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18章 那就先来一个亿吧
作者:美女请自重      更新:2016-04-07 14:33      字数:2675
热门推荐:
    “可以教我怎么凝聚灵气了吧?”沈欢满心期待的看着血玉,苏璃却给他浇了盆冷水,“现在还不可以。”

    “喂,咱们可是说好的!”

    摊牌后苏璃也不再装柔弱,玩味道:“我只是说现在不可以,又没说不教你。”

    沈欢一翻白眼,没好气道:“按照你这理论,我是不是也可以说,收集的事儿咱可以缓缓,反正以后多得是时间?”

    “哎呦,小帅哥真心急。”苏璃娇媚一笑,接着道:“不是姐姐不帮你,而是姐姐现在灵力不够啊!”

    “对了,我记得你从我眼里吸收了不少灵气,怎么会只剩下三缕?”沈欢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一茬子事儿。

    “唉……”苏璃叹了口气,无奈道:“还不是因为你的小情人。”

    小情人?

    沈欢愣了一下,她说的难道是林妙诗?

    “你那小情人体质特殊,姐姐我积攒几百年的灵气,一晚上就被她给吸光了。”苏璃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本以为碰到沈欢这个ATM,要不了多久就可以神魂化形,谁知又遇到一个百分百克制她的煞星。

    想起当初被吞噬灵气的经历,沈欢背脊也是一凉,“听你这么说,她不是有病在身,而是体质原因?”

    “有病?放心吧,她身体好着呢!”

    让林妙诗痛苦万分的毛病,到苏璃嘴里反而成了好事儿。

    “那她病发时为什么会腹痛难忍?”

    “这个嘛……我也说不清楚,姐姐是狐仙,和人类修士不是一个体系,只知道一些皮毛。”

    沈欢心里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那你也敢说帮解决我修炼之路上的任何困难?”

    “咳咳,狐仙一族主修瞳力幻术,碰巧了,碰巧了,你要真是实打实的道修,姐姐也帮不了什么忙。”

    小家伙年龄不大,怎么和老头儿一样贼精贼精。

    沈欢不想在这问题上继续纠缠,摆手道:“废话少说,究竟怎样你才能帮我凝聚灵气?”

    “只要你将眼里的灵气分给姐姐一半就行了。”

    一半?那就是五百缕左右,虽然从古董上吸收灵气废不了多少工夫,但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俗话说得好,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谁知道这狐狸精是想帮人还是害人。

    “去个零还差不多!”

    苏璃娇滴滴道:“但姐姐想要帮你,至少得一百缕才够啊!”

    “那就只给一百缕。”沈欢说着,便朝着血玉输送起了灵气。

    “啊~爽,好爽!嗯~继续,继续……快点,再快点……亲哥哥奴家爱死你啦……”

    “你他妈能不能好好吸收灵气!”

    沈欢内心是崩溃的,经历这件事,他坚信,这血玉里住的一定是狐狸精,别的东西根本就干不出这事儿!

    “人家是真的舒服嘛。”

    “以前怎么没见你这样。”信你才有鬼!

    苏璃娇羞道:“第一次谁都会害羞的啦。”

    第一次你妹啊!能不能别总说些让人一听就觉得很内涵的话。

    “怎么不继续了?”

    “一百缕够了!”

    “别啊,姐姐我刚来感觉,很想要的。”

    “滚!”

    ……

    “呼……”沈欢长吐一口浊气,摇了摇头,“还是不行,我说狐狸精,你这法子究竟有没有用啊?”

    苏璃义正言辞道:“跟你说多少次了,姐姐是狐仙,和狐精那种小妖小怪不是一个级别!若非诡皇媚后突然失踪,小小道修又怎敢欺我狐族。”

    “狗屁的诡皇媚后,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在转移话题!”

    “着什么急,姐姐这不正想着呢嘛!”被沈欢这小屁孩一眼看穿想法,苏璃觉得很没面子,不过心里真的是在想办法。

    人妖殊途,用精怪修炼的法子放在人类身上自然行不通。

    “想起来了,人族道修每次晋级都需要筑基。”苏璃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你眼中的灵气,基本上都是来自于古玩,想要筑基的话,应该找个物件辅助一下就可以了。”

    “什么物件?”在修炼一途,沈欢和白痴没什么分别。

    苏璃很是光棍的说道:“这个姐姐就不知道了。”

    “我尼玛——”

    刚准备来一场“泼夫骂街”,却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等会儿有你好看!”

    开门后,沈欢看着林妙诗挑眉问道:“有事儿?”

    “楼下有人找你。”

    “找我?”沈欢感觉有些意外,在江明除了林妙诗,他谁都不认识。

    “是周阳。”

    一听这话就全明白了,这几天碰到的全是衰事,今天终于有个好事了。

    下楼后沈欢发现,来的不止周阳一个,他身边还坐着一个中年人,两人眉眼有些相似,应该是有血缘关系。

    “我是周阳的父亲。”周大贵主动起身,想行一下握手礼。

    沈欢却装作没看到,“找我有事儿?”

    “沈欢,别给老子装糊涂,你知道我为——”

    “闭嘴!”周大贵一巴掌就打在了周阳脸上,然后面带歉意的看向沈欢,“犬子年幼无知,还请沈医师不要见怪,此次前来一是道歉,二是为了让您放过犬子,将隐疾治好。”

    如果有其他人在,一定会惊讶到不行。

    周大贵是谁?整个中州珠宝行的大鳄!这低声下气的样子,和千古奇闻相比也差不了多少。

    但谁又知道,这几天为了让周阳恢复正常,他花费了多少心思,中州这么多家医院,竟然没有一家能治。

    若非走投无路,他也不会带着儿子来低头认错。

    “我没见过有人道歉还一脸凶神恶煞。”沈欢才不管对方什么身份,周阳既然不长教训,那就当一辈子太监好了。

    周大贵愣了一下,他没想到沈欢会这么不给面子,不过那一缕阴沉转瞬即逝,笑道:“是我教子无方。”

    说着,抬手又要再来一巴掌。

    周阳连忙服软,“我错了!沈欢,我真的知道错了,求你原谅我。”

    见沈欢没有反应,周大贵转而看向林妙诗,“妙诗你来江明这么久,叔父待你也算不错,帮小阳说几句话,算是我这做叔父的求你了。”

    本来沈欢准备装会儿逼,这事就算了,但这周大贵实在是太不要脸了,你儿子差点把人家给那啥,还有脸求人说情。

    “这病我治了,不过在医治之前,咱们是不是应该先把医药费谈妥?”

    周大贵心里松了口气,别的不敢说,钱他多得是,“您尽管开口。”

    “那就先来一个亿吧!”

    听到这话,周大贵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一个亿?你他妈开什么玩笑!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