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12章 你听我解释!
作者:美女请自重      更新:2016-04-07 14:33      字数:2987
热门推荐:
    “能少喝点么?”沈欢露出一副快要哭了的表情。

    “不能!”

    沈欢只能起杯,还真就是喝水的架势,不过刚进口就咳嗽了起来,众人心里大乐,可表面却全都扳着脸——不喝完,我们可就要怪罪了!

    这些酒杯,每个都有二两之多,六杯下来都有一斤多了。

    但众人并没有就此放手,一个个起哄要求继续。

    “这、这么赌、赌没意思,我、我们赌钱吧!”沈欢摆着手,浮动很大,说话时舌头有种打结的感觉。

    “赌多少?”

    看沈欢那扭七歪八的样子,加上这说话的口气,众人确定这小子已经醉的差不多了,至于赌钱,一个土鳖能赌多大?

    “一、一……一百、一百……”

    “才一百块。”

    沈欢像拨浪鼓一般地摇头,“不是,一、一百万!”

    “一百万?你有那么多?”

    一百万对挥金如土的公子哥来说算不得什么,可要说沈欢这土鳖能拿出来一百万,怎么都不能让人信服。

    良久没有说话的林妙诗在一旁开口道:“我可以证明,他的确有这么多钱。”

    “既然小兄弟想玩,我们就陪到底!”赵昊性格浮夸,平日游手好闲,赌博根本就是日常消遣,现在沈欢提出来正好对他口味。

    鱼儿终于上钩了!

    摆手成了沈欢醉酒后的标志性动作,声音大小也不受控制,“我、我只有一百万,玩一、一盘就没钱了,这样吧,我们、们只赌一局,最大的通吃,出现平局就平分,没胆的离桌!”

    “怎么不敢!”

    最大通吃,也就是说这盘赌局只有一个赢家,总共七个人,其中有六个都是自己人,胜算将近九成都不敢赌,他们也不用在江明继续混下去了。

    而且,沈欢不过是酒后狂言,等到明天酒醒了,估计会后悔的想自杀吧?

    “梅花10。”最先亮牌的依旧是周阳,他脸色不大好看,10点虽然够大,但没有绝杀的把握,剩下几人比他还要小,难道真要让这土鳖赢走六百万?

    他刚生出这种想法,身旁的赵昊忽然甩牌至桌面,大叫道:“黑桃Queen!”

    稳了!刚刚周阳已经抽走了一张King,赵昊这张Queen几乎可以说是必杀牌。

    “呵……呵呵呵呵……”就在众人如释重负之际,沈欢忽然大笑起来,看上去好似傻子一般。

    赵昊厌恶的皱起眉头,“笑什么!难道你比我还大不成?”

    说着,他一把将沈欢的牌给揭开。

    牌一露面,众人呼吸戛然而止。

    方块King!

    鲜红的标志,像是一把利箭,瞬间刺透心脏。

    “给、给钱,快点给——嗝!”沈欢打着酒嗝,开始讨要赌债。

    “妈的,你小子竟敢出千!”赵昊大骂一声,伸手就要抓起沈欢暴揍。

    林妙诗柳眉一皱,起身将沈欢护住,“你是输不起么?”

    赵昊不是输不起,平时推锅输个几百万很正常,可输给沈欢这个土鳖,他怎么都不甘心!

    不等他开口,周阳便笑呵呵道:“林小姐哪里话,愿赌服输,我们又怎会赖账。”

    说完,带头将钱转入沈欢的账户。

    “继续!”

    “没错,咱们继续!”

    赵昊是气不过,其余人则是赌红了眼,想要把钱给赢回来。

    “好、好,咱们继——”沈欢也举手赞同,可这话还没说完,脸“啪”得一声就栽在了桌子上。

    林妙诗没说二话,搀起沈欢就准备离开,赵昊想阻拦却被她给喝退,“喝成这样还怎么赌?”

    “以后有得是机会,这次就算了吧。”有周阳出面,赵昊等人也不再说话,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人离去。

    “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

    周赵两家虽说有所差距,但真比起来也是半斤八两,赵昊输的上火,已经不再准备给周阳面子。

    要说火气,周阳一点也不输给赵昊,“放心,这事儿不会这么算了!小四,去给我查清楚那小子的身份,明天把所有资料送到我面前!”

    这一次,周阳是动了真火,在一个农村穷鬼手里吃瘪,他周大少还是第一次!

    ……

    林妙诗打开车门,然后对着被搀扶的沈欢道:“你要装到什么时候?”

    一听这话,沈欢连忙起身,挠头干笑,“原来已经出来了,我以为还在里面呢。”

    虽然和沈欢接触时间不算太久,但林妙诗对其性格已经有所了解,再加上她无意间看到的那一笑,更加肯定沈欢不会出事,不然也不会只在一旁看着。

    她本就不爱说完,上车后更是一言不发。

    回到别墅,林妙诗先去浴室清洗身子,虽然屋子从没有打理过,却很注重自身卫生。

    沈欢则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一口气连喝一斤二两,说不醉那是不可能的。

    算起来,这才是他第二次喝酒。

    借着醉醒参半,用透视眼一举拿下六百万,如今却是七分醉意三分清醒,根本没心思去偷窥林妙诗洗澡,屁股一沾沙发便睡着了。

    “水……水……”客厅内,沈欢喉咙中发出一阵沙哑之声,喊了半天也没人应答。

    无奈之下,只好睁开眼睛,自己去取水饮用。

    客厅内空无一人,沈欢迷糊糊的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

    虽然过去不少时间,但醉意并没有减轻多少,他试图用冷水刺激一下自己,可惜并没有什么用处。

    反正这个时间点也干不了别的事情,沈欢决定回屋继续睡觉。

    进屋以后他衣服都没脱,直接钻进了被窝。

    “好软……林妙诗对我还真是了解,知道我搂着抱枕才睡得舒服,好香,呵呵。”

    怀里的柔嫩香气,让沈欢感觉异常舒服,忍不住抱紧了几分。

    “床用大抱枕”加上深沉的醉意,没多久便进入了梦乡……

    宿醉也没能把沈欢多年的早起习惯打破,第二天一早便睁开了眼睛,可这一看不要紧,他发现怀里搂的哪是什么抱枕而是一个女人,脑袋下面也不是什么枕头,分明是一对丰腴的胸器啊!

    在这栋别墅里,只有林妙诗一个女性,这饱满的主人是谁显而易见。

    “咕咚!”沈欢吞了口唾沫。

    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他根本就没心思想别的。

    林妙诗没有反应,应该是还没睡醒,一定要在她醒之前离开!

    这想法刚生出来,一个冰冷的声音便在沈欢耳边响起,“躺够了么?”

    沈欢吓得直接坐起,正好对上林妙诗那冷冰冰的目光,“你、你听我解释,昨晚我喝多了,所以才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你看,我衣服都没脱,所以我一定没对你做那种事情!”

    “说完了么?说完就给我出去!”林妙诗的眼神已经不是冰冷那么简单,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那么沈欢早已死了无数次。

    现在沈欢哪还敢多说半句,二话没说就跑了出去,可没一会儿又将头从门缝里探了进来,“那个……你能不能带我去附近的古玩市场看看?”

    回答他的,除了一个“滚”字以外,还有一只白色的枕头。

    与此同时,周阳办公室。

    “沈欢,祖籍长乐村,家中世代务农……前日抵达江明,近几天都在林妙诗别墅留宿……”

    资料上的一字一句无不刺激着周阳,他猛地将酒杯摔碎,咬牙切齿道:“沈欢,我一定要杀了你!”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