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14章 以德报怨的沈欢
作者:美女请自重      更新:2016-04-07 14:33      字数:2966
热门推荐:
    兰苑是市中心的别墅区,现在司机却把他拉到了郊外,这好像已经不是顺路不顺路的问题了。

    “问那么多干嘛!”纹身男一脸凶神恶煞,说着将手扣在沈欢肩头,“先送我俩你不乐意是不是?”

    “怎么会呢……”沈欢干笑两声,没再说话,心思不断活跃。

    这两个混子型人物很明显是和司机一伙的,打劫?自己穿着普通到不能再普通,个头又超出常人一大截,要打劫也不应该找自己,至于劫色那就更不可能了。

    唯一可能就是周阳等人输钱输的不甘心,找人来对他进行报复,之所以没在路上动手,应该是还没到地方。

    在空地上对付三个人沈欢不敢说游刃有余,但绝对算不上困难,问题是现在路的两边都是水渠,在车内发生冲突,很容易发生车祸。

    如果他们手里有刀具,在车内这种狭小空间动手,吃亏的还是自己。

    等到了目的地再动手风险就更大了,谁知道那里有多少人在等着他。

    沈欢身手不错,仅限于身体素质,并不懂功夫套路,想脱身不是那么容易。

    就在这时,后方忽然传来一声巨响,伴随而来的还有一股冲劲,差点没将出租车掀翻过去。

    不仅沈欢没反应过来,就连司机三人也是一样,很显然没想到在这种地方还能发生车祸。

    “干嘛去!”纹身男一手抓住准备趁乱开溜的沈欢。

    沈欢没回头,朝着身后就是一肘子,正好撞在纹身男鼻子上。

    眼看就要逃脱,从上车后就没说过话的黑背心冷笑出声,“跑啊,怎么不继续跑了?”

    沈欢身体僵直,脸上满是冷汗,这些人的确带了刀具,并且其中一把已经架在了他脖子上。

    “敢打老子!”纹身男骂骂咧咧的想要动手,却被司机制止,“我们有的是时间报仇,先下车看看什么情况。”

    “草!”纹身男恶狠狠的瞪了沈欢一眼,才跟着下车。

    撞车的是辆面包,他们前脚刚落地,对方的人也随之下来,手里全都拎着撬杠、钢管之类的器械。

    照这形式看,刚才的事情似乎并不是意外那么简单。

    “兄弟们这是什么意思?”司机是老地痞,并没有表现得太过慌张。

    为了避免对方报警,他们下车时将匕首由脖颈转到了后腰。

    “没你事儿,识相的把人给我。”为首的光头用钢管指了指沈欢。

    这话一出来,司机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按照雇主的说法,沈欢是乡下人,在江明无权无势,怎么会出现一车人来搭救。

    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一行有一行的规矩,就这么把人放了自然不可能。

    纹身男是个暴脾气,地头蛇当惯了,听声音就知道光头是外地人,即便对方人多也没心怵,骂道:“老子今天就不放了,你能拿我怎么着?”

    “给脸不要脸,兄弟们上!”

    随着光头一声令下,众人抡起棍棒就冲了过来。

    看到这阵仗,黑背心也顾不得挟持沈欢,连忙上前帮忙。

    光头等人什么来头沈欢也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对方绝对不是来救他的。

    理由很简单,在江明他只认识林妙诗一个,而林妙诗也没什么人缘,加上这一路都没机会求救,怎么可能会有人特地跑来帮忙。

    “人太多,不能硬拼,癫狗你打电话喊人,老黑带那小子去见老板。”司机一边用车上的矿泉水瓶砸人,一边做出部署。

    黑背心回头一看,脸色大变,“李哥,那小子跑了!”

    “你说什么?!”司机先是一愣,紧接着朝反方向转身疾跑,“撤!”

