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11章 我真不会喝酒
作者:美女请自重      更新:2016-04-07 14:33      字数:3271
热门推荐:
    尿崩风波,几乎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周阳和那女人关系不错,为了平息风波,只能宣布舞会提前开始,来避免麻烦。

    “周少,小女子是否有荣幸邀您共舞一曲呢?”一个长相不错的千金小姐,走到他身边做出邀请。

    周阳笑着摇了摇头没说话,视线始终停留在不远处的林妙诗身上,谁都看得出是什么意思。

    他放下酒杯,走到林妙诗身前,微微躬身,一手邀请一手负后,贵族般的绅士气质完美展现,“林小姐,周阳有幸邀您共舞么?”

    在场女性看向林妙诗的目光充满了嫉妒,但那又如何?

    自从林妙诗出现在江明以后,这个平日里风流纨绔的周家大少,像忽然变了个人似得,全心系于她一人之身,无论风吹雨打都毫不动摇。

    “我没空。”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淡。

    家世显赫,样貌气质皆属上等,这样完美的男人,竟然被一个外来户一次又一次的拒绝!

    周阳表情有些尴尬,干笑道:“如果妙诗不方便,我也不好强……”

    “因为,我已经有舞伴了。”林妙诗说着,指了一下身旁的沈欢。

    这句话犹如平地惊雷,整个大厅除了音乐意外,再也没有任何声响。

    她疯了么?

    拒绝周少邀请也就算了,竟然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邀请一个校服土鳖共舞!

    林妙诗来江明时间不长,但脾气在圈内却是出了名的臭。

    从入场到现在,沈欢一直觉得不自在,这个圈子虽然高贵,但并不适合他。

    所以在惩戒完那个毒舌女以后,便只喝饮料,一句话也不说。

    本以为今天这场宴会再也没他什么事儿,可谁能想到林妙诗会来这么一手。

    我是你舞伴?林大小姐,你可从没跟我说过啊!

    所有人都在等着周阳发火,一个除了身材长相什么都没有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如此矫情?

    想象中“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剧情并没有发生,周阳反而咧嘴笑了,“既然这样,是我唐突了。”

    女人们无一不想上前抓花林妙诗那张绝色脸蛋,可周少都不生气,她们上去又有什么用。

    第一个邀请周阳共舞的千金小姐再次放出邀请,和别人不同,她很高兴,甚至很感谢林妙诗拒绝了周阳,如果不是这样,她又怎么可能有机会和周阳跳舞呢?

    “抱歉,我现在没什么心情。”

    周阳一句话,让女人心境大变,对林妙诗也从感激变成了愤恨。

    沈欢见林妙诗起身,小声道:“喂,你该不会是真的准备跟我跳舞吧?”

    林妙诗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可我不会跳啊!”广播体操沈欢手到擒来,可说到跳舞,他是一丁点都不会。

    林妙诗依旧没有说话,主动将玉手伸到了他面前。

    “谁让你是老板,跳就跳!待会儿我踩你可别怪我。”

    周阳看到这一幕,双手愈握愈紧。

    他费尽心思,都未能碰触林妙诗分毫,现在对方却主动将手伸向了一个穿着校服的土鳖!

    “周少,我老早就想问了,那小子究竟是什么人?”周阳身旁的一名青年忍不住开口道。

    “是妙诗的私人医师——”说着周阳又摇了摇头,“具体身份,我目前还不清楚。”

    “阳哥,这事儿难道就这么忍了?”男子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刚才刘小姐失禁,我怀疑也是这小子捣的鬼!”

    “听他这么一说,还真像那么回事儿……周少,今天你才是主角,要不咱们兄弟几个教训教训他?”

    受众人怂恿,周阳的心思也开始活跃起来,“可是妙诗还在,恐怕……”

    “阳哥,你真是关心则乱!”小年轻嘴角带着一丝邪笑,“其实这件事儿很简单,我们只要……”

    沈欢并不知道一场针对他的阴谋已经展开,只是满脸尴尬的不停道歉。

    他手脚灵活,但因为心理太过紧张,跳舞时表现得像个笨鸭。

    舞步踩不踩的准不知道,踩足却是脚脚到位。

    如果对方只是一个普通女性,沈欢或许不会这样,可与他共舞的是林妙诗啊!

