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9章 若隐若现才是最美
作者:美女请自重      更新:2016-04-07 14:33      字数:3222
热门推荐:
    似乎是怕沈欢多想,林妙诗开口道:“住在一起,治病方便一些。”

    管你出于什么原因,孤男寡女住在一起,迟早都要摩擦出火花。

    不过看着屋内的一切,沈欢还真无法确定,他留下来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喝完啤酒以后,林妙诗将手里的罐子随手一扔,“我去洗澡,你自便。”

    说完,头也不回得走进了浴室。

    出于安全考虑,沈欢选择了距离林妙诗最近的房间,这样无论对方出现什么情况,他都能第一时间知道。

    昨天某个原因,令沈欢一宿没合眼,确定房间后,直接倒头大睡,等到起来时已经是傍晚。

    他本想找点东西填填肚子,但冰箱里除了啤酒还是啤酒,无奈之下只能向林妙诗求助。

    沈欢找了半天也没见人影,忍不住嘀咕道:“奇怪,不在客厅也不在卧室,还能去哪?”

    他话音刚落,就听浴室里传出了一阵咳嗽声。

    不会吧?自己都已经睡了几个小时,她还没洗完?

    沈欢试探性喊了一声,“林小姐?”

    “嗯。”

    我去!还真洗了这么久。

    “不知道你还需要多长时间?我有点饿了。”沈欢也想绅士一把,奈何肚子太不争气。

    浴室内,林妙诗沉默了良久,“你去卧室帮我取身睡衣。”

    从这简短的一句话中,沈欢好像忽然明白了什么,惊讶道:“该不会是这个原因才待到现在吧?”

    “让你拿衣服就拿衣服,说那么多干嘛!”

    这就是所谓的恼羞成怒?

    “好了,我这就帮你取!”沈欢刚转身,林妙诗的声音便再次传了过来,“你只需要取睡衣就好,别开里面的抽屉,懂么?”

    经她这么一提醒,反而勾起了沈欢的好奇心。

    好奇害死猫,打开抽屉后,沈欢差点没喷出两股鼻血,里面全都是清一色的黑色文胸。

    “实力、心境缺一不可,贪恋俗物怎么能够成为一名合格的医者!”沈欢深深感到自责,只是简单摸了两下,便拿着睡衣下楼。

    将衣服从门缝里递进以后,沈欢心里有些纠结,究竟是看还是不看呢?

    他必须尽快做出抉择,不然就会错过一些精彩画面。

    “叮咚,叮咚。”

    就在沈欢做出决定之际,门铃忽然响起。

    “开门,看看是什么人。”

    “哦、哦。”沈欢做贼心虚,连忙按照吩咐做事。

    门外站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身后还跟着两个中年妇女。

    本来一脸微笑的周阳,在看到沈欢后,先是一愣,皱眉道:“你是什么人?”

    “他是我的私人医师。”从浴室走出的林妙诗,语气不冷不热,“你来干什么?”

    看到她,周阳脸上开满了鲜花,“我这不是带人来帮你收拾房间嘛!顺便邀请你参加明天的生日宴会。”

    “没空,我房间也不用收拾,你走吧。”林妙诗态度冷淡。

    周阳早已熟悉她的脾气,也不生气,笑道:“妙诗,你何必——”

    “妙诗是你叫的么?已经说过一次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林妙诗眉眼之间的厌恶表露无遗。

    周阳的表情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好看,可他也不敢在林妙诗面前发作,不然之前所做的一切就全都前功尽弃,只能把怒火发泄在身后两名妇女身上,“愣着干嘛,还不快把房间收拾一下!”

    这次林妙诗没再拦着,不过也没和他交流的意思,拿出手机对沈欢问道:“想吃些什么?”

    “随便,能填饱肚子就成。”

    刚才只顾着讨好林妙诗,直到沈欢开口,周阳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一号人,“妙——林小姐,刚才说他是你医师怎么回事儿?看他年纪还不到二十岁,穿着打扮跟个农夫似得,该不会是骗子吧?”

    沈欢听到这话,脸上闪过一丝不快,刚想开口,林妙诗先一步说道:“闲杂人等可以离开了。”

    周阳面色一喜,指向沈欢,“没听到么?你这样的闲杂人等还不快点离开!”