    江明,兰苑别墅区……

    沈欢现在的样子很狼狈,为了躲避光头等人,他一路狂奔,打林妙诗电话也没人接,要不是有个过路的拖拉机,今天能不能回来都是个问题。

    因为早上的事儿,他没敢摁门铃,用密码开门后,准备偷偷溜进去,可刚进去就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林妙诗脸蛋泛红、醉眼朦胧的躺在沙发上,身上穿着一件半透明黑纱睡衣,若只是如此,无疑是一幅美景,但在她身旁还有一个蠢蠢欲动的周阳。

    “你想干什么!”沈欢大喝一声,快步上前,朝着周阳脸上就是一拳。

    “谁他妈敢坏老子好事儿!”好不容易等到药效发挥,眼看就要一偿夙愿,半路却杀出个不长眼的,还打了自己一拳,周阳心中的怒火都够自燃用了,可看到来人是沈欢后,表情瞬间变得无比诧异,“沈欢,你怎么可能——”

    他没想到沈欢会在这个时候回来,而且根本不像是已经被人教训过的样子。

    “怎么?周少见我没事很惊讶吗?”沈欢面带冷笑,那些人果然是他派来的!

    林妙诗已经迷失意识,周阳也没再装下去,“没想到你还挺有本事的,能从老李他们手里逃出来。”

    “就因为我赢了你一百万?”

    “一百万在我眼里不过是一堆数字,你千不该万不该和本少抢女人!”周阳发出撕心裂肺般的怒吼,指向林妙诗,“还有这个给脸不要脸的碧池,我费尽心思讨她欢心,却连笑都不对我笑一下,好,这些我都可以忍,但是她竟然把身子给了你这个农村来的土鳖!”

    “我本来打算让老李他们阉了你,让你一辈子做不了男人,不过现在也好,可以让你亲眼看着自己的女人被我侵犯!”

    说完,周阳便伸手准备扯去林妙诗的衣物。

    “你当我不存在?”沈欢抬腿就是一脚,不过这次周阳没有中招,而是以手肘挡住了攻击。

    “我还真没把你放在眼里。”

    想要吸引女性,甚至挂上江明一少的名头,可不是单凭家世长相就够的。

    周阳在武道一途,有着不小的天赋,如今已经是跆拳道黑带四段高手,在同龄人中以一敌三也是小菜一碟。

    在他眼里,这个农村出身的乡下小子,能接下一拳就不错了。

    经过交手,沈欢也看出周阳是个练家子,比自己这半吊子要强不少。

    若是只是他一个人输了也就输了,但现在还关乎到林妙诗的清白,无论如何都不能输!

    “林小姐你醒了?快来帮忙!”

    醒了?不可能,药效应该不会这么快就过去。

    趁对方失神之际,沈欢朝着肋下的章门穴就是一拳。

    “咳咳!”周阳中拳后,只是吸口气,就感觉胸腔疼痛难忍,本以为憋气会好一些,没想到还是一样,整个身体因为疼痛根本就使不上力气。

    沈欢不懂功夫路数,但身为中医的他对人体穴位极其了解,只要有一次出拳的机会,这场架基本就稳了。

    偷袭不是君子所为?这个时候还在意那些的不是君子而是傻哔!

    乘胜追击,双拳齐出,一攻肩井,一攻环跳,直接让周阳上下肢体通通失去知觉。

    “你说我是土鳖,顺便还想阉了我是吧?”沈欢蹲在地上,笑眯眯的看着周阳。

    “都、都是误会……万事好商量,给你多少钱都没问题。”

    “千金难买我愿意。”沈欢说着,拿出了一根银针。

    周阳表情慌乱,几招就让人全身瘫痪,让他深刻意识到了沈欢的厉害,“你想干什么?!”

    沈欢没有回答,而是直接将银针刺入他的腹部,然后微笑道:“没什么,你不是想阉了我么?我以德报怨,只让你一辈子缩阳就好了。”

    话音刚落,周阳便感觉胯下一凉,他与小丁丁的距离似乎更近了……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