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15章 加藤老师,请赐予我力量吧!
作者:美女请自重      更新:2016-04-07 14:33      字数:2440
热门推荐:
    对于男人来说,最重要的东西无非是钱、权、女人,不过从周阳身边夺走这些并不现实,所以沈欢选择了最简单的办法——直接让对方当不成男人。

    “你对我做了什么?!”下体传出的异动,再加上那些话,周阳已经猜出沈欢干了什么,但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明知故问,沈欢才懒得回答这个问题。

    “你别得意,这笔账我迟早要讨回来!”因为身体原因,计划无法继续进行,打又打不过,留下来只是自取其辱,所以周阳放了句狠话便离开。

    看着他狼狈的身影,沈欢嘴角翘起一丝玩味,“还想算账?到时候不来求我就算好的了!”

    正说着,他猛地一拍脑袋,“糟了,只顾着报仇,把林妙诗给忘了!”

    “林小姐,你没事——”沈欢快步走到沙发旁,这话还没说完,一条玉臂就挽在了他脖子上,整个人硬生生的被林妙诗搂在怀里。

    光这样也就算了,她还不停地扭动着身子。

    要知道,沈欢脸蛋和圣女峰只隔了一层衣服,这种暧昧举动,完全就是在诱人犯罪!

    继续自然是好事儿,但也得为自身性命考虑,再这么下去,迟早被憋死。

    挣脱后,沈欢开始打量沙发上的林妙诗。

    肤色泛红、双眼迷醉、喘息声重,加上那欲求不满的表情,很明显不是之前想得醉酒那么简单。

    “这该死的周阳,竟然下了媚药!”

    沈欢又恼又急,恼怒是因为周阳所使用的手段太过卑鄙,急的是他必须在药效完全发挥之前解除药性。

    媚药类型有很多,大致分为柔性和烈性,前者通常在夫妻生活中起助兴作用,而后者几乎可以称作毒药,若是不及时发泄出去便会魂归黄泉。

    让一座冰山,变成眼前这幅模样,是柔是强一目了然。

    想要解决烈性药只有两种办法,一是让中药者通过一些不能描写的方式发泄出去,二是配制解药,但在不知道是什么配方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制出解药。

    难道真的要自己——

    有没有搞错,我可还是童子之身!不过……对方是林妙诗,吃点小亏似乎也没什么。

    经过一番挣扎,沈欢还真就啪啪啪了,但并非啪人而是啪脸。

    “乱想什么呢,别忘了,你可是个医生!”这几巴掌不仅把他打醒,还打出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利用浴室的喷洒对人体进行降温。

    事关人命,来不及想太多,抱人直接冲进浴室。

    在冷水冲击之下,林妙诗有没有好转不知道,沈欢反倒快要崩溃。

    睡衣本来就单薄,经水这么一淋,基本上该看的不该看的,全都看到了。

    不是早透视过了么?湿漉漉和光溜溜能他妈一样嘛!

    “该死!体温怎么还没下降。”沈欢真的慌了,降温法不行,在他面前就只剩下两条路,要么眼睁睁的看着林妙诗熬空体内水分枯竭而死,要么抛弃童子身来场舍身取义。

    纠结良久,沈欢终于做出了选择,只见他手拟剑诀,一脸虔诚道:“加藤老师,请赐予我力量吧!”

    说完伸手就要探向某片神秘领域……

    “我是傻哔么!”伸到一半,沈欢忽然把手给收了回来,表情有些懊悔,但更多的是兴奋。

    对普通医者来说,想要解除药性,只有两条路,可他还有第三条路,就是眼眸中的灵气!

    连绝症都可治愈,还会被一点媚药给难住?

    开启青眸后,沈欢发现一个问题,还未开始治疗,眼中灵气就少了数十缕,难道从古董上的灵气会随着时间推移而消失?

    我呸!现在可不是思想开叉的时候,救人要紧!

    灵气如之前一般无往不利,只是几个呼吸之间,林妙诗便完全平静下来,可能因为体能消耗过大,她依旧处于昏迷状态。

    夏日虽然炎热,但经过这一冷一热的刺激,很容易患上外感,趁着林美人还没醒,沈欢将她抱回房间,顺便把湿透的睡衣换掉。

    这个过程一样是煎熬的,毕竟他从没帮女人换过衣服。

    不过和方才相比,换个衣服简直就是小儿科。

    总算结束了,为使自己冷静下来,沈欢必须转移注意力,将兜里的血玉给取了出来。

    “又涨?”

    原本红色灵气只有九缕,上出租车时多了两缕,现在已经有十九缕之多,灵气增加的倍数正好是失去灵气的一半。

    难道说是这血玉吸收了眼里的灵气?想到这儿,沈欢尝试主动将灵气送过去,看看会有什么反应。

    灵气刚刚飞出,红色灵气便如赤练蛇一般,将其疯狂吞噬。

    送出去的只有一缕,但是紧接着又飞出了第二缕,速度极其缓慢,像是被人凌空拉扯。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红色灵气才得以将它吞掉。

    吸收两缕青色灵气后,红色灵气增加了一缕,与此同时,青色灵气又不受控制的从眼中飞出。

    这东西太邪乎了!

    沈欢连忙将血玉扔到一旁,按照这个进度,他眼中的灵气迟早要被吞噬一空。

    一事未了,一事又生,林妙诗竟然在这个时候醒了,发现自己衣服被换以后,二话没说,朝着沈欢脸上就是一巴掌。

    “你干什么啊!”沈欢心里那叫一个憋屈。

    林妙诗用被子护住身体,咬牙切齿道:“你自己心里清楚!”

    “你能不能别老误会我?”沈欢知道自己长得不像英雄,可跟猥琐小人绝对没一毛钱关系,一次也就算了,这么接二连三的玩谁受得了,“还有,做事之前能动动脑子吗?早知道,让周阳得手算了,自己也不用背这黑锅!”

    见林妙诗想要开口,沈欢挥手打断,“闭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出去是吗?好,我走!”

    都是爹生娘养,谁还没点脾气,这差事老子不干了!

    “站住!”

    知道错了?

    转身时沈欢的气劲就已经消得差不多,对方毕竟是个女人,换位思考一下,反应过激很正常。

    本以为林妙诗会道歉,说个对不起什么的,事实上却……

    “记得把门关上。”

    我他妈还是走吧!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