沈欢不喜欢自家物件,没好气道:“这都不行,你小子胃口还挺大,想买贵的那还不容易么,到拍卖行去吧,那里的东西多贵都有!”

    这话倒是提醒了沈欢,不过上拍卖会的话,就必须掏钱买下那物件,因为只有在半步以内的距离,他才能吸收灵气。

    就在沈欢打算离开的时候,血玉中的苏璃忽然开口道:“等一下!”

    “怎么了?”

    听她的语气,似乎有些激动。

    “抓住刚才从你身边经过的那个老人,要快,他手里有咱们想要的东西!”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