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19章 不服你来咬我啊
作者:美女请自重      更新:2016-04-07 14:33      字数:2687
热门推荐:
    周大贵压下怒火,强颜欢笑道:“沈医师,一亿似乎有点多了吧?”

    “多么?其实一点也不多,我帮你算算。”沈欢自问自答,然后扳起指头,继续说道:“周家九代单传,传宗接代这种事情全在周大少一个人身上,若他无法人道,周家便会绝后,救一人等于救全族,我这医药费看似昂贵,收得却合情合理。”

    从逻辑上来讲,这话不错,一亿和周氏家产相比,不过九牛一毛,但让我儿子变成这样的人可是你啊!

    周大贵很想教训沈欢一顿,终究还是忍住了,“您看一千万怎么样?”

    “不怎么样,一亿,给得起就治,给不起就不治。”

    一笔千万医药费,在医学界可谓天价,符合沈欢之前“敲诈”的想法。

    如果周阳诚心认错,周大贵也没这么不要脸,他一定会按着原来的计划去做,现在嘛……骚瑞,老子明摆着就是不想治,你他妈有本事咬我啊!

    周大贵也看出来了,这小子压根儿就没出手的想法,既然这样他也没必要再拉下老脸,去求一个小辈,瞬间卸去所有伪装,冷哼道:“我不信这偌大的华夏,除了你就没人能治这病!”

    周阳也憋了半天气,愤而起身,“沈欢,别忘了,你家里还有父母,我倒要看看,最后谁会求谁!”

    “你再说一遍?”沈欢表情已经变了。

    “我再说——”周阳话还未出口,一旁的林妙诗面色冰冷道:“周伯父,若沈欢家人出事,周家必定无法在华夏立足,你应该知道我有这个能力。”

    周大贵流了一身冷汗,林妙诗有没有这个能力不知道,她身后的势力绝对有这个能力。

    如果仅仅是沈欢和周阳有矛盾,大可不在意这句话,但沈欢之所以动手是因为周阳差点做出混蛋事儿。

    要是传到他们耳朵里,不用林妙诗主动要求,周家这个江明豪门也会被瞬间击垮。

    “碧池,这里没你——”周阳不清楚林妙诗的具体背景,开口就骂,反正已经得不到了,也没必要再装什么君子。

    话没说完,周大贵就一巴掌乎在了他脸上,“放肆!”

    接着,露出一副复杂的笑容,“妙诗你放心,这是我们和沈欢的私人恩怨,绝对不会牵连其他人。”

    “希望周伯父说到做到,妙诗就不送了。”

    周大贵说了几句客套话,便带人离开。

    “爸,那碧……那女人究竟是什么身份?”周阳知道林妙诗身份不简单,对方来到江明后,周大贵与他彻夜长谈,总结下来就一句话——无论花费多大代价心思,都要将林妙诗追到手!

    周大贵瞪了他一眼,“别动什么歪心思,现在沈欢攀了一棵大树,报仇的事以后再说!至于治病,只能看你爷爷有没有什么办法了……”

    这是周家崛起后,第一次吃瘪,但那又怎样?想要在社会洪流中屹立不倒,必须识时务,知道什么时候该硬,什么时候该软!

    周阳没说话,但不代表他真的会将仇恨放下,自己得罪不起,还不能拿别人当枪使么?前几天阻拦老李行事的人,已经调查清楚,那可是把好刀……

    别墅内,林妙诗看着沈欢道:“你太冲动了。”

    有没有搞错,我这么硬气,连一千万都不要,还不是为了帮你出口恶气!

    沈欢心里一万个委屈,但林妙诗紧接着一句话让他什么委屈都没了,“不过……谢谢了。”

    谢谢?天,不是幻听吧!冰山女竟然给自己道谢,这可是打认识以来头一次!

    “你医术虽然厉害,但还称不上当世无双,周阳的病应该要不了多久就会痊愈,你最好想办法防备一下。”

    “要是第一天就有圣手医治,痊愈也不是不可能,但他缩阳超过三天,经络堵塞,就算治好也无法供应血气,就是不能勃……”话说一半,沈欢脸就红了,当着女人面聊男人那点事儿,真是越来越无脑了,“反正到时候他肯定还得来求我。”

    “报复嘛,做这事儿的时候我就想清楚了,大不了鱼死网破。”

    话是这么说,不怕周阳临走前的威胁可能么?

    父母是最重要的,如果因为他出了什么事,沈欢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放心,有我在,你爸妈绝对不会有事。”

    听到这话,他心里很感动,但从林妙诗嘴里说出来,总觉得不是那个味。

    沈欢刚想开口道谢,却发现林妙诗又开始喝起了啤酒,这次他没有抢夺,“酒这种东西对身体不好,以后还是少喝点。”

    “习惯了。”

    “多注意一些吧,时间不早,我先去睡了。”

    回到房间后,沈欢将经过告诉了苏璃,这个狐狸精活了成千上百年,应该会有不错的解决办法,可得到的答案却是——“这还不简单,你再多给点灵气,姐姐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干掉他。”

    “现在是法治社会,能不能别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沈欢差点没被气死,这都什么破办法。

    苏璃用一副看透人世的语气说道:“这和时代没有关系,人类本性如此,你不杀他,他迟早也要杀你,善良的人从来没什么好下场。”

    “我也这么认为。”沈欢深以为然的点头。

    苏璃娇笑道:“不愧是姐姐看中的小帅哥,杀伐决断才是豪雄应有之风。”

    “所以呢,我不能当好人,收集那事儿,您老还是找别人吧。”

    苏璃反应极快,连忙改口,“人之初,性本善嘛,好人有好报!奴家身姿婀娜、貌美动人,等出去以后一定终身侍奉。”

    沈欢懒得再搭理这个狐狸精,认识到现在,嘴里从没一句真话。

    逛逛街,玩玩古董,一天也够累的,脑袋刚沾枕头就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沈欢忽然感觉被什么东西压住,还伴随着一股强烈的酒味。

    睁眼一看,林妙诗正醉醺醺的压在他身上,嘴里不停嘀咕着,“对不起啊,是、是我误会了你,我也、也想道歉……可、可就是说不出口,所以才会带你逛街……”

    “你喝多了吧?”

    “我、我没喝多,谢谢,真的谢谢……你是我到江明以后,第一个真正关心我的人,我——”林妙诗正说着,眼里哗地一下就流了出来。

    牛父那个大烟枪曾经说过,接触烟是因为创业时压力大,久而久之就戒不掉了,与其说是习惯,倒不如说烟草已经成为一种精神寄托。

    林妙诗应该也是一样,从刚接触沈欢就觉得她有心事,毕竟没人天生就是冰山一个。

    他见不得女人流泪,更从没想过林妙诗也会有哭的一天,想安慰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你、你喝多了,我扶你回屋睡觉吧。”

    说着,便将手搭在林妙诗背上准备起身,可这一摸,沈欢直接傻了眼,脑中只有一个想法——她、她竟然没穿衣服?!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