    在倾心对象面前,任何人都想表现出自己最完美的一面,但多数结果和预想截然相反。

    越是如此,越是紧张。

    林妙诗黑色高跟上有着无数重叠的脚印,可她却不以为然,只是摇了摇头。

    手揽腰,指扣肩,新一轮的舞术指导再次开始。

    林妙诗不是一个好老师,沈欢也不是一个好学生,不过两人之间似乎有着天然的默契,经历一次次失败后,终于变得协调融洽。

    沈欢忽然感觉手中一空,紧跟着林妙诗的声音便传入耳中,“回去了。”

    曲终人散,这场共舞随着曲毕而结束,虽然意犹未尽,但沈欢心中已经很是满足。

    两人刚刚入座,周阳便带着一群朋友走了过来。

    见林妙诗面露不悦,他连忙解释道:“林小姐莫要误会,我这次来是想和你这位朋友认识一下。”

    紧盯双手回味的沈欢听到这话,脑袋稍微一转,便明白了对方来意。

    这小子是来玩报复了!

    见林妙诗没有拒绝,周阳也不问沈欢这个正主的意见,直接坐在了他身旁,“大贵珠宝行,周阳,我们之前见过。”

    剩下的人也跟着自报家门:

    “赵昊,这酒店我家开的。”

    “张三!”

    “李四!”

    赵昊笑嘻嘻拿出一副扑克,“来来来,玩牌增进一下感情,二十一点,我坐庄,输了的要罚酒一杯。”

    他话音刚落,就有人在桌子上放了几瓶白酒。

    红酒慢品不醉人,狂饮也只是后劲大,既然是整蛊,当众出丑才是最好,所以赵昊特地让人回办公室,把他爹珍藏的极品珍酿给拿了出来。

    “二十一点是什么?我不会玩,而且也不会喝酒。”沈欢表现得有些窘迫。

    自己名字都不需要报,就说交朋友,这种演技,还想玩自己?

    “不会玩咱们就换个玩法,德克萨斯怎么样?要不,你会玩什么就玩什么。”赵昊直接将沈欢的退路堵死,笑道:“至于喝酒嘛,你从娘胎出来的时候就会了,当喝水一样就好!”

    “咱们只是娱乐,你要撑不住,随时可以退出,不过真这么办的话,可就不像男人了。”

    “我们在江明年轻一辈也算是响当当的人物,你一点面子都不准备给?”

    沈欢思绪转动,想着怎么应付这两难之局。

    如果拒绝,这些个公子哥,恐怕会直接以不给面子为由给他颜色。

    如果同意,这么多人灌下来,他酒量就算再好,也要折戟沉沙。

    “走。”林妙诗已经看出众人的意图,起身为沈欢解围。

    不等周阳等人开口,沈欢竟主动说道:“再玩一会吧,他们都是大家公子,而且还这么热情,直接走人有些不大好吧?”

    赵昊大乐,本来还怕林妙诗横插一脚让人跑了,没想到这小子却自断门路想要攀附他们。

    “你说得没错。”周阳拍了拍手,“说吧,咱们玩什么?”

    “我、我只会比大小,就是抽掉大小王,剩下的A到K分别对应1到13,谁点数大谁赢,不分花色。”

    果然是个土鳖,扑克牌竟然只会玩比大小。

    赵昊咳嗽了两嗓子,“咱们这么来,牌面第一的不用喝,第二喝一杯,第三喝两杯,以此类推,最后一名的话,有几个人就喝几杯!”

    他们酒量本就不错,现在吃了东西垫底,加上特效解酒药,只要不是玩命喝绝对不会出问题,而且五个人难道还没一个能比沈欢点数大的?

    这种乡下土鳖,估计两杯下去就倒了。

    “好、好……”

    见沈欢答应,赵昊将洗好的牌摊在了桌子上,“顺时针抽牌,由我开始!”

    “我是13点!”周阳第一个把牌漏出来,是张红心K。

    剩下的人也纷纷露牌,沈欢扭捏了半天,最后在他们“力邀”之下终于让牌露面。

    众人哄堂大笑,“Ace只有一点,看来这次你要喝六杯啦!”

    沈欢也在笑,不过笑得却有些诡诈……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