    “闲杂人等说的是你。”

    “我?”周阳一脸不可置信,表情多番变化,最终干笑道:“好、好吧,那我就先走了,不过明天的宴会你一定要来。”

    说完,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对于周阳和林妙诗是什么关系,沈欢没心思知道,他只等着外卖快点送来。

    饭菜送来时,两个大妈正好把房间打扫完毕,整个别墅看起来才像是那么回事。

    林妙诗似乎无酒不欢,见她又去拿啤酒,沈欢忍不住皱眉道:“酒水多饮伤胃,在没有确定病情之前,你最好不要再喝了。”

    “没事。”对于劝阻,林妙诗丝毫不以为然,三口两口就解决了一罐啤酒,这还没完,刚把罐子扔了,就又取了一罐。

    当喝到第五罐时,沈欢再也无法忍耐,伸手将啤酒抓住,“既然不听取我的建议,你还让我来江明干嘛!”

    林妙诗怔了怔,不过并没有松手的意思,一时间屋内气氛极为尴尬。

    “真……真是麻烦!”林妙诗打了个酒咯,将手松开,摇摇晃晃地起身。

    沈欢将啤酒放在茶几上,“你去干什么?”

    林妙诗醉眸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再、再……取一罐。”

    “都喝成这样了,还喝什么!”沈欢起身,又想强夺。

    林妙诗迈步闪躲,本就醉酒失衡,踏出那一只脚还正好踩在啤酒罐上,整个人直接摔倒在地。

    她用玉手捂住脚踝,迷醉的眼眸闪过一丝痛意。

    “都说不要你喝酒,现在出事了吧!”沈欢嘴上说着,也不管林妙诗同不同意,直接双手放在了脚踝上。

    “还不是因为你非得抢我啤酒!”林妙诗面色不悦,“用不着帮忙,我自己会揉!”

    “只是淤肿还好,伤到骨头可就严重了。”利用中医推拿,沈欢不断在她诱人的脚踝上摸索。

    林妙诗脸上多了一抹绯红,她挣动着脚腕,板脸道:“放开!都说我自己会揉!”

    和这样的女人没办法解释,沈欢索性不再吱声,继续推拿去淤。

    林妙诗尝试挣扎多次无果,脸色多番变换,最后长叹一声没再说话。

    见其不再反抗,沈欢将她抱到沙发上,准备进行更好的治疗。

    方才他理直气壮完全出于医者之心,但现在就不同了,视线由下至上,美腿与裙摆之间的朦胧交界尽入眼帘。

    这种若隐若现之景,无时无刻不刺激着沈欢。

    见对方没有提出任何意见,沈欢壮了壮胆子,将美腿稍稍上抬,一双贼眼紧巴巴地盯着那朦胧之处。

    隐约间好像看到了什么,又好像什么也没看到。

    当他准备再进一步时,林妙诗忽然将腿收回。

    沈欢吓得汗流浃背,起身一看才发现,对方并不是看出了他的心思,而是睡着了。

    虽然只是虚惊一场,但他也不敢再有邪念。

    考虑到林妙诗喝了不少酒,在客厅睡觉容易感染风寒,沈欢将她背到卧室,盖好被子这才放心。

    因为白天睡得太多,到了晚上沈欢反而没有一点困意。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他决定到其他房间看看。

    “没想到她还有一个这么雅致的书房。”

    书房摆设很是古朴,屋内有两个架子,一个摆放书籍,另一个摆放着古董。

    沈欢随意瞟了古董一眼,便准备到书架拿两本书来打发这无聊的夜晚。

    但一瞟过后他忽然发现,无论是陶瓷花瓶还是奇石雕刻,表面都散发着一层微弱的青光。

    幻觉?

    沈欢揉了揉眼睛,青光不仅没有消失反而愈发明显。

    “难道这些古玩里面隐藏着某些东西?”有了透视的经验,沈欢也没太过大惊小怪,只是有些担心,会不会像传言一般,在这些古件上都依附着灵魂。

    他深吸口气,壮了壮胆,小心翼翼地走向古玩架子,当距离在半米左右时,古玩上的青光忽然化作一缕缕灵气涌入眼中。

    等回过神时,无论是灵气和青光全都消失一空……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