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8章 这是打算同居嘛?!
作者:美女请自重      更新:2016-04-07 14:33      字数:2500
热门推荐:
    沈欢还是放弃了龌蹉的念头,他虽然不是君子,但也不是禽兽。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林妙诗忽然醒了,并且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还、还没收针呢。”

    翘起二郎腿后,林妙诗随手将银针拔下,冷视着沈欢,“刚才怎么回事?”

    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不过看她表情不似作假,好像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你刚才正走着,忽然……”沈欢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不过对于刚才看到的情景却是只字未提,他有种感觉,要是自己说出来,绝对会遭受酷刑——弹小弟弟一百下的那种。

    林妙诗皱着眉头,事情和记忆中并没多大差别,但怎么会出现那种情况?女人出现这种事很正常,可是自己……

    “我这是什么病?”

    “暂时没办法确定。”沈欢摇了摇头,接着补充道:“不过我感觉这种病很可能会致命,胃痛也应该只是病发前的征兆。”

    “治好了么?”

    “没有……并且随时可能复发。”

    林妙诗皱了下眉头,“你能治吗?”

    “能——吧?”沈欢回答的很没底气,青色灵气虽然有用,但效果不大,并且真要治愈不知道要赔上多少灵气才够。

    “需要多久?”

    “不确定。”

    “跟我回江明。”

    “哦……”沈欢忽然愣了一下,“你说什么?!”

    林妙诗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因为在附近收购药材,我这几天都住在市里的酒店,今天是最后一天。”

    联系一下之前的事儿,沈欢好像明白了些什么,“你之所以中断针灸改用药汤,是因为要回江明?”

    “没错。”也不管他同不同意,林妙诗像对属下发布施令般说道:“收拾一下,明天我会来接你。”

    起身后她并没有离开,而是将手后伸将床单给抽了出来,“刚才治病出了很多汗,把床单给浸湿了,我带回去帮你洗一下。”

    沈欢连忙上前阻拦,“不用,我自己洗就——”

    “我说我帮你洗!”林妙诗反应很激烈,整个脸冷若寒冰,尤其是眼神,吓得沈欢连忙把手收回。

    沈欢觉得林妙诗的举动有些奇怪,就算要洗被单,也没必要把被单当成裙子系在腰上吧?

    “我送你。”

    “不用。”

    “你一个——”

    “我说不用!”

    面对女人的强势,沈欢唯有苦笑,目送她离开。

    因为林妙诗抽床单时没有回头,把床铺弄得很乱,沈欢收拾时意外发现床褥上残留着一小块湿迹。

    “汗出了这么多?”沈欢下意识伸手摸了一下,手感有些发黏,并不像是汗液,从整体来看,这滩水迹正好和之前林妙诗双腿间的位置对上。

    再回想下她走前那种怪异的行为方式,沈欢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

    第二天一大早,林妙诗便来接人。

    昨天沈欢已经把要去江明的事情告诉了二老,两人一致同意沈欢过去。

    一来是为林妙诗这位恩人的病情考虑,二来是想让沈欢出去见见世面。

    从自身角度考虑,这次江明之旅对他百利无一害。

    “昨晚睡得怎么样?”上车以后,林妙诗假装无意的问道,虽然证物已经被销毁,但她还是担心有所遗漏。

    因为昨天的事情沈欢当然不可能安稳睡大觉,但脸上却装得精神满满,“睡得很香!”

    为了掩饰尴尬,沈欢一直将视线停留在车窗外,可能是出于同样的心理,一路上林妙诗也没说过一句话。

    林妙诗居住在江明市中心的别墅区,无论是建筑风格还是占地面积,都将“奢华”二字完美展现。

    沈欢就像是刚进大观园的刘姥姥,嘴巴问个不停,“这房子不便宜吧?”

    “不贵。”对林妙诗来说,几千万的确不贵。

    “你一个人住这儿么?”

    “嗯。”

    如果说外面是天堂,那么在进屋的刹那,沈欢就觉得自己走入了地狱。

    乱!很乱!不是一般的乱!

    沈欢从来没有想过,一个女人的屋子能够乱成这样,用沈母的话来说就是,“这是人住的地方么?简直就是猪窝!”

    可他现在觉得,和林妙诗相比,自己房间根本没获得这份“荣誉”的资格。

    无论桌上还是地上,到处都是外卖饭盒、啤酒罐子,没有一点规律,显然就是吃喝完随手乱扔的结果。

    除此之外,衣服鞋袜也散落在各种地方,最让沈欢喷血的是,灯罩上还挂着一个不知道穿没穿过的黑色蕾丝文胸。

    刚巧有一阵风吹了进来,那东西直接从天而降落在了他脸上。

    沈欢连忙摇头让它掉下去,有些结巴的问道:“你、你家遭小偷了?”

    “本来就这样,坐吧。”林妙诗脸色很平淡,像是早就料到沈欢会有这样的表情。

    坐?我说姐姐,你屋乱成这样我怎么坐啊!

    经过两次接触,沈欢也摸清了林妙诗的脾气,要是不坐估计又得挨瞪。

    他蹑手蹑脚的走到沙发旁准备坐下去,可最终还是放弃了,因为沙发上也是一样,嗯,还有几个黑色的三角内裤。

    面对这种情况,沈欢欲哭无泪,“那啥……我还是站着吧!”

    林妙诗随手将杂物拨到地上,“坐。”

    沈欢没反应她也没再邀请,自顾自的从冰箱里取出一罐啤酒,一边喝着一边坐到了沙发上,然后当着沈欢面,将高跟鞋熟练的踢飞出去,没错,是踢不是脱!

    这真是自己印象里那个优雅不可侵犯的林妙诗么?

    见沈欢一直盯着自己,林妙诗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将手中的啤酒递了过去,“给你,我再取一瓶。”

    姐姐,你脑袋里装的究竟是什么啊!我不是想喝啤酒,而是想听你解释啊!

    得,看林妙诗那无所谓的样子,显然是过惯了这种生活。

    沈欢本没打算喝啤酒,可看到罐口的唇印,还是下意识地接了过来。

    林妙诗打开新拿的啤酒,说道:“楼上除了主卧还有几间空房,你随便挑一间。”

    “噗!”沈欢把刚喝进嘴的啤酒全都喷了出去。

    她这么说的意思……是要和自己同居么?